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談慕尼黑槍擊事件

2016/7/25 — 10:23

德國慕尼黑商場發生槍擊案

德國慕尼黑商場發生槍擊案

昨天的一篇網誌的開頭,我已經初步談了一些對上週五慕尼黑槍擊事件的看法。今天看到電視節目上對此的許多討論, 各界人士大多在說槍支管制, 互聯網內容管制, 電子遊戲內容管制, 等等等等各種各樣管制。但是我覺得, 大家多少有忽略一點, 就是最新調查結果通報中提到的, 肇事的那位18 歲少年, 多年來受到歧視與嘲弄, 四年前曾經在學校裡被人霸凌, 從此患上恐懼症與抑鬱症, 怕見生人。他的精神疾病, 已經有好幾年的治療史, 去年還因為這個疾病住過院。

沒有人是天生的全知全能, 也沒有人生下來就是惡魔。這位開槍殺人的少年, 他自己曾經就是一些社會問題的受害者。作為一個外國人, 小小年紀就因為身份和背景受到過語言暴力的傷害。其實很多時候語言暴力比肢體暴力更為傷人。他受傷以後, 恐怕也很少人給予過足夠的關心和心理輔導, 恐怕連他的父母都沒有下足工夫去安撫他幼小的心靈, 給予他正確面對這個世界的種種殘暴和缺憾的勇氣和力量。十四歲時遭遇的那次校園霸凌, 恐怕是致命的。恐怕從此他對這個世界的觀感徹底扭曲。藥物或許可以使他暫時平靜, 但是他的心或許再也難以感受這個世界上的溫暖與美好。年幼的時候別人漠視他的痛苦,後來他可能也會忽略了自己的行為會給別人造成的痛苦。他生命的最後一刻, 他開槍殺人,以極度錯誤的方式向人們展示了自己的 “力量” 的最後一刻, 仍然是在別人的言語侮辱中度過。

我不是在替兇手開脫罪責, 也不是說槍支管制等等這些事情不重要。槍支管制, 電子遊戲內容管制等等固然重要, 但不是關鍵。最關鍵還是要在社會上更加深入廣泛地倡導尊重他人, 不因國籍, 種族, 宗教信仰等等原因歧視別人。最好能像嚴禁肢體暴力那樣嚴禁語言暴力, 在中小學校里杜絕霸凌現象。而這些, 光靠法律法規恐怕是不夠的, 畢竟警察不可能時時刻刻監聽人們都在對別人說些什麼, 有沒有在言語上欺負​​別人。法律法規力不能及之處, 還須靠教育。

廣告

知識技能的培養,既使小孩獲得謀生能力, 也使小孩獲得在社會上被人尊重的能力。而愛的教育, 除了教育孩子們不要歧視,不要語言暴力之外, 還要教小孩子們熱情對待他人, 凡事多多將心比心。說教其實很無趣, 所以這些愛的教育, 情感教育怎樣去做是很重大的課題, 需要政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去研究, 去推行有效的措施的。一顆被愛灌溉長大的心靈, 才有可能懂得去愛別人, 愛社會。

國民素質是一個國家長治久安,繁榮興盛的根本所在。教育不光改變個人命運, 更能左右國家未來。個人認為政府的各部門中, 最重要的其實是教育部, 全國最有才華的人應該到教育部去服務。

廣告

直到今天我還是原則上擁護德國的難民政策, 只是覺得, 難民入境以後的歸化照顧, 除了提供溫飽之外, 還需追加大量人力物力去幫助新移民們移風易俗, 改變思想, 幫助他們建立對德國價值的認同。這一點不能掉以輕心, 否則後患無窮。同時, 媒體上也要時時提醒國民, 保持開放和寬容的重要性。

想起以前譯過的一首德語詩歌《日常奇蹟》:

有時,我感到恐懼。
有時,我心裡有氣。
有時,我勃然大怒。

有時,我沒有朋友。
有時,我沒有信心。
有時,我沒有勇氣​​。
但是有時,有人忽然過來
問我: “來,你,你怎麼啦?”

——漢斯·孟慈

原文在這裡。

人與人之間的關心和愛護,不啻是日常生活中治愈心靈創傷,彌合社會裂縫的奇蹟。我們必須保有讓這種奇蹟發生的能力。謝謝閱讀,下次再見。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