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險情侶

2017/9/18 — 13:35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提起西藏,很多人都會聯想到高原反應,我住在拉薩多年,遇過旅客當中,最嚴重的高反個案,共有兩個,其中一個是日本人。

日本人的故事發生在 2001 年,當時我首次入藏,住在亞賓館的多人間,某天同房的日本旅客問我可否去醫院幫忙,原來有一名日本女孩進藏第一天頭痛,第二天嘔吐,第三天終於受不了,送去人民醫院的重症監護病房(即深切治療部),檢查過後,居然是急性高原腦水腫,屬最嚴重的高原反應。

日本人不懂英語, 便叫我去翻譯,但我的日文也是半桶水,只好請醫生用普通話說一句,我就把關鍵詞用漢字寫下,包括「急性高原腦水腫、心率不正常、上呼吸道炎、發燒⋯⋯」醫生還說了一句:「這個女孩有生命危險!」我聽到「生命危險」這四個字,筆就停下來。

廣告

我把漢字記下的病徵給日本女孩的男朋友看,他大概也能明白。然後我偷偷走去跟他的兩位日本朋友(名叫深谷德一及健太郎)說,其實剛才還有一句啊,醫生說女孩子有「生命危險」。日本朋友一聽,大吃一驚,兩人商量了好一會,便走去跟男友說話。聽說日本人說話都是左穿右插,轉彎抹角,他們大概在鋪排如何跟男友說出「生命危險」四字,反正就是說了很久,終於說出了關鍵字。我在遠處看到日本男朋友的驚嚇表情,與漫畫人物無異,自扯頭髮,蹲倒在地,猛烈搖頭,口中不停發出「荷荷」歎息。

我問醫生:「那他們應否通知病者的家人呢?」

廣告

醫生嘴巴有點臭,說:「當然!她如果死在這裡怎麼辦?!」

我問:「那要否叫女孩家人從日本飛來拉薩看看情況?」

醫生又說:「那也不用,她不一定會死嘛!」

我問醫生女孩入院,要準備多少錢。本來一面嚴肅的醫生,這刻終於裂嘴而笑,展出難得一見的笑容。她先賣關子:「我們已經給她最好的藥,最好的儀器,最好的照顧⋯⋯至於錢呢,我們還沒有收她。」那到底是多少錢呢?醫生續道:「錢嘛,當然是越多越好⋯⋯先付二千元押金,有保險的話就把保險單拿過來!」

病者的男朋友很擔心女孩情況,不敢離開醫院半步,便把房間的鑰匙交給我們,叫我們幫他回旅館取保險單。日本男友說:「保險單放在一個黃色的收納包。」我們去到他們房間,打開背囊,居然一袋二袋都是細緻分類的黃色小包。日本人似乎真的很愛整齊,一切都收納得井井有條。不過所有小包都是黃色,我們只好逐一打開。

沒想到,一打開, 收納的都是保險套。我們有點尷尬,立即把袋收起,又打開另一個黃色小包,你真的沒有猜錯,居然又是保險套。我們一邊打開,一邊「哇」聲不斷。整個背囊,不論上層、中層、下層、外包、內包,全都放了一堆保險套!找保險單卻發現一大堆保險套,印象當然很深刻。

我們終於找到保險單,回到人民醫院,眾人儘量平復心情,把保險單交給日本男友。看著高反嚴重的日本女孩,再聯想到她男友背囊裡無處不在的保險套,讀者真的不要怪我們,現場朋友的腦海裡,難免會猜想日本女孩患上嚴重高反的真正原因。

日本朋友替這對保險情侶打電話去日本的保險公司,保險公司職員問到事發地點在哪裡,答西藏,對方卻問:「西藏在哪裡?」大家都驚訝地說,居然連西藏在哪裡都不知道。至於後續的安排,倒是稱心滿意。保險公司安排了一名香港人醫生,從香港飛來拉薩,護送日本情侶到香港的醫院暫住兩星期,待情況穩定後,再飛回日本。

忙了整夜,感覺特別累,我坐在醫院通道上的長椅,忍不住用力呼了一口氣。怎料健太郎走過來輕輕拍了我肩膊一下,用安慰的語氣說:「大丈夫!」(即是「沒關係。」)我忽然想笑出來,倒不是沒有同情心,只是覺得場景有點搞笑。後來我也沒有跟那對情侶聯絡,但聽其他日本朋友說,女孩完全康復,沒有任何後遺症。

照片:尼泊爾一家售賣保險套的小店,我想不出有其他合適的配圖嘛。

 

注:Baoyu Fung 評道:「其實這是不是叫做高潮反應?」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