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劉曉波逝世一周年 逾五百人出席柏林追思會

2018/7/14 — 10:49

7月13日,柏林客西馬尼教堂舉行劉曉波逝世周年追思會 (蘋果日報直播片段截圖)

7月13日,柏林客西馬尼教堂舉行劉曉波逝世周年追思會 (蘋果日報直播片段截圖)

7月13日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身處柏林的遺孀劉霞因顧慮仍在中國的胞弟劉暉的人身自由,而沒有出席當地的追思會,但據《德國之聲》報道,在柏林客西馬尼教堂舉行的劉曉波逝世周年追思會依然吸引了500餘民眾以及記者參加,其中不乏社會各界知名人物,整個教堂內座無虛席。

《德國之聲》報道,在教堂的一角,懸掛著一幅巨大的抽象畫;現場觀眾人手一本的小冊子上,也有同樣的一幅畫。這幅畫省略了所有的臉部細節,但是人們依然能夠辨認出畫中的人物:那是一年多前,癌癥晚期的劉曉波在醫院中與妻子劉霞的合影。

獨立中文筆會主席廖天琪、中國流亡作家廖亦武、前東德民運人士比爾曼等人都參與了這場活動的操辦。廖天琪在發言中,代表劉霞向社會各界表示了感謝:「霞委托我今天在這裏向大家表示最誠摯的感謝。感謝德國社會、德國公眾、德國政府,以及文化界的在場以及不在場的朋友們。劉霞清楚到知道,大家多年來一直支持劉曉波、也支持她本人。」

廣告

《德國之聲》引述廖天琪透露,在劉霞登上離開中國、前往歐洲的飛機時,同行的德國駐華大使對她說:「從此時此刻起,你就徹底自由。」同時,廖天琪也指出,劉霞其實還沒有獲得完全的自由,因為她的弟弟依然留在中國,某種程度上依然是中國當局手中的人質;這一顧慮,也是劉霞沒有出席本次追思會的重要原因之一。

廣告

而當年東德的民主運動人士、藝術家比爾曼(Wolf Biermann),則在發言中更為直白地指出:「我們都不傻,都知道為什麽劉霞獲準離開北京的住所、飛向德國。這可不是因為什麽人性的光輝,而是因為政治和經濟交易。劉霞獲得自由,甚至還要感謝美國的那個瘋子總統。中國和美國之間要不是面臨那麽多的麻煩,他們怎麽會需要拉攏歐洲呢?但是,我們依然能夠為具體的某一個人得到拯救而感到高興。」

曾經長年以記者身份在中國生活的美國作家、普利策獎得主張彥(Ian Denis Johnson)則在演講中表示,希望西方國家在今後不要只是想著如何讓中國更富有、更強大,也要記著讓中國社會變得更人性、更公正。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一直關心中國人權問題的赫塔·穆勒(Herta Müller)則說,她早年也有受到羅馬尼亞共產當局打壓的經歷,因此對劉曉波、劉霞的遭遇始終非常關切。她在為劉霞終於獲準出國感到高興的同時,也希望中國當局「能夠改變其在人權問題上的姿態。」

《德國之聲》指出,這場追思紀念活動的柏林客西馬尼教堂,也在八十年代的東德民主運動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它是當時東德反對派人士的重要集會地點,曾經在1989年10月7日東德四十周年國慶時,為遭到警方追捕的街頭示威民眾提供庇護。此後的一個月裏,該教堂日夜開放,舉行燭光集會,主教更是在活動上公開要求東德進行民主化改革,直到當年11月9日柏林墻宣告倒塌。

更值得一提的是,同年天安門廣場上的民主運動遭到武力鎮壓後,這座位於東柏林的教堂,為北京的死難者舉行了多場追思、祈禱活動。而當時東德政府對發生在中國的「六四事件的」官方立場還是「堅決鎮壓反對派」。

出席周五劉曉波追思會的中國流亡作家廖亦武對《德國之聲》表示:「我們在這座教堂紀念劉曉波,就是把中國的這段苦難歷史,和德國的柏林墻故事聯系在了一起。劉曉波在今天的這座教堂裏,就仿佛是一個超越時空的存在,成為了一個在柏林墻邊中彈倒下的東德人。這個問題,比爾曼更有資格來回答,他一直在努力營救劉曉波、劉霞,還曾去努力說服德國總理默克爾,這正是基於1989年的精神。」

比爾曼則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當年在這座教堂裏為北京死難者聚會的德國民眾,可要比今天面臨大得多的風險。「沒有比柏林客西馬尼教堂更適合紀念劉曉波的地方了。這裏依然延續其歷史傳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