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伊朗鐵克諾

2017/3/29 — 17:38

在伊朗,一切西方文化都被視為邪惡之事,但年輕一輩開始起來反抗。

在伊朗,一切西方文化都被視為邪惡之事,但年輕一輩開始起來反抗。

【文:清風;圖:香港電台】

通訊愈來愈發達,人人手執智能手機,遇上各種不平之事,按下錄影掣再將片段放上網,網民瞬間化身道德警察,你一言我一語恣意批評。世界上大部份地方,遇上這類網絡「道德警察」,你可以對他們曉以大義或者憤怒回罵,但在伊朗,真正的道德警察輕則將你收監,重則可以把你處死。

伊朗信奉伊斯蘭教,嚴守伊斯蘭法律,對女性的要求尤其嚴格,女性出門必須戴頭巾遮臉,緊身褲、涼鞋、指甲油等展示女性美態的物品一律禁止;派對、電子音樂等更是邪惡之物,千萬不可碰;男女擁抱、接吻、喝酒、跳舞等更可以是死罪,隨便犯上其中一項都會被道德警察拘捕。不過,網絡發展一日千里,西方文化逐漸滲透伊朗,為年輕一輩的思想帶來衝擊,他們透過各種方法挑戰心目中荒謬的法律。

廣告

唱片店老闆大多害怕被道德警察查封,不願擺賣不獲批文的唱片。

唱片店老闆大多害怕被道德警察查封,不願擺賣不獲批文的唱片。

廣告

兩個伊朗年輕人阿魯和阿拉殊是死黨,大家都熱愛鐵克諾音樂,他們既是唱片騎師,亦合組樂隊「刀片與鬍子」灌錄唱片。為興趣也為謀生,兩人曾偷偷在沙漠籌辦音樂派對,收買旅行團導遊以沙漠旅行的名義,帶參加者到偏遠的沙漠地帶舉行派對。派對籌備期間波折重重,有合作者怕被警察盯上而「甩底」,參加人數不足又怕要蝕錢收場,遇上警察查車要佯裝鎮定,避免被搜出被視為撒旦音樂的唱片和音響。參加者除了付款,亦要扮演旅遊人士,女孩要隨身帶備頭巾,以防警察出現。他們要嚴陣以待,因為這個在大部份眼中普通不已的派對,其實已經觸犯了數以十計的伊斯蘭法律。

沙漠音樂派對完結後,盡興了一晚的年輕人累得席地而睡。

沙漠音樂派對完結後,盡興了一晚的年輕人累得席地而睡。

阿魯和阿拉殊不是不想循正途當個合法音樂人,他們到文化及伊斯蘭指導部申請,但由隊名、海報、唱片封套、成員以至內容,全部都不被獲批。沒有批文,多數印刷廠都不願意替他們印唱片封套,最後雖然找到印刷廠願意幫忙,卻沒有唱片鋪肯寄賣,只能在酒吧偷偷播放。種種不如意之事讓他們非常沮喪,甚至興起遠走他國尋求政治庇護的想法,但因高昂的費用而卻步,兩人亦為此爭執。好景不常,他倆舉辦的音樂派對被警察查封,阿拉殊成功逃走但阿魯被捕,雖然終被釋放,但國家對音樂的拑制令他們難以忍受。可幸上天雖然關上一道門,但也為他們開了一扇窗,早前自行寄到外地的唱片受到賞識,獲瑞士的音樂節邀請擔任表演嘉賓,令他們得到出國發展的機會。

兩人到文化部申請批文,但職員指由隊名、海報、唱片封套以至內容都不合格。

兩人到文化部申請批文,但職員指由隊名、海報、唱片封套以至內容都不合格。

對兩人來說,這次不只是一場表演,律師建議他們到瑞士後,將護照撕毁並申請政治庇護。因為目的不純粹,他們戰戰兢兢到德黑蘭的瑞士領事館辦理簽證,幸運的是非常順利。到達瑞士後,當地對音樂的寛容與自由,令他們大開眼界,而他們在家鄉的遭遇亦令當地人同情不已。

瑞士人對音樂的熱情與自由,令兩人大開眼界。

瑞士人對音樂的熱情與自由,令兩人大開眼界。

雖然掛念家鄉和親人,但兩人深明留在瑞士才能看到未來,阿魯的母親亦千叮萬囑他倆不要回家,要在外面尋找屬於自己的生活。五天的表演旅程到達尾聲,但真正的戲肉仍未上演,他們在離開前一晚齊齊「夾口供」,準備向瑞士警方解釋自己尋求政治庇護的原因,以及在伊朗面對的種種困境,生怕被分開逼供時供詞會有矛盾。載他們到機場的的士來到酒店,兩人懷著忐忑的心情上車,終於阿魯鼓起勇氣叫司機停車,改到瑞士政府機關尋求庇護。

雖然阿魯和阿拉殊不捨得家鄉親朋,但都決定放手一搏,到外地尋求發展。

雖然阿魯和阿拉殊不捨得家鄉親朋,但都決定放手一搏,到外地尋求發展。

--

香港電台外購節目《世情2》於星期四晚上9時在港台電視31、31A播放;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