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作為一名低種姓印度人 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2016/4/6 — 11:36

圖片來源:印度電影《我滴個神啊》

圖片來源:印度電影《我滴個神啊》

【文/林中鳥】

破土編者按:印度的種姓制度多年來一直被人詬病,卻依舊實力強大。最近幾天,新德里附近再一次因種姓爆發嚴重騷亂。當資本在其中成為了巨大推手,經濟與政治極端不平等重合並累積,終究變成了群體暴力。但騷亂終究是沒有方向與出路的,通向何方,需要有真正的、來自底層的綱領與策略。
最近這些天,印度北部靠近首都新德里的哈裡亞納邦連日來發生嚴重騷亂,騷亂的起因是印度臭名昭著的種姓制度。印度政府為了促進社會公平,減少對低種姓人口的歧視,在公共部門給予底層種姓族群一定配額的工作,不過這也引起其他一些種姓族群的不滿。此次「賈特」種 姓群體就是認為政府照顧底層種姓族群的政策是對自身利益的侵犯,要求獲得類似底層種姓族群的福利配額,大規模抗議演變為暴力騷亂。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印度一直是中國公知眼中亞洲「民主」的樣板。那麼,生活在這樣一個「樣板」國家裡,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呢?

廣告

印度種姓制度的起源

印度的種姓制度是外族征服的產物。大約3500年前,來自中亞和高加索地區白皮膚的雅利安人(真的跟元首沒有關係)侵入印度次大陸,征服了當地的居民———黑皮膚的達羅毗荼人。
為了鞏固自己的特權地位,征服者們就以膚色的深淺將當時的社會階層劃分成4個等級:

廣告

第一等級婆羅門主要是僧侶貴族,擁有解釋宗教經典和祭神的特權
第二等級刹帝利是軍事貴族和行政貴族,他們擁有徵收各種賦稅的特權
第三等級吠舍是雅利安人自由平民階層,他們從事農、牧、漁、獵等,政治上沒有特權,必須以佈施和納稅的形式來供養前兩個等級
第四等級首羅絕大多數是被征服的土著居民,屬於非雅利安人,他們從事更為低賤的職業。

除四大種姓外,還有大量的「第五種姓」,稱為「不可接觸者」階層,又稱「賤民」或「達利特」,他們多從事最低賤的職業。

經過長期演變,印度種姓制度越來越複雜,在四個種姓之外,又出現了數以千計的亞種姓,各個種姓職業世襲,互不通婚,以保持嚴格的界限,實質上是一種階級制度。印度自古代至近代經歷了幾種社會形態,但是種姓制度一直延續下來,成為歷代剝削階級的統治工具。

印度獨立以後廢除了種姓制度,印度憲法明文規定不准階級歧視,但是種姓制度對今天的印度社會特別是印度農村仍然保留著巨大的影響。

種姓層級最高的婆羅門不及人口的4%,卻佔有七成的司法權及接近半數的國會席次。如果你有幸生活在婆羅門家庭中,那麼恭喜你,你上完廁所後屁股都有人幫著擦。

但是其他種姓的人尤其是「賤民」就沒有這麼幸福了。根據人口普查資料,印度目前有1.67億「賤民」,占總人口的16.2%。也就是說,如果你幸運地出生在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那麼你大概有六分之一的可能性成為「賤民」中的一員。

那麼,占印度人口六分之一的這部分人的生活是什麼樣子的呢?

一、自帶掃帚撫平自己的足跡

賤民從事著最骯髒低賤的工作,他們被認為是最骯髒、最不潔的,被稱為「不可觸摸者」。他們走在路上需要佩帶鈴鐺,以發出聲音讓別人避開。如果哪個印度人不小心碰到了賤民,會被認為受了「污染」,要請祭祀做法式來消除。

在村落中,賤民只能生活在下風口,以避免風將他們的不潔吹到高種姓人乾淨的生活環境中。他們沒有受教育的權利,不被允許學習宗教經文,不允許進入寺廟,不許進入商店等公共場合,不能在公用的飲水處喝水,不能和其他人並肩行走。他們走路時都要自帶掃帚,邊走邊打掃自己的腳印,甚至連影子都不可以與其他人交叉重疊,以免玷污他人。

由於賤民毫無社會地位,因此至今印度仍然經常發生賤民隨意被毆打甚至殺害的事件,而這些動手之人甚至不必負起任何法律責任。據人權組織調查,印度「每天至少發生27起針對達利特人的暴力事件,每週至少13名達利特人被謀殺,5個達利特家庭的房子或財產被焚毀,6個達利特人遭綁架……」

前些年,在距離新德里西北75公里處的一個村子中,因為有傳言說5名低種姓的「賤民」從印度教視聖物的神牛身上剝皮。一大群高種姓的印度人沖進警局,將躲在裡面尋求庇護的這5名男子揪出,並在一大群員警面前將這5人活活打死,還放火焚燒了其中二人。雖然圍觀的員警遠遠超過這幫印度教徒的人數,但因為擔心引火上身,無人上前阻止這一暴行。一名試圖勸阻的地區行政長官也在教徒的暴力下,不得不保持緘默。

在遇到天災時,「賤民」也很難得到援助。2008年8月,印度比哈省的阿拉裡亞發生水災,由於阿拉裡亞為「賤民」集中地,災民得不到地方政府的任何救助,令大量災民死於非命。

