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字路口的巴西— 美國「後花園」一片泥淖

2016/6/1 — 10:53

巴西工人黨於巴西支持者眾。此前一段時間,巴西被視為金磚五國最耀眼一員,大家都稱其經濟表現是一個奇跡,前工人黨總統盧拉更備受吹捧。(資料圖片)

巴西工人黨於巴西支持者眾。此前一段時間,巴西被視為金磚五國最耀眼一員,大家都稱其經濟表現是一個奇跡,前工人黨總統盧拉更備受吹捧。(資料圖片)

【文:張翠容】

破土編者按:如今,全球經濟低迷底下,曾作為金磚四國之一的巴西,經濟本就一片頹靡。此時,國內不穩定的政治情況在美國等外部政治力量的干預之下,即便是沒什麼問題的總統也能出不少「問題」。於是,政治奪權、經濟緊跟,新一輪的經濟危機蓄勢待發。政治從來都是與經濟相關,因而,工人不真正掌握國家的經濟發展命脈,不能脫離西方國家的經濟力量形成自己的獨立經濟體系,其實根本就談不上掌握國家政治,即使是一個左翼的政黨執政,又能怎麼樣呢?張翠容給出了自己的觀察。

最近整理過去多年的採訪資料,一箱疊一箱,尤如高牆,香港寸金尺土,想是要遲早拆掉這幅「高牆」吧。雖企圖棄掉其中一些東面,以減輕包袱,無奈每一張紙對我而言,都充滿回憶,甚至有時引起情緒激蕩。在整理過程中,發覺當年帶回最多資料的地區,除中東外,便是拉丁美洲啊!
翻開載滿拉丁美洲資料的膠箱,一頁一本在重閱,心,很沉重、很痛。千禧年的第一個十年,該地區充滿改革的熱情與期待,人們高唱另一個世界是可能的。我有機會多次造訪,懷抱的是莫明的興奮。

廣告

巴西是我的首站。從香港飛到邁阿密,再轉往里約熱內盧,湊巧踫上一年一度的嘉年華,人們狂歡起舞,巴西人奔放的民族性格,我深深體會了。

曾幾何時,巴西被視為金磚五國最耀眼一員,大家都稱其經濟表現是一個奇跡,前工人黨總統盧拉更備受吹捧。但,奇跡在數年前一夜瓦解,如今經濟大幅萎縮,失業率、通脹飆漲,貨幣雷亞爾對美元已貶值40%以上。

廣告

當中原因容後再談,首先看看最近風雲變幻的巴西政壇,正當巴西經濟處於水深火熱的時候,盧拉的繼任人羅塞夫遭指控操弄公共財政,最後國會通過對她的彈劾,如此這般便把她罷免,她高呼這是一場變相政變。

政變,在拉美不是新鮮事,過去多是軍人政變,但巴西今次又是怎麼一回事?如果政變真的成立,那算是一場透過民主程序的政變呢。就在這此刻,有一份密件給Intercept新聞網揭露,當巴西國會正就彈劾總統展開辯論,一反對派議員紐尼斯 ( Aloysio Nunes ) 秘密訪問華盛頓,會見國務院負責拉美事務的薩隆( Tom Shannon ) ,此君是國務卿克裡的重要幕僚,專就拉美政策獻計。

此外,紐尼斯又閉門會見了以華盛頓為基地的大企業遊說團體。這一位反對派議員,為何在彈劾前夕能與美國高層顧問和企業遊說團團會面,所為何事?商討甚麼?明顯美國為巴西反對派就彈劾門開綠燈,工人黨早是美國眼中一條刺。

巴西今次的政治危機,原本被受尊重的前總統盧拉也難置身度外。談到盧拉,在他執政下,巴西經濟增長強勁,一時成為佳話。

記得多年前我訪問了他的老戰支奇科.惠塔克(Chico Whitaker),他對盧拉的評價是這樣的:盧拉在巴西原本赤裸裸的資本主義制度裡,成功引入了社會主義的元素,大幅改善低下層的生活。但在另一方面,他又能在政策中平衡資本家的利益。最有趣的是,他當政後,把工會領袖都延攬到他的政府去服務,工會運動一時間變得低調了,甚至沒有什麼聲音。

不知是贊還是貶?不過,在過去十多年來,南美向左轉,但巴西已算是最溫和務實的了。雖然盧拉與核心革命國家如委內瑞拉、玻利維亞、厄瓜多爾的領導人走得非常近,但他始終沒有推行激進左翼政策,但對美國卻時有批判,令美國對這位領導人始終放心不下,對他的繼任人亦一樣如是。

