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的社會主義理想還在嗎?談談桑德斯近況

2016/5/24 — 14:5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胖頭陀】

破土編者按:美國大選如火如荼。「民主社會主義者」自居的桑德斯無論是名氣、資歷,還是政治人脈、資金實力,均遠不及希拉里。但他一路走來,愈戰愈勇。他的這些政治主張受到美國年輕選民的熱切追捧,反映了美國年輕人對日益分化、分裂的社會現狀的強烈不滿。在相對「民主」的體制中,「金錢政治」也會導致政治家們忘記呼應民意才是選舉成功的根本之道。關心擁有話語權的1%還是關註99%的呼聲與生死,人民需要答案。

美國媒體有多喜歡「調戲」政治人物已經不在話下了,尤其是今年大選年,候選人更是輪番上陣。除了要花錢的政治廣告,不花錢白掙曝光率的電視訪談當然更要重視,正所謂,「不上白不上,上了只要不說傻話就不算白上,對手上了我更得上」。《斯蒂芬·科爾伯特晚間秀》(The Late Show with Steven Colbert)便是其中一個深受廣大人民喜愛的深夜脫口秀節目,兩黨的熱門候選人都曾經接受主持人斯蒂芬·科爾伯特(Steven Colbert)的「質詢」。其中,獲得現場觀眾最高呼聲的,莫過於民主黨候選人桑德斯。5月3日,桑德斯在印第安納州的民主黨初選中擊敗希拉里。5月10日周二西佛吉尼亞州初選之前,桑德斯又現身深夜秀,興致勃勃地跟主持人演了一小段打雞血的情景劇。

廣告

在Youtube的評論裡,桑德斯的支持者們是這樣說的:「他是我們見過的演技最差的演員,卻是最棒的總統候選人。」不錯,桑德斯在年初民主黨開始初選之前,曾經因為其不忌諱聲稱自己是「民主社會主義者」及其偏左的政治主張,作為「反叛者」、「革命者」的象征,而受到極大的關注,甚至被寄予厚望。破土也曾發表過相關的文章,回顧桑德斯在六十年代參與社會運動的經歷。在很大程度上由資本操弄的精英政治遊戲裡,桑德斯的立場和表現都是值得被尊敬的。

情景劇開始於科爾伯特在一台自動售賣機前面,想要買一條Candy bar。結果投幣以後,東西卡在機子裡出不來。

廣告

科爾伯特搗鼓了一會,開始怨天尤人,說「It’s a lost cause.」(這是注定要失敗的努力。)

科爾伯特話中有話。隨著兩黨初選的深入,川普在人們的愕然中鎖定了共和黨候選人的位置,希拉里一邊和企業巨頭們合謀一邊鎖定黨內大多數超級代表的選票,如今已經鮮有看好桑德斯選情的人了。美國主流媒體諸如CNN,在桑德斯贏得印第安納州初選後采訪桑德斯,第一個問題竟然是「你啥時候才會退選啊?」相信桑德斯的支持者們都是「WTF」臉。

話音未落,桑德斯驚喜現身(全場歡呼雷動)。老桑德斯糾正他:這不是註定要失敗的努力!

科爾伯特問桑德斯你來幹嘛?桑德斯開始抖包袱了。

桑德斯說自己「從來不會從百萬富翁那裡拿錢,但我會『檢查』每一個自動售賣機的退幣口」。

這種帶點小傲嬌的自黑不是沒有根據的。據報道,桑德斯的選舉經費來源有別於希拉里主要來自有錢人的捐款,他主要是依靠網上的小額籌款。桑德斯從近200萬名網民那裡籌得1.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9.1億元)。單在今年2月,他籌得的選舉經費已達435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8億元),遠超希拉里的約301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9億元)。但是這並不值得高興。

2010年,美國最高法院通過一項裁決,使美國企業可以不受限制地為參選人投入競選資金,於是出現了各種所謂「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uper PACs)。在緊隨的2012年總統大選,選舉支出有明顯增幅,而大部份資金皆來自這些委員會。桑德斯堅持其不靠攏大財團及有錢人的態度,拒絕來自Super PACs的政治捐獻,他的選舉經費幾乎九成都是由200美元以下的小額捐款構成。雖然桑德斯的「骨氣」可嘉,但據《紐約時報》最新數據顯示,希拉里在去年第三季度共籌得2990萬美元(約23.4億港元),比桑德斯的2620萬美元(20.4億港元)多。而且根據估計,初選過後,希拉里的巨額捐款者才正式逐一浮面。

科爾伯特見桑德斯對西佛吉尼亞州的選情很有信心,便問對方「憑什麽」。桑德斯回答道:「因為西佛吉尼亞州就像這個國家的其他地方一樣,太多太多的人工時長但是薪資很少,他們想要改變。」

正如桑德斯在采訪中說到,「西佛吉尼亞州是工人階級占多數的州,包括俄勒岡州在內,就像這個國家的很多其他州一樣」。桑德斯周二的時候說,「西佛吉尼亞州的人民今天晚上表達的意見,我相信在下一周,俄勒岡州的人民、肯塔基州的人民也會這樣說——我們需要一種為所有人服務的經濟,而不只是為了那1%的人。」

科爾伯特說:好吧,就算你明天表現不錯(筆者註:是的,第二天桑德斯就贏了該周的初選),如今這代表制度的算術(delegate math)也是跟你對著幹的,所以這一次半次的勝利也不過如此吧!

