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克羅地亞薩格勒布:把遺物埋葬在失戀博物館(上)

2016/4/7 — 18:16

【文:咪貓】

我終於知道為何上天要安排我在此時此刻到克羅地亞走一趟。

原來,這裡有個地方是我必須要去的。

廣告

兩個月前,為了學習巴爾幹半島的歷史,我和他決定到克羅地亞。安排行程時,我猶疑要不要把著名的「失戀博物館」加入行程。畢竟,熱戀情侶參觀「失戀博物館」,自己都覺「大吉利是」。

誰知,今天,二人遊竟變一人遊。

廣告

失戀博物館遂成為我此行必須要去的地方,因為我要把這段關係的遺物埋葬於此。

博物館接受世界各地失戀者的捐贈,他們的戀愛見證物就是館中展品。

出門前,我匆匆把要帶過去的東西放塞進一個公文袋,就上機了。

我早前寫過,失戀的人跟喪失親友的人,腦部運作十分相似。分別是前者悼念的是死去的感情,後者悼念的是死去的人 。

前往失戀博物館的心情的確跟出席喪禮無異:接受了「死亡」的事實,為舊人往事,舉行一個告別式,然後繼續餘生。

分別在於,今天我先吃「解穢酒」。為了趕飛機,我沒吃午餐。

這場「解穢酒」設在失戀博物館的咖啡館中,食物平平無奇,驚喜卻是黑板上的WIFI密碼。

Just____Friends  (With space just as it should be J )

喝著LATTE,吃著巧克力蛋榚,我把公文袋裡的物品,逐一拿出。

這將會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它們:2015年生日卡、馬爾他遊記、攝於巴塞隆拿、台北、西西里、山頂、愉景灣、中環藝穗會的合照。

親切的舊人、難忘的往事、窩心的對話,珍而重之的感情,確確切切存在過,卻又這麽近,那麼遠。

究竟是從哪一剎起,他決定轉身離去?

這個問題在腦海一出,我立刻刹掣。今天來到這裡,就決定不再問究竟,因為過程和原因已不重要,結局才是當下。

我把他親手造的馬爾他遊記緊緊擁在懐裡,十秒後,把所有物品放回公文袋,昂然走向接待處。

這個儀式我在出發前已在腦中演練多次,每次我都眼淚直流。奇怪,來到現場,我沒有呼天搶天,亦沒有依依不捨。直至職員跟我說,「不好意思,你要收到確認電郵少能放下物品呢。」

我立刻焦急哽咽,「我是從香港遠道而來,我只會在Zagreb留一天,我必須今天把這些東西留在這裡。」

我跟他們解釋我早於一星期前已於網上填表,但不知怎的到現在還沒收到博物館的確認。

幾位職員猶疑了好一陣子,我制止不了眼淚。他們都露出同情的眼神,其中一位說:「好吧,我破例幫你一次,我先把物品收下,你回去收到確認電郵,再轉寄給我。」我連忙道謝。

我跟他們交代馬爾他遊記是損贈作展品,其餘遺物就請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幫我處理。他們就幫我辦手續:

Object / Exhibit: A Travelogue of our Sicily Trip in 2015

Duration of the relationship: 21 months

Description :

I am a story-teller and he is a story-collector.

I thought we would travel around the world and write our life story together.

One day, he said there were no more new stories inside me. He walked away.

Why? Every breath I take, every step I make, composes a new story every day!

I bury this travelogue here and continue with my journey.

Close this chapter and write my own story.

手續完成,進入展舘前,我再次跟職員道謝:「謝謝你們,我很擔心不能把這一切留下。」

她說,Don’t worry. You can leave all this behind and you will be fine

我轉身步入展覽廳,等待著我的,卻是更多的眼淚……
 

作者簡介:香港記者,現於英國留學一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