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的歷史遠因

2017/9/25 — 10:00

資料圖片:加泰隆尼亞公投(Sinn Féin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加泰隆尼亞公投(Sinn Féin片段截圖)

近日的國際新聞中,其中一道是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決定於十月一日舉行獨立公投,決定加泰隆尼亞是否脫離西班牙獨立。截至目前 (23/9) 最新的消息,西班牙中央政府以「公投違憲」為理由,派出直轄的國民警衛隊逮捕了 10 多名參與公投籌備的自治政府官員,打算完全打壓是次公投。

不論這次公投是否能夠順利舉行,這次事件已經引起了全世界對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的關注,愈來愈多人希望知道有關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的資訊,它從哪時開始,為什麼會主張獨立等等。對於近代的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坊間已多有討論,要找到有關的資料不難,而近代史亦不是筆者的強項,因此筆者並不打算介紹近代的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而是把時間近一步推前,介紹一下加泰隆尼亞獨立的遠因。

伊比利亞婚禮 — 現代西班牙的建立

要訴說加泰隆尼亞獨立的遠因,就不可不提西班牙的「收復失地運動 (Reconquista) 」。自從先知穆罕默德建立伊斯蘭教後,他所建立的阿拉伯帝國就一直處於擴張階段,並於 711 年渡過直布羅陀海峽,進入伊比利亞半島並攻擊當時的西哥德王國。這次軍事行動非常成功,只是數年時間,伊斯蘭的軍隊就佔領了幾乎整個伊比利亞半島,並翻過了伊比利亞半島和法國之間的天然屏障庇里牛斯山脈。但法蘭克帝國成功阻止了伊斯蘭軍隊的進一步北上。

廣告

720 年的伊比利亞,其中伊比利亞的基督教勢力只餘下橙色地區,綠色為伊斯蘭勢力。

720 年的伊比利亞,其中伊比利亞的基督教勢力只餘下橙色地區,綠色為伊斯蘭勢力。

廣告

雖然伊斯蘭深入歐洲的部分被阻,但他們在伊比利亞成功建立了伊斯蘭政權,只有北部一小塊地區還有基督徒在負隅頑抗。而也就是這些不屈的基督徒,開展了超過 700 年的「收復失地運動」。由這一小塊地區開始,伊比利亞的基督徒慢慢收復落入伊斯蘭手上的土地,期不論基督徒勢力還是伊斯蘭勢力,都經過大大小小的分裂和統一過程。轉眼來到十五世紀,伊比利亞基本上還餘下五個勢力:在最西方的葡萄牙王國、在伊比利亞中央,幅員最大的卡斯提爾王國、在東方的阿拉貢王國、在北方細小的納瓦拉王國、以及餘下唯一的伊斯蘭勢力,在南方的格拉那達王國。

1400 年的伊比利亞,淺綠:葡萄牙王國,黃:卡斯提爾王國,紫:阿拉貢王國,深綠:納瓦拉王國,啡:格拉那達王國

1400 年的伊比利亞,淺綠:葡萄牙王國,黃:卡斯提爾王國,紫:阿拉貢王國,深綠:納瓦拉王國,啡:格拉那達王國

當中阿拉貢王國位於伊比利亞的最東方,其中包括加泰隆尼亞、阿拉貢和華倫西亞地區。 700 年以來,阿拉貢王國的發展相對獨立於西方的各個基督教國家,發展出一套自己的生存之道。但阿拉貢王國的獨立,隨著阿拉貢國王費迪南二世迎娶了卡斯提爾的女王伊莎貝拉一世而出現變化。

阿拉貢王國在伊比利亞的部份,東西南分別是加泰隆尼亞、阿拉貢和華倫西亞

阿拉貢王國在伊比利亞的部份,東西南分別是加泰隆尼亞、阿拉貢和華倫西亞

費迪南迎娶伊莎貝拉一世後,兩夫妻協定共同統治雙方擁有的領土,卡斯提爾和阿拉貢王國開始進行實質上的融合。當他們二人都魂歸天國,王位傳到外孫查理五世的手上時,查理五世及其西班牙的繼承人開始宣稱自己為全個西班牙之主,加泰隆尼亞亦正式納入西班牙的統治。在這個時期的西班牙,雖然都是由同一位君主統治,但本屬阿拉貢王國的加泰隆尼亞,依然享有相當大的自治權,擁有自己的法律系統和政治制度,亦可以按照自己的文化生活,一切在表面上看來相當不錯。

