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伊朗民主化希望再起

2018/1/1 — 18:17

伊朗總統魯哈尼 (外電片段截圖)

伊朗總統魯哈尼 (外電片段截圖)

【文: 王一一飛】

1. 雖然伊朗在開明派魯哈尼上台後,慢慢由強威權變成了半民主政體,但這次示威卻反映伊朗仍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善。

伊朗魯哈尼上台後,他作風相對開明。也正因如此,社會氣氛比以前寬鬆。面對示威,伊朗政府沒有出盡所有方式壓制和打壓,沒有軍隊鎮壓,魯哈尼發言都表示尊重民眾示威權利,只會拘留進行暴力行動的示威者。事實上,魯哈尼管治下,伊朗和美國關係改善了,伊朗都暫緩對核武器的開發。

廣告

不過,今次示威的發生,就證明伊朗的民主化仍面對阻力,體制有很多問題。由於伊朗是神權政體,最高領袖哈梅內伊有很大的權力,他們可以影響魯哈尼的政策,掌管軍隊和政策的決定,決定甚麼人可以出選伊朗選舉(香港民主派所講的「篩選」)。因此,群眾示威,是希望移除宗教領袖的絕對權力,令伊朗順利過渡到民主。事實上,伊朗在面對示威時,馬上封鎖互聯網,更是不尊重新聞、言論、網絡自由,可見伊朗仍有不少問題需要改善。

因此,伊朗政府當局應該明白,他們不能停留在半民主,而是要過渡到完全的民主,才可以平息民怨,同時令伊朗民主憲政體制更為完善。雖然我不熟悉伊朗,但面對這一局面,為何伊朗不進行君主立憲制?讓宗教領袖成為名義上的虛君,但權力重歸更為專業和問責性更強的議會內閣,這樣就可以有利伊朗民主化。

廣告

2. 很多中東伊斯蘭國家無法轉型到民主,卻陷入內戰和專制。理由有很多:

1. 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阿富汗有太多政見、宗教、族群分歧、外國政府武力干預,動盪不安很容易進入內戰。巴勒斯坦一帶經常受以色列壓制,很難成為主權國家,令他們在外力壓制、政局動盪不安下很難建立民主。
2. 專制獨裁者從來沒有為以上國家解決過任何問題。就算伊拉克、利比亞和敘利亞這類國家可以有獨裁者專制統治令全國統一,但一旦獨裁者勢弱,就會重新陷入內戰。樹立另一獨裁者,只會在獨裁者變弱時重新陷入內戰。
3. 阿拉伯地區很多產油國家利用出售石油,取得暴利,都取得美國等國家的軍事、經濟和人力支持。因此,他們有巨額資源維穩,派福利安撫人心,令民主化面臨困境。
4. 由於有以上種種困境,步向民主化和自由化的國家的中東北非國家,只有少數特例。其中之一是突尼西亞,原因是突尼西亞成功化解各派系分歧,讓各派系多元共存。另一個特例是伊朗,理由是伊朗的政府在開明派上台後有序地推動自由化,更是因為伊朗的宗教派系主要是升葉派,較少伊斯蘭教內部宗教派系紛爭。

面對重重困難,中東各國需要學習重建穩定的政局和多元共融的文化。那是因為,如果他們重建穩定的政局,開始學懂與別的教派多元共融的文化。既然天主教和新教可以由世仇轉變為共存,我相信伊斯蘭教派都可以。

更重要的是,中東各國的人民都有對民主人權的要求。要不是,就不會有今次在伊朗的示威。要不是,就不會有茉莉花革命。因此,只要他們有決心,總有一天,他們會取得成功。

Btw: 我覺得特朗普總統的抬頭,未必不利全球民主人權。特朗普對委內瑞拉、北韓、中國、敘利亞等威權國家都比歐巴馬更為嚴厲。事實上,伊朗一禁止網絡對外通訊,特朗普就馬上Twitter發文反對伊朗做法。可見,特朗普重視美國利益,但絕對不是要令美國回到孤立主義,特朗普的鷹派作風,未必對我們不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