二、以生命為賭注的跨種姓戀愛

印度種姓制度的一個基本原則,就是實行種姓內部通婚。然而,種姓內部通婚的制度實際上在古代就不斷被違反,因為印度自古以來始終處於男多女少的人口狀態,一些高等種姓的男子不得不迎娶低等種姓的女子為妻。在這樣的社會情況下,宗教人士又制定出了在特定情況下允許「順婚」,但嚴格禁止「逆婚」的宗教教規。也就是說,高等種姓男子娶低等種姓女子稱為「順婚」,反過來就是「逆婚」了。

在中國,江西的農村貧困青年娶了大上海的小中產,頂多落得一個年夜飯摔門而走的結局。但是在印度,「逆婚」的後果可是相當嚴重。

據《印度斯坦時報》報導,北方邦巴格伯德縣某村落一名賤民家庭的男子,跟村裡較高種姓的賈特人(Jat)女子相戀三年。後來這名女子被家長許配給同村賈特人男子。這對相戀的愛侶在女孩婚後一個月私奔卻被逮回,男子遭女方家人和員警淩虐,警方還對他羅織毒品罪名;懷下戀人骨肉的女子則被丈夫踢回娘家。村中賈特人的種姓長老會議開會之後,達成須報復所受恥辱的共識。他們決定,強暴這個賤民家庭的兩個女孩,把姐妹倆的臉塗黑後裸身示眾,而且這個家庭不得重返村落。

低種姓的小夥子追求高種姓的姑娘,還很有可能會遭到「榮譽處決」。所謂的「榮譽處決」就是針對不聽從父母婚姻安排的男女,通常是女方的父親及兄弟去殺害男方,然後再處死自己女兒。印度每年有數百名男女死於類似的「榮譽處決」。

據印度孟買《正午報》報導,印度首都新德里的貧民區在2010年曾發現一對年輕男女的屍體。警方調查發現,賽妮和庫馬爾原本是一對親密的戀人,但由於庫馬爾家族的種姓等級較低,他們的戀情遭女方家人的強烈反對。為了維護家族榮譽,賽妮的叔叔等親人決定對二人實施「榮譽處決」(honour killing)。他們死前被捆綁起來,遭鞭打等多項虐待。為了避免叫喊聲傳出,他們的嘴裡還被塞上了布料。最終,女方家屬對二人實施了電擊,最終被殘忍虐待至死。

根據《印度教徒報》(The Hindu)報導,北印度哈雅納(Haryana)省羅赫塔克(Rohtak)某村中,念美術的20歲女孩妮迪(Nidhi Barak)與同村念理工的23歲達曼德(Dharmender Barak)相戀3年,但他們兩人違反種姓制度,觸犯當地人的禁忌,兩人計畫私奔到德里結婚。後來,妮迪父母告訴二人,只要他們回家 就不再追究此事。沒想到二人回村後,妮迪的家人于18日淩虐達曼德長達半小時,把四肢打斷後還砍下他的頭,最後將遺體丟到達曼德家門外。在達曼達死 前,妮迪則在全村民眾圍觀下,被家人動用私刑處死。警方聞訊趕來時只搶下了已被燒掉一半的遺體,連同達曼德的遺體殘駭一起帶回驗屍。其中妮迪的父母、叔父 及哥哥,以及帶二人回家的計程車駕駛都被逮捕。由於妮迪家在當地相當有名望,而達曼德只是務農世家,因此達曼德被打死後,他的家人不敢報警要求偵辦。

三、「印度聖女」——高級僧侶的性奴隸

印度聖女源自印度的一項古老的傳統,來自貧困家庭女孩進入青春期後,就被迫賣身于寺院,成為印度教高級僧侶和婆羅門長老的性奴隸,因此被稱為「聖女」。遵照傳統,「印度聖女」全部來自賤民家庭,她們剛剛進入青春期,10-15歲的年紀,就被迫賣身於寺院 。人前,有個光鮮的名字遮羞——聖女;背後,不過是印度教高級僧侶和婆羅門長老們免費的「性奴隸」。走進寺院,向神靈獻身的少女,註定要出賣青春和肉體,也註定要過一輩子沒有婚姻的奇特生活。

「聖女」似乎不穿聖袍,日常生活也在自己家裡。只有寺院需要時,她 們才無條件地報到。除了免費的性服務,其他根本就用不著,「聖女」們招之即來,揮之即去,酷似「應召女郎」。她們紅顏尚在時,定然是僧侶們的香餑餑,一旦年老色衰,便淪為榨幹汁水的甘蔗渣子。寺院裡宣稱:你的任務完成了,從「聖女」隊伍中退役吧。留給這個「老聖女」的,只有殘燈破廟,痛苦的餘生。她們往往成為新一代「聖女」業餘參謀。還有的在年老後又被寺廟轉賣或拋棄,處境悲慘。據印度媒體稱,目前在孟買、果阿等許多紅燈區裡的妓女都曾出身「廟妓」。

印度古老的習俗,葬送了無辜少女的身心健康,也為愛滋病傳播,埋下了禍根。很顯然,「聖女」這種畸形角色,完全處於社會底層,既沒人關心,也沒人管理。除了充當僧侶的泄欲工具之外,她們還是愛滋病毒的活動流通站。印度社會將為此付出高昂的代價。印度的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已超過500萬人,如果未加有效控制,那麼,每十年,將新增300萬新患者。早在2003年,愛滋病就成為印度人口死亡最多的疾病。

(本文為破土首發。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有轉發請注明出處。責任編輯:破土柳焱 圖片編輯:Negation.N)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