收割者戰爭 — 加泰隆尼亞獨立的嘗試

但世間上只要有利益衝突,就會在不同群體之間產生不和。時間來到西班牙統一後的一百多年,席捲全個歐洲的宗教戰爭 – 三十年戰爭正打得如火如荼,本身屬於天主教國家的法國為了本身的利益,反而大力資助屬於新教的瑞典,反對以哈勃斯堡王朝為首的天主教聯盟。但當瑞典於1634年被天主教聯軍擊敗後,法國不得不親自加入三十年戰爭的泥潭中,並因此向西班牙哈勃斯堡王朝宣戰。

瑞典王國的傳奇國王,被稱為「北方雄獅」的古斯塔夫二世,帶領新教聯盟取得節節勝利,卻不幸於 1632 年戰死

瑞典王國的傳奇國王,被稱為「北方雄獅」的古斯塔夫二世,帶領新教聯盟取得節節勝利,卻不幸於 1632 年戰死

因為西法開戰的關係,西班牙的軍隊開始駐紮在位於西法邊境的加泰隆尼亞,軍隊和平民之間產生了不少的磨擦;而且為了應付因長期戰爭的日益增加的軍費,西班牙推出了 Unión de Armas 的政策,把本來主要由卡斯提爾支付的軍費,攤分到整個西班牙,當中當然包括了加泰隆尼亞,變相增加了西班牙各地的稅項,這個效策引起了卡斯提爾以外整個西班牙王國的反對。

1640 年 6 月 7 日,正值加泰隆尼亞當地的「耶穌聖體節」,傳統上這個節日標示著農民收穫季節的開始,從加泰隆尼亞中部的收割者在加泰隆尼亞首府巴塞羅娜的北部聚集起來,每年巴塞羅娜北部富饒的農田都會為這些收割者帶來工作。但這一年的情況不同,這些農民很多都找不到工作,而這些農民的矛頭就指向了加泰隆尼亞的西班牙駐軍。在與駐軍產生激烈的口角後,其中一位收割者受到襲擊重傷(部分說法說他被襲擊致死),激發了收割者的狂怒,他們一鼓作氣的向著巴塞羅娜出發。在到達巴塞羅娜時,這些收割者已經手持鐮刀,一路喊著:「加泰隆尼亞萬歲,壞政府去死!」等口號,打算血洗在巴塞羅娜的西班牙官員。當中整個加泰隆尼亞的總督打算乘船逃走,但在碼頭被憤怒的收割者逮補並當場擊斃。加泰隆尼亞的收割者由收割農作物,變成了收割人人頭的起義者。

法國的介入 — 處於大國夾縫的悲慘命運

每個希望獨立的加泰隆尼亞人都知道這是唯一獨立的機會,因此這場收割者的行動很快就演變為整個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運動。而西班牙政府對這場叛亂的回應,就是派出二萬六千名西班牙士兵進軍加泰隆尼亞。這隊軍隊沿途重奪了數個城鎮,並處決了數百名叛亂者。但這個軍事行動只令加泰隆尼亞的人民更團結一致去反抗西班牙。在 1641 年 1 月 16 日,加泰隆尼亞共和國宣佈成立,共和國馬上和一直與西班牙作戰的法國結盟,加法聯軍並於 1 月 26 日在戰場上擊敗了西班牙的部隊。同年 12 月,加泰隆尼亞宣佈法國為其保護國。