科爾伯特在這裡的台詞,代表了美國主流媒體對桑德斯選情的悲觀評估。年初黨內初選還沒開始那會,阿拉伯半島電視台曾經采訪美國著名左翼學者、麻省理工學院榮休教授喬姆斯基(Noam Chomsky)。喬姆斯基一開始就不看好桑德斯的選情,指出雖然後者擁有最好的政策,但在當前選舉制度下他的勝算不高。

至於這場「民主遊戲」的規則是怎麽和桑德斯以及大多數選民「對著幹」的呢?我們不妨再來復習一下。民主黨的初選中有兩種代表,一位是「宣誓代表」,另一位是「超級代表」,宣誓代表是依照各州所選舉出來的結果來進行分配投票,但是超級代表則不需要受任何人限制,可以依照自己的喜好來進行投票,通常超級代表都是由民主黨的政治人物組成,如州長和議員。民主黨的某位候選人獲得該黨的宣誓代表和非宣誓代表的選舉人代表的支持人數加起來過半,就可以成為該黨的候選人。以桑德斯剛剛「贏下」的西佛吉尼亞州為例。西佛吉尼亞州一共有37張代表票,桑德斯獲得了51.4%的選民投票支持,在西佛吉尼亞州贏了18張代表票,希拉里得了11張。由於超級代表制度起決定性作用,現在西佛吉尼亞州有8個超級代表,6個支持希拉里,1個支持桑德斯,所以總的來說,桑德斯會得19張選票,而希拉里會得到17張,差距大大縮小。

桑德斯接著說:「雖然看似機會渺茫,但我們仍然有機會贏得大多數‘宣誓代表’的支持」。

目前,希拉里距離獲得提名所需要的2383代表票只差145票,但桑德斯在贏下西佛吉尼亞州初選之後,表示自己的競選團隊仍會繼續堅持到底,在7月提名大會正式宣布候選人前,都不會退出這場選戰。桑德斯更是對接下來肯塔基州、俄勒岡州和加利福尼亞州的初選充滿了信心。74歲的桑德斯坦言,他的政治路途已經快走到了盡頭,但他將逆境作戰,並向選民聲稱自己是唯一有可能打敗共和黨總統準提名人川普的最佳人選。

科爾伯特繼續質疑,「但你得承認,我們永遠都得不到我們想要的東西。你就看看我吧,我就永遠取不出來這candy bar。」

桑德斯又反駁道,「甜點雖小,人人爭食; 選舉事大,州州必爭,你得動搖整個體制!」說時遲那時快,老桑就開始晃動身旁的自動售賣機,很快卡住的糖就掉到出口了!

桑德斯雖然是一位理想主義者,但他不至於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他的堅持還有一個重要的作用,那就是把希拉里「往左拉」。希拉里在幾個藍領白人選民為主的大州失利,讓她不得不正視自己的劣勢。希拉里失利反映她未獲美國工業大州「鐵銹帶」(Rust Belt)的藍領選民支持。西佛吉尼亞州是全國失業率最高的州份之一,該州選民過去幾年已從傾向民主黨變為傾向於共和黨,不少民眾將州內煤炭行業的衰落歸咎於奧巴馬政府的環保政策。希拉里早前曾表示若她當選「總統」,「我們將讓大量煤礦工人和煤炭公司停業」,拖累了她的得票率。

《紐約時報中文網》評論,通過留在競選當中,桑德斯正在繼續推動希拉里往左翼調整立場。希拉裏長期抵制桑德斯呼籲的單支付方醫保系統,但近期,她接納了允許民眾在最早50歲時購買聯邦醫療保險的概念。初選以來,希拉里一直拒絕桑德斯主張的單支付方醫保系統,認為由政府運營的醫保是一場已經失敗的立法周旋。希望她的「左轉」並非只是功利的示好或者來得太晚。

《衛報》評論,桑德斯的選情不值得過分樂觀,但是他已經贏得了一場「道德上的勝利」。隨著希拉里在貿易、社會保險、環境和醫療健康幾大議題上的「左轉」,如果桑德斯的孤註一擲仍然沒有辦法讓民主黨裏面的超級代表們回心轉意,但他至少已經證明了自己的觀點——整個(經濟)制度需要變革。

可惜的是,現在功利的民主黨人沒有耐性讓一個理想主義者去虛耗黨內的競選精力,川普已經開始把大炮瞄準希拉里。民主黨人認為如果此時希拉里還要花費精力來進行黨內競爭,顯然得不償失。最近主流媒體開始散播一些言論,諸如支持桑德斯的人會在希拉里和川普之間選擇川普,其暗示不言而喻。民主黨領袖在加大勸桑德斯退選的力度,聲稱「因為桑德斯堅持不退,將削弱民主黨擊敗共和黨參選人川普的力量,不能把競選重點放到在大選中起關鍵作用的搖擺州上。」

又據美聯社報導,支持希拉里的個別國會參議員放話,桑德斯可能沒考慮到他繼續參選的負面影響,實際上產生了危害作用,使前者不能把重點轉移到大選上,而川普已經轉移。

這就是真相,政黨一旦變成既得利益者,即使在相對「民主」的體制中,他們仍然能夠創造自己的「遊戲規則」,甚至忘記了政治合法性是基於民意民情,忘記了呼應民意才是選舉成功的根本之道,反而把重心和精力放在操弄金錢、操縱媒體。如此,擁有更多資本和話語權的1%永遠無需估計99%的呼聲和生死。

情景劇的結尾,科爾伯特終於在桑德斯的幫助下拿到了糖果。

因為是「一起努力」的結果,所以把糖果拿出來以後,桑德斯自然問科爾伯特能不能「分享」。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科爾伯特咬牙切齒地說「我就知道!」(表示不願意)——是啊,那1%不就是這種嘴臉嗎?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