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姊妹為自由逃離沙特 指險被使館人員香港機場綁架回國 已滯留港五個月

2019/2/21 — 15:05

CNN片段截圖

CNN片段截圖

兩名沙特阿拉伯姊妹稱在家被虐,去年 9 月與家人旅行期間趁機逃走,並打算到澳洲尋求庇護,但在香港機場被攔截,沙特駐港總領事及副領事更到場,企圖把二人送回沙特。二人逃脫後已滯留香港五個月,她們稱若被遣返將有生命危險,現正申請外國簽證,希望到外地過自由生活。

她們分別是 20 歲和 18 歲,在接受美國傳媒專訪中使用化名 Reem 和 Rawan,並蒙面以免曝露身份。二人接受 CNN 專訪時,稱多年在家中遭虐待,加上沙特又嚴限女性要活在父親或丈夫掌控之下,令她們確信留在當地根本沒有前途。「這是個奴隸制度,無論女性要做什麼,都要先獲得男性批准。」Rawan 說。

計劃兩年趁家庭旅行行動

廣告

立定決心出走後,二人假裝興奮地幫母親計劃家庭旅行。對她們來說,逃亡行動失敗並不是個選項,行錯一步的話,在沙特等待她們的是酷刑,甚至會被處死。

去年 9 月 6 日,當他們一家人在斯里蘭卡首都哥林堡旅行時,偷偷取回護照,她們又把沙特女性必須穿著、從頭蓋到腳的黑袍(Abaya)藏在床舖下,從渡假屋偷走,打算乘機往香港短暫停留後,就會轉機到澳洲墨爾本市,結果她們滯留香港五個月。

廣告

兩姊妹在沙烏地阿拉伯首都利雅得長大,被教導要作沉默、不駁咀的「好女孩」,遵從家長所有命令,聽話地煮食打掃,令人難以理解的是,父母更鼓勵她們的兄弟毆打二人,稱這樣做會令他們成為「更好的男人」。二人不想多提在家人受到的虐待,只稱不是經常發生,用意是要她們記住守規矩。但這些經歷令她們深深恐懼,若逃亡計劃遭揭發的後果。「過去兩年我感到極為難受,忘記了我是誰,我只是裝作一名穆斯林女孩而已。」Reem 說。

近年有不少沙特女性,為獲自由而出逃,但女性要逃離沙特並不容易,沙特奉行「男性監護人」制度,嚴限女性沒有父親或丈夫批准,不得工作或結婚等,沒「監護人」許可,更不能離開沙特,沙特政府的一款手機應用程式「Absher」,更讓男性民眾追蹤女性親友的位置、甚至限制他們的出國權限。

二人花了兩年時間,秘密地計劃逃亡,只敢透過 Whatsapp 互通訊息。今次旅行時,他們的兄弟能到沙灘游水笑鬧,她們只能穿上黑袍和蒙面坐在一旁觀看。她們不能自由行動,旅行大部份時間只准留在室內,更要為家人煮食。去不去旅行,對她們來說根本毫無分別。

旅程最後一晚,Rawan 偷偷取走護照,凌晨時份 Reem 叫了部的士,二人穿上預先買的牛仔褲,在沒有穿上黑袍之下,開始逃亡。她們早上乘搭斯里蘭卡航空出發到香港,乘六小時機抵港後,傍晚再轉機到澳洲。

機票被取消  沙特駐港總領事在場處理

不過,當她們一下機,斯里蘭卡航空職員就要求她們出示證件,並帶她們到機場一角,更未經二人同意下取消她們飛墨爾本的國泰航空機票,然後為她們買機票返回利雅得。斯里蘭卡航空對《CNN》稱,是在沙特駐港總領事館「強烈要求」下消取二人的機票,又指其父親致電,稱其母「病重」,要二人盡早回國。《CNN》向沙特駐港總領事館和沙特外交部查詢,但未有回應。

她們的律師 Michael Vidler 稱,兩姊妹是在一個國際機場的禁區內,被人企圖綁架,又從閉路電視片段確認,沙特駐港總領事及副領事均在場,並與二人和斯里蘭卡航空職員交談。

Reem 和 Rawan 稱,政府高官到場令她們十分恐懼,怕會像 24 歲的沙特女子 Dina Ali Lasloom ,去年 4 月在馬尼拉機場,在手腳被綁、口被封之下,被迫上機返回沙特。

二人假稱要如廁,商量後決定逃走,一出去就看到枱上放著一本護照,於是 Rawan 立刻出手去搶,其中一名沙特男人掌摑她,二人以阿拉伯語大喊:「你綁架我們!」,然後狂奔到國泰櫃枱,發現她們的機票已被取消,再奔至澳洲航空櫃枱,訂機票到墨爾本,在等候期間,有地勤服務員企圖捉住她們。

沙特駐港副領事向澳洲航空職員稱,二人並不是遊客,偷了錢又企圖逃走。櫃枱致電澳洲移民局,與她們談話後,就取消了二人的簽證。《CNN》向澳洲移民暨國境保護部查詢,對方拒絕回應。

兩姊妹在機場留了三小時後,問准國泰櫃枱職員批准離開,寫下名字和假的香港地址,就乘機鐵離開機場。她們的父親和叔叔也到港,向香港警方報案尋人,警方於 9 月 10 日在酒店找到她們,把她們拘留在灣仔警署,進行盤問。二人多之拒絕父親和叔叔見面的要求。

警方最後帶她們回酒店時已是凌晨時份,二人立刻收拾細軟離開,此後不斷遷移居所,避免被捉。

滯港五個月 待申請外國簽證

根據聯合國數字,2015 年有 575 名沙特人在海外尋求庇護;兩年後,數字急增至 1,200 人。2017 年 6 月,正值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被按立為沙特王儲。穆罕默德被指下令殘殺沙特異見記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

現時兩姐妹仍未在港尋求庇護,現時政府審視尋求庇護申請進度緩慢,她們在律師協助下,正向一個安全的國家申請簽證,她們的沙特護照已被取消,並沒有正式許可留港。

她們對沙特有正面改變不存厚望,又指去年沙特女性終可有權駕車是個笑話。「當有女性在家中被虐、沒有人聽到她們的聲音,他們想我們為了能駕車而慶祝?」Rawan 說。

滯留香港這段日子,她們會像普通女孩般穿牛仔褲和波鞋、擦口紅,又會看 Netflix 劇集打發時間,雖然活在恐懼和憂慮中,擔心隨時會被捉回沙特,但並沒有後悔出逃。

「我的兄弟能做他們想做的事情、擁有他們喜歡的東西。但我卻要做個『好女孩』、『好女人』去嫁我的表兄。」Rawan 說。「我想唸我喜歡的科目、做喜歡的工作,喜歡嫁誰就嫁誰,即使我不想結婚,也有權選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