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快樂過生活 我拼命去生存 — 剛果礦場童工血淚史

2016/10/12 — 11:56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希望剛果政府能夠正視兒童礦工的工作及生活問題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希望剛果政府能夠正視兒童礦工的工作及生活問題

每每有新手機型號推出,總會全城瘋狂 – 門市排上長長的人龍、收購檔攤亦如雨後春筍;不少朋友在電腦前狂按F5,然後社交媒體就是一遍買到或買不到的訊息、心得和交流。在我們面前的是如何追新款,或是如何利用這「新款」賺個外快;要擔心的危險,頂多是「蝕讓」 – 呃,最近的話大概還有某手機會爆炸。但當我們為這些為之瘋狂,或是冷眼旁觀之際,你有否想過有四萬剛果兒童礦工正為你手機的原材料而在辛勞工作,而每天均要面對比手機爆炸還要危險的工作環境?

我們的手機以及不少電子產品,其中一項重要的原材料就是鈷;而世界上超過一半的鈷均產自剛果。在剛果,挖掘鈷的重任,不少都由童工去擔當。雖然各大電子產品生產商包括微軟、三星、APPLE、SONY等均堅稱未有僱用童工以開採有關原材料,但國際特赦組織早前就剛果採鈷的狀況發表調查報告「我們的死因:剛果民主共和國在國際貿易鈷礦中違反人權的問題」(This is what we die for: Human rights abuses in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 power the global trade in cobalt)中,就發現這些鈷礦場中有不少童工,並記錄與他們的一些訪問。

於剛果,大約有四萬多位童工於鈷礦場中工作,年齡最少的只有7歲;年紀輕輕就要出外謀生,就是因為一個最基本的原因:「搵兩餐」;例如亞瑟(Arthur)在訪問中就表示因為父母無法支付三餐所需以及基本衣物,13歲的他便要在礦場打工維生。

廣告

年紀少少就要出賣勞力,而礦場更鮮有為這些童工提供任何工業安全裝備,不少童工需要冒險深入洞底採鈷而跌傷,甚至死亡;即使幸運地能夠「出入平安」,礦場中大量塵埃亦會令沒有配帶口罩等合規格裝備的他們屢患肺病;此外,還有皮膚病的風險;其中一位13歲的受訪童工查理(Charles)就因為經常要徒手清洗礦石而引起皮膚發炎,甚至出現皮疹 - 而且即使患上皮疹,他仍要繼續忍痛工作,讓礦石任意地刺痛傷口傷勢更趨嚴重;他們雖然年紀輕輕,對「手停口停」這四個字已經有深刻體會。

一般剛果礦商會支付1-2美元的日薪予成人礦工 (要求他們挖到20-40公斤礦石);這薪金支平已低,但如果是童工,則低處未見低。一名十三歲受訪童工盧瓦克(Loïc)就指出,礦商會以種種手段剝削童工的工資要,例如對成人礦工,礦商會以秤量度礦石重量來計算工資,但對童工,礦商就只靠「目測」,故意支付童工較少的工資。除了工資不平等外,童工的工作時數亦過長;眾受訪多童工都指出自己每天要工作12小時以上。

廣告

童工在如斯惡劣的環境下工作仍繼續堅持,不單為了維持生計,亦想堅持自己心中的一個小夢想 —「去上學」。剛果政府提供免費小學教育,但在缺乏援助政策下,有些小朋友的家庭根本負擔不了基本的文具和書本,於是小朋友便會在放學後或假期,成為礦場童工;有些小童更被家人要求掇學,每天在礦場工作24小時。

根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六條,每個兒童都應有包括生存及發展的權利、學習與成長的權利,以讓每一名兒童都能全面發展應有的潛能。剛果的兒童礦工,不單在危險及惡劣的環境工作,並受到不平等的對待。剛果政府並沒有保護該國兒童的生存權利,基本食物及援助都沒有提供,有些小朋友連接受基本教育權利都不保。

因此,我們希望剛果政府能夠正視兒童礦工的工作及生活問題,提供有需要的援助,並逐漸協助剛果兒童重回正軌。而手機生產商亦有責任確保生產線上不會有童工問題,並向公眾公開調查報告 – 對消費者來說,用手機要方便、要美觀,更重要的,還是要用得心安理得。

 

 

參考資料:

AI International: Exposed: Child labour behind smart phone and electric car batteries (2016 JAN 19)

兒童權利公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