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光榮脫歐後下一步是否中英同盟?

2016/7/25 — 9:58

資料圖片:2015年習近平訪英(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2015年習近平訪英(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英國公投決定脫歐近一個月,網上出現越來越多陰謀論,其中有一套講法認為,這並非唐寧街玩火燒鬚的結果,而是有計算的故意讓「脫歐」通過,以便秘密和中國連成一線,打劫歐盟。難以置信吧?連英女皇都抱怨,接待習近平代表團「真倒楣」(Oh, bad luck!)英國怎可能「脫歐入亞」、和強國走在一起呢?但其實從英國人的民族性和歷史眼光出發,卻不難得出這極有可能是一種類似Plan B盤算的結論,而且最終將隨着脫歐的塵埃落定,加速向既定事實靠攏。當然,筆者認為事前預謀的陰謀論還是站不住,有時候偶然因素成就歷史。

對於其他西方國家來說,「脫歐入亞」的確不可能,但對於奉行「沒有永遠的朋友和敵人,只有永恒的利益」的英吉利來說,和中國聯盟正符合其最大利益。首先,大家要了解,大英帝國有三項傳統:一)大英帝國情意結,在廿世紀之前,殖民地遍佈全球的「日不落」帝國,英國人一直緬懷着光輝歲月;二)大英帝國向來奉行「光榮孤立」的外交政策,以其獨特的島國位置,在歐洲大陸靠外交營造均勢,從而確立其在世界舞台的話語權;三)以海外殖民地資源及全球貿易,來供養大不列顛,並且靠倫敦金融城手執世界金融資本流向,這是一個從不擔心區域封殺的海權文化民族。

了解這傳統後,再回頭看英國脫歐,事實上,英國繼續留在歐盟這條沉船,實在是無利可圖:一)歐債危機後,經濟一沉不起,英國遲早要為其他歐豬國埋單,而且大有火燒連環船之勢,連德銀都已經火燒門楣。估計留歐隨時是無底洞;二)在歐盟的話語權,英國向來不及德、法兩大國;三)最重要是,在伊斯蘭難民湧入下,歐盟都快將成為恐怖襲擊的戰場,再留下來,炸彈很快丟到英倫三島,君不見歐洲恐怖襲擊好像沒完沒了嗎?然而如同筆者前文所述,失去英國後的歐盟,隨時激起歐洲的右翼勢力上台搞一幕一幕的投歐公投。德國獨力難支,無力照顧南歐、東歐。歐元最終將一路向下、《歐洲聯盟條約》形同虛設──如果德國再出現銀行破產之類的黑天鵝,解體都有可能!

廣告

故此,英國脫歐,其實是利多於弊。不過,經歷兩次大戰後,大英帝國早已失去昔日全球工業生產中心及經濟中心的地位,拱手退位給美國了。脫歐後,到底要如何才能繼續保持倫敦金融城強勁的吸金能力,以資本維持其國際地位呢?要回答這問題,我們首先要嘗試從英國政治家的眼睛來看現時國際局勢的真實基本面:G2兩強對立。

眾所周知,中美兩國大博弈中,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發現當年讓中國加入WTO乃一步錯棋,如意算盤沒打響,反而讓中國經濟快速發展,養虎為患。於是美國決定另起爐灶,搞一個擺明排斥中國的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提高會員國限制政府對經濟干預的要求,如貨幣自由兌換和稅制公平等,打算架空WTO來圍堵中國經貿。另一邊廂,中國也不示弱,努力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挑戰美元地位,搞「一帶一路」、亞洲投資開發銀行。

廣告

掌握兩強爭霸的背景後,換了你是唐寧街話事人,如何一方面平衡脫歐後,德法等國的強烈反制,另一方面獲得新資金和市場,保持在世界舞台的位置?答案幾乎呼之欲出:和中國結成秘密的經濟同盟(相信英國也不敢明目張膽公開,以免和美國公開決裂),雙方存在極大的利益互補,盡可各取所需:在中方而言,正好利用倫敦金融城,把人民幣送入國際金融圈。發行人民幣主權債,貿易方面,中國希望打入印度大市場,卻和印度政府關係緊張,若以後和英企合資,或利用英資作掩護,靠着英國曾是印度舊宗主國的歷史淵源,相信便於在敏感行業擴張市場。而對英國而言,脫歐後失去歐元交易龍頭地位的倫敦金融城,正好獨攬人民幣離岸交易國際中心地位;政治上發揮其擅長的國際均勢政治,勾搭中印兩個巨無霸,與美國分庭抗禮,重新在國際舞台發光發熱。

故此,身為美國傳統盟友的英國,上年3月帶頭造反,加入中國牽頭的亞投行。結果德、法、意等歐洲大國一一跟上英國的步伐,只剩下美國置身於外。白宮最終死死氣表示,會透過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和亞投行展開合作,意味着不得不接受亞投行。其後習近平以勝利姿態高調訪英,事後孔明來看,確實與陰謀論不謀而合。其實,英國慣玩這技倆,和亞洲「暴發戶」合作更不是甚麼新鮮事,上世紀初,就一度和大日本帝國締結「英日同盟」長達20年,旨在和德意志帝國與沙俄抗衡。

一旦出現這情況,預料一度撤資內地,在英國有大量投資的李嘉誠亦會順水推舟,利用其中港脈絡,充當大小強國企業在歐洲收購戰的超級介紹人甚至對手盤,另類回歸中央統戰,又由「走路的奸商」變回「愛國商人」;李嘉誠在歐洲投資的資產高達56%,而其中37%就在英國,他掌握了全國30%電力供應、25%天然氣、7%供水,連《每日電訊報》都形容李嘉誠「買下了大半個英國」。雖然英鎊大跌,賬面大虧,但塞翁失馬。至於最大的輸家……除了美國以外,可能就是近年急速冒起的港獨派,恐怕又將變成大國博弈中犧牲的「棄子」,被前宗主國出賣。正如十九世紀的英國首相巴麥尊(Lord Palmerston)名言:國際政治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