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任由北京得逞,無法伸張正義的將不只是 14 億中國人

2018/12/23 — 11:24

【文: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亞洲區中國部主任)】

北京實施所謂的「改革開放」已四十年,中國當局卻日益不能容忍國內的反對意見和政治參與。

然而,中國境外人士似乎尚未察覺,隨著北京的勢力高漲,他們的人權也逐漸受到威脅。

廣告

從 1990 年代到 2000 年代,中國的主要目標是避免在聯合國主要會議上受到批評。但近年來,北京開始對首要國際人權機構施展影響力,推動它自己的標準和政策。此舉已導致目前僅有的全球問責與司法機制遭到削弱。

若任北京得逞,將來無法透過聯合國機制伸張正義的恐怕不只是 14 億中國人,而是全世界所有人。

廣告

2017 年,我們揭露北京試圖使聯合國人權專家與工作人員噤聲、阻止中國批評政府人士參與聯合國審議,並且玩弄規則程序以確保較有利中國的觀點,造成聯合國審查力道弱化 — 不只對中國,也包括其他侵權國家。

2018 年為中國的戰略提供了完美實例。2018 年 3 月,中國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一項決議案,題為「在人權領域促進互惠共贏」。

看起來很無害,對嗎?然而,該決議企圖取消對具體侵犯人權行為追究責任的概念,改以「對話」代替。它沒有具體說明,當侵權國家拒絕與聯合國專家合作、對人權護衛者進行報復或積極拒絕人權原則時,應該採取何種行動。甚至也沒說明,當重大人權侵犯無法透過「對話」與「合作」解決時,人權理事會本身可以發揮什麼作用。然而,該決議竟獲壓倒性多數通過,實在令人扼腕。

倘若這種觀點在人權理事會成為通行規範和實際運作原則,世界各地國家暴行的受害者,不管在緬甸、南蘇丹、敘利亞或葉門,都幾乎不可能再讓侵權政府負起責任。到時候,他們將只能靠邊站,寄望暴虐政府自己停手或通過「對話」、「合作」解決事端。

如果還有樂觀餘地,就是中國在各種國際機構中崛起的態勢已經招致國際關切,例如中國不尊重世界貿易組織裁決所引起的失望,以及 2018 年 10 月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的驚人失蹤。今年 8 月中國接受聯合國條約機構審查時,北京對新疆穆斯林的慘酷虐待引起媒體大幅報導;11 月再度接受聯合國審議時,也有數十國政府批評新疆和其他侵犯人權議題,從死刑到迫害和平異議人士不一而足。

中國在 2018 年 3 月通過的決議案是北京的勝利,也是所有關注中國境內外人權侵害人士的挫敗。擺在各國政府面前的挑戰是,如何鞏固所有人賴以保障人權的各種全球機構 — 趁它們還有這種能力的時候。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中國施緊箍咒,全球機構奄奄一息 須控制北京對問責與司法制度影響力〉,原刊於人權觀察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