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分析世界各國「強力部門」先例 探討國安來港執法之合理性

2017/8/14 — 20:26

阿道夫·艾希曼、奧薩瑪·賓·拉登

阿道夫·艾希曼、奧薩瑪·賓·拉登

【文:梁曜璘】

「強力部門」一詞源自《環球時報》社論回應銅鑼灣書店事件,指出:「然而全世界的強力部門通常都有規避法律讓一個被調查者進行配合的辦法,既達到開展工作的目的,又不跨越制度的底線」。

客觀地講,《環時》所講不無道理,事實上「強力部門」規避法律越境執法亦非新鮮事。最為人熟悉的兩個例子莫過於1960年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事件及2011年海神之矛行動擊殺奧薩瑪·賓·拉登(Osama bin Laden)事件。

廣告

艾希曼原為納粹高層,對猶太人大屠殺負有主要責任。唯其戰後逃住阿根廷,一直逍遙法外。1960年以色列情報部門「摩薩德(The Mossad)」赴阿根廷,無視當地法律將其綁架回國受審,被處絞刑。至於拉登,相信大家絕不陌生。涉嫌策劃及支持包括911事件在內多宗大型恐怖襲擊,唯一直行蹤飄忽,藏匿於巴基斯坦。2011年美軍「海豹部隊(Navy SEAL)」 根據情報,私自闖入巴基斯坦領土將其擊斃。即使上述兩人皆犯有嚴重罪行,但有關的「強力部門」行動仍引起各方特別是目標人物所在國的廣泛爭議。

以上兩人皆惡貫滿盈,手中染滿無辜者鮮血,對世界亦有明顯威脅,「強力部門」違反法律越境將其逮捕尚且引起爭議。

廣告

民主黨員林子健既非戰犯,亦非恐怖份子,未曾奪去一條生命。送贈一張球星簽名予一名連人身自由都沒有的寡婦,對政權、對國家、對世界有何威脅可言?況且即使目標人物犯有戰爭罪行,以色列政府尚且作一場公正審訊以將其定罪;美軍亦將拉登直接擊殺,兩國皆未有任何虐待行為。面對一個手無寸鐵的平民,在沒有明顯威脅下逮捕並以酷刑對待,有何道理?即使出於依法律無法伸張正義而認為以色列、美國「強力部門」越境辦事尚屬情有可原,今次林子健事件卻絕難套用上述觀點。

設若特區政府仍有意維護本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面對一名手無寸鐵的無辜巿民於本港境內被無理綁架及虐待,理應徹查並預防有關事件再次發生,以保護市民安全。如政府對此事置之不理,容讓銅鑼灣書店事件重演,則一國兩制已死,毋須再抱任何幻想。

 

作者簡介:18歲,2016年文憑試考生,現就讀英國謝菲爾德大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