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幽默捍衛表達自由:漫畫爆高牆

2016/8/24 — 18:2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漫畫,相信是不少朋友的成長過程中,一個很重要的部份 – 那些年,漫畫在學校是禁忌,有說是鼓吹暴力教壞人,即使是看似益智的《叮噹》,都會說是字數甚少,無甚益處;在書包發現漫畫,總是一概沒收;同學看漫畫,都要走入廁格”gathering”。

那時沒有想過,漫畫需面對最大的阻礙其實不在學校,而在各言論受限的國度;被禁的原因,不是因為它們「無厘正經」,卻是因為漫畫能以嬉笑怒罵的方式,點出真相,對政府管治的不當作出批評。而世界各地均有不少漫畫家因繪畫政治漫畫,而被封筆、被恐嚇、甚至起訴。

為何政府對政治漫畫如斯恐懼?來自西非國家布尼卡法索的漫畫家Damien Glez於紀錄片《漫畫爆高牆》中就指出,漫畫的力量在於︰即使讀者是目不識丁,都可以看懂其內容:「有些人對漫畫很感興趣,即使不識字亦能緊貼時事」。訊息的擴散層面廣,而且以幽默的方式傳遞,各階層的讀者,均容易有共鳴。

廣告

「政府懼怕一切諷刺漫畫,不論是幽默還是批評。」來自委內瑞拉的漫畫家Rayma Suprani 道;因為懼怕,這位漫畫家就被政府輿論打造成「引發暴力」:「並訛稱我是個心理變態;我在社交網絡上被消失。」更被警告若外出必定會遭遇不測。而委內瑞拉的表達自由情況,事實上近年亦有轉差跡象[1];根據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的新聞自由指數(World Freedom Index)[2],自馬杜羅2013年成為總統後,委內瑞拉的新聞自由排名於三年間由117跌至139;馬杜羅上任後不斷打壓獨立媒體機構,如具影響力的El Universal及TV Globovisión被親政府支持者收購後,大量記者被解僱或辭職,對政府的批評亦轉趨溫和;傳媒獨立性備受質疑。

不過正如被馬來西亞政府以煽動罪起訴得最多次的漫畫家Zunar所言:「如果你不能打敗政客,那就取笑他們吧!我認為,笑,是最好的武器!」[3]所以各國的漫畫家面對不同程度的壓力,仍然堅持他們的幽默。今年人權紀錄片電影節的《漫畫爆高牆》就走訪12位來自中國、布基納法索、俄羅斯、巴勒斯坦、以色列、美國和法國的著名諷刺政治漫畫家,了解他們受到的挑戰之餘,看看他們又如何透過帶著幽默,憑著創意,堅持以筆桿捍衛自己的表達自由。

廣告

 

延伸閱讀:

[1] Amnesty International: Venezuela: Stubborn politics accelerate catastrophic humanitarian crisis

[2]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2016, Venezuela

[3]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以笑抗爭,卻被以笑入罪 – 馬來西亞漫畫家ZUNAR

[4]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委內瑞拉陷入危機 人權狀況慘不忍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