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伊朗帝國夢

2018/8/6 — 19:39

伊朗四處窮兵黷武,希望成為中東霸主。

伊朗四處窮兵黷武,希望成為中東霸主。

【文:吳宛盈;圖︰ARTE FRANCE】

中東戰爭亂局,從來沒有平息,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年伊斯蘭國肆虐,同一宗教、不同派別卻視對方為最大敵人,亦令各國在敵人與盟友之間,不斷轉換身份改變戰略,務求可以成為中東霸主,當中最野心勃勃,是被喻為「邪惡軸心」之一的伊朗。

由什葉派主導的伊朗,近年窮兵黷武,在敘利亞、伊拉克、黎巴嫩、也門等都參上一腳,企圖打擊對手,並確立自己在區內的新霸權地位。故事要回帶至2015年7月,經過12年的談判和持續的緊張局勢,伊朗終於答應讓外界監察核計劃,換取外界逐步取消經濟制裁,這個重大的政策改變,令伊朗人民充滿希望,樂見國家可以成為全球化一分子,而總統魯哈尼被喻為功臣。

廣告

伊朗奉行神權統政,總統只是代言人,真正元首是終身任命的最高精神領袖。

伊朗奉行神權統政,總統只是代言人,真正元首是終身任命的最高精神領袖。

廣告

不過,魯哈尼只是在談判技巧上居功,在神權統政的伊朗,政府真正的元首是終身任命的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談判亦是由他發起。眼見2009年要求推翻總統選舉結果的綠色革命,令政府元氣大傷,哈梅內伊深明要維持政權穩定,就要給予社會更多自由度,以及解決通脹及失業等問題,最終以「英勇地靈活變通」為名,容許放下一直堅持的「反美主義」,與最大敵人展開談判,由完全對立變成有對話、有交易。

伊朗70年代的革命孕育反美主義,當年的美國大使館,現已變成博物館。

伊朗70年代的革命孕育反美主義,當年的美國大使館,現已變成博物館。

與西方展開正常外交讓國內得以休養生息,但伊朗並不滿足於此,政府制訂「彈道導彈計劃」,彌補沒有空軍的缺憾,另一方面亦堅守「前進防禦政策」,找盟友及代理人,以防敵人攻擊伊朗。在八十年代兩伊戰爭中,曾經協助伊朗的敘利亞,以及黎巴嫩組織真主黨,都是伊朗的親密盟友,組成反以色列集團。

2015年伊朗答應被外界監察核計劃,換取聯合國撤銷經濟制裁,曾被國人視為希望。

2015年伊朗答應被外界監察核計劃,換取聯合國撤銷經濟制裁,曾被國人視為希望。

對伊朗最高領導人來說,敘利亞政府不能倒台,因為它不能接受中東人民推翻領袖,認為先例一開,自己的政權亦岌岌可危,於是透過真主黨支持敘利亞總統巴沙爾打擊反抗軍,同時協助伊拉克對抗伊斯蘭國的入侵,藉以擴展自己的勢力,期望建立地區走廊通往地中海,最終目標是逐一接管中東所有國家,成為中東「一哥」。

伊朗視美國為自己的最大威脅,妥協和談只為鞏固岌岌可危的政權。

伊朗視美國為自己的最大威脅,妥協和談只為鞏固岌岌可危的政權。

伊朗支持長期盟友敘利亞政府,認為敘利亞的反政府示威只是西方國家及以色列的陰謀。

伊朗支持長期盟友敘利亞政府,認為敘利亞的反政府示威只是西方國家及以色列的陰謀。

伊朗目標遠大但難關重重,被視為敘利亞反抗軍後台的沙特阿拉伯,呼籲西方反對伊朗介入敘利亞局勢,美國總統特朗普公開表態,指伊朗助長教派衝突及恐怖主義,要求各國孤立,又拒絕確認伊朗有遵守核協議,令協議變相擱置。除了連綿不斷的外憂,伊朗亦面對最高精神領袖年事已高的內患,繼任人身份仍然未有頭緒;人民亦開始醒覺,反對政府只顧花錢擴展勢力,無力改善民生,發動大型示威要求政府改變政策優次、以民為本放下獨裁。對內對外均不討好的情況下,伊朗想稱霸中東似乎遙遙無期。

伊朗歌頌戰死的士兵,希望利用宗教提倡的犧牲精神,合理化派兵敘利亞及伊拉克。

伊朗歌頌戰死的士兵,希望利用宗教提倡的犧牲精神,合理化派兵敘利亞及伊拉克。

特朗普表態支持沙特阿拉伯,呼籲各國孤立邪惡軸心國伊朗。

特朗普表態支持沙特阿拉伯,呼籲各國孤立邪惡軸心國伊朗。

--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8月8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