但加泰隆尼亞共和國成立不過三個月,加泰隆尼亞的領導者就身故,令這個共和國頓然群龍無首,最後在無奈之下,加泰隆尼亞宣佈法王路易十三為自己的領主,加泰隆尼亞變成了法國的傀儡國。而且當法國軍隊以盟軍的名義進駐加泰隆尼亞後,加泰隆尼亞的人民才發覺,法國的駐軍和之前的西班牙駐軍,根本沒什麼兩樣。法國會答應保護加泰隆尼亞,原因只是她特殊的地理位置,加泰隆尼亞坐落在庇牛里斯山脈的出入口處,是陸軍進出西班牙和法國的少數幾條通道之一(另一條通道位於巴斯克人的納瓦拉王國,而這個小王國也有和加泰隆尼亞相似的命運)。無論西班牙還是法國,都不會放棄控制這個軍事要點,任由其獨立自主。

《西發里亞和約》的簽定,標誌著三十年戰爭的結束

《西發里亞和約》的簽定,標誌著三十年戰爭的結束

1648 年,命運再一次打擊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運動。這一年,天主教聯軍和新教聯軍都已打到筋疲力盡,就簽定了《西發里亞和約》,結束了長達 30 年的宗教戰爭。這對歐洲其他地方來說是一個和平的訊號;但對加泰隆尼亞來說,三十年戰爭的結束代表西班牙由此就可以專心對付自己。西班牙很快就取回了大部分加泰隆尼亞的土地,只有山脈以北的土地還在法國手上,西班牙並於 1652 年攻陷巴塞羅娜。之後的發展就沒有加泰隆尼亞的事了,餘下的只是西班牙和法國兩個大國的交涉。西班牙和法國最終於 1659 年簽定《庇里牛斯和約》,西班牙割讓本屬加泰隆尼亞的魯西永,餘下的加泰隆尼亞當然歸還西班牙統治。這次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運動以完全失敗告終。

《庇里牛斯和約》中還協定,法王路易十四與西班牙公主瑪麗.泰蕾莎成婚,而這場婚姻,後來卻引發了加泰隆尼亞更悲慘的命運,這件事更催生了「加泰隆尼亞民族日」。

西班牙繼承戰爭 — 法國與哈勃斯堡再生爭端

1700 年 11 月 1 日,又一件影響全歐洲的事件發生了,西班牙哈勃斯堡王朝最後一位統治者,卡洛斯二世,在病床上撒手人寰。說起這個卡洛斯二世,他也是有夠可憐的,因為上幾代都是近親結婚的關係,他一生下來就有多種遺傳病,如下顎前凸、智障及癲癇等。但由於他的四個哥哥都早夭,他就成為了西班牙哈勃斯堡王朝唯一的繼承人。當他到達適婚年齡後,作為國王的責任,他需要為王室開枝散葉,因此他就與路易十四的侄女瑪麗.路易絲成婚。但新婚的卡洛斯二世卻被診斷為陽痿而不能生育,亦因此令瑪麗在婚後十年因沮喪而早逝,年方 26 歲。

卡洛斯二世

卡洛斯二世

卡洛斯二世後來再次續娶了普法爾茨-諾伊堡的瑪利亞·安娜,這個家族是以多育為名﹐但全世界的人都明白,問題並非出自卡洛斯二世娶了什麼人,而是卡洛斯二世自己。因此西班牙王位的繼承權問題在卡洛斯二世生前就已經受到西班牙以至全歐洲的關注。有權繼承西班牙王位的主要有三人,一位是巴伐利亞的約瑟夫·斐迪南親王,一位是奧地利哈勃斯堡王朝領導者,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利奧波德一世的次子查理大公,以及法國路易十四的次孫,安茹公爵費利佩(費利佩的祖母就是《庇里牛斯和約》中協定嫁給法王路易十四的西班牙公主瑪麗.泰蕾莎,其繼承權就是來自其祖母)。

西班牙群臣對此三人各有支持,並不斷進行政治角力,而外國亦對西班牙繼承問題施加壓力。其中法國和奧地利本來都不希望西班牙的繼承問題破壞歐洲的勢力平衡,因此不支持自己的繼承人,反而屬意巴伐利亞的約瑟夫·斐迪南親王繼承西班牙,但約瑟夫於 1699 年先於卡洛斯二世逝世,令這個較為歐洲接受的方案成為不可能。最後當卡洛斯二世崩於病榻時,遺囑定明由安茹公爵費利佩繼承西班牙王位,而費利佩亦馬上動身前往西班牙登位,成為西班牙波旁王朝的第一位國王費利佩五世。

費利佩五世,西班牙卡佩王朝第一位君主,卡佩王朝斷斷續續統治西班牙至今

費利佩五世,西班牙卡佩王朝第一位君主,卡佩王朝斷斷續續統治西班牙至今

但這個繼承不單引起奧地利哈勃斯堡王朝的不滿,亦引起歐洲各國的恐懼,因為由法國王室繼承西班牙,有可能令法國和西班牙建立共主邦聯,重現查理五世般的超級霸權,破壞歐洲的勢力平衡。因此奧地利哈勃斯堡王朝聯同英國、尼德蘭(即荷蘭,見此)、德意志的數個小城邦及意大利大部分城邦組成了反法同盟,支持哈勃斯堡的查理大公登上西班牙王位,而法國和西班牙亦聯同自己的盟友作出反擊,引發了「西班牙繼承戰爭」。

加泰隆尼亞民族日 — 失去自治權的悼念日

若要說清楚西班牙繼承戰爭的經過,最少可以多寫兩篇獨立文章,所以在本文章只會提及戰爭中有關加泰隆尼亞的事。 1705 年,反法聯盟的部隊登陸了加泰隆尼亞的海岸。與卡斯提爾王國一心支持波旁王朝的費利佩五世不同,阿拉貢王國各地,包括加泰隆尼亞,都普遍擁有反法的情緒,所以加泰隆尼亞在收到哈勃斯堡王朝承諾可以維持他們的憲法和自治權後,就改為支持反法同盟的一方,加泰隆尼亞變成了反法同盟在西班牙的橋頭堡。

費利佩五世登上西班牙王位

費利佩五世登上西班牙王位

但隨著繼承戰爭的發展,雖然法國聯盟和反法聯盟都曾經處於戰事的優勢,但雙方都未能取得絕對的勝利,而反法同盟各個國家亦因為自身的利益,開始想從這場歐洲大戰中抽身。因此當他們得到法王路易十四保證,費利佩五世放棄法國的繼承權(因此西班牙和法國不會合併),而西班牙把本土外歐洲大部分的領土交給奧地利哈勃斯堡王朝後,各國開始逐一和法國簽署和約,退出戰爭。

但加泰隆尼亞不可能這麼做,因為她屬於西班牙本土,亦不是獨立國家,因此當反法同盟一個一個地退出時,加泰隆尼亞的處境變得愈來愈絕望。而因為法王路易十四是出了名實行中央集權的專制君主,費利佩五世大概也差不了多遠,因此加泰隆尼亞對西班牙的抵抗,就由初初的支持哈勃斯堡王朝登上西班牙王位,慢慢演變為保住自己自治權的抗爭。

加泰隆尼亞憲法 (1702)

加泰隆尼亞憲法 (1702)

但西班牙波旁王朝的王權穩定下來後,西班牙的軍隊很快就來到巴塞羅娜。經過十四個月的頑強抵抗後,西班牙的軍隊終於在1714年9月11日攻陷巴塞羅娜,這次的陷落亦標誌著加泰隆尼亞自治權的喪失,因為費利佩五世在不久之後,就取消了加泰隆尼亞的自治權,加泰隆尼亞受到西班牙中央的直接管轄。

到十九世紀,民族主義開始大行其道,加泰隆尼亞人也產生了所謂的「民族覺醒」,並把巴塞羅娜被攻陷的 9 月 11 日(對,與 911 恐襲是同一天)訂為「加泰隆尼亞民族日」,以紀念和悼念加泰隆尼亞失去自治權的日子。加泰隆尼亞民族日在佛朗哥獨裁時期曾被禁止,直至 1980 年由加泰隆尼亞自治區重新引入,直至今天。加泰隆尼亞對西班牙中央的抵抗,也就隨著這個民族紀念日,從歷史的長河中一直流傳至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