另方面,工人黨作為巴西左翼政黨,有不少支持者又有感已今非昔比,而且認為該黨在羅塞夫領導下變得愈來愈右,例如羅塞夫對緊縮政策搖擺不定,支持緊縮的反對派早對她不耐煩,欲除之而後快之。過去數月來右翼借經濟下滑發起攻勢,將數百萬人帶上街頭,並成功地透過彈劾去擺免她。

悲哀的是,巴西政壇大部份政客雙手都是不乾淨的。這包括剛擔任代理總統的副總統泰梅爾,一樣遭到「控操政府帳目」的指控,面臨彈劾程式。順位第二名繼任人是眾院議長古尼雅,他一手推動今次的彈劾,但他其實早前已遭控收賄數百萬美元,正接受調查。下一個順位是參院議長卡列洛斯,可是他也因牽涉年多前國營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大規模貪污醜聞而遭到調查,他們全是反對派領導層。

但盧拉竟然也被捲入這宗貪污醜聞中。是真是假?看來巴西真的是一盤混帳。

巴西是第五大最多人口的國家,第八大經濟體系,在拉美算是龍頭大哥。如果它在政治和經濟上出現大幅度的動盪,那已不僅是巴西的危機,這極有可能影響到拉美地區,世界經濟亦會感到其震盪。

奇怪的是,西方媒體特別是美國媒體,對巴西今次政冶危機報導不多。標準的報導評論是這樣的:大批勇敢的巴西民眾走上街頭,向貪腐的政府說不。

要知道,巴西民主很是年輕,該國在1985年才擺脫軍人獨裁統治,正式建立民主制度。可惜前朝留下來的貪腐文化如幽靈不散,少數有錢大家族繼續控制政經領域及媒體,巴西長期陷入不公不義的貧富懸殊局面,直至零二年工人黨突破保守右翼政黨的壟斷,第一次成功上臺執政,而且連續四屆大選都取得勝利,令保守的家族及右翼政黨對工人黨恨之入骨。

既然不能透過投票箱把工人黨打敗,那便透過彈劾公然把民選總統踢走,讓反對派接掌政權。

事件近因可以說是源起於2014年,巴西國有石油公司的腐敗醜聞,數十名政客和全國最大幾家建築公司的高層人員,涉嫌與建築和工程公司串謀,抬高合同價格。多出的費用變成了管理高層的回扣、政客的賄金以及政黨的競選捐款等。

以上醜聞是個政治大炸彈,同時又只是冰山一角,經濟精英及反對派政客扮演最大角色,但他們卻巧妙地把工人黨也拖下水,盡情利用這宗醜聞打擊工人黨政府。就在彈劾總統羅塞夫前夕,爆出工人黨前總統盧拉也涉及收受回扣。拒絕羅塞夫任命盧拉為部長這決定的法官,後來被發現曾參與反政府示威。

至於由家族經營的媒體,一面倒向指責政府的錯,但羅塞夫其實是少數沒有涉及醜聞的少數政客之一,反對派便用不大成立的財政操弄,以及對醜聞不作為作為理由,向她彈劾,結果卻是令巴西民主受重傷。

敵人之間從來都是趁你病,取你命,意當你處於困難時,便會借機把你拉下馬。美國在巴西總統羅塞夫受彈劾前夕,接見了巴西反對派代表,其意圖明顯不過。

最近有前美國中情局特工李卡德(Donald Rickard)爆料,指他在上世紀60年代擔任美國駐南非德班副領事時,他有一次向南非白人獨裁政府洩露曼德拉行蹤,導致曼德拉被捕入獄27年。李卡德表示他此舉理由,是他懷疑曼德拉是為蘇聯工作的共產黨人員。

事實上,曼德拉不是蘇聯間諜,也不是共產黨,他只是爭取黑人人權兼有左翼思想的鬥士。但,對美國而言,左翼即等於社會主義者,這便會對美國資本主義霸權構成威脅,這種冷戰的思維到現在仍陰魂不散。

因此,由羅塞夫領導的工人黨,怎會不是美國的眼中釘?!巴西軍人政府在1964年起至80年代中執政期間,受美國金援與軍援,美對巴西軍人殘酷打壓異己,保持沉默;當時盧拉、羅塞夫便是其中的異見者,曾被抓入獄兼遭長時間虐待。

由於這段舊恨再加不同意識形態,工人黨上臺後,美巴關係一直不大好,更何況從盧拉到羅塞夫,他們都一直倡議「南南合作」,再加上年前爆出美國國安局(NSA)監視羅塞夫個人通訊後,美巴關係即走下坡。

工人黨政府其實過去與美國外交不無背道而馳,例如盧拉在位時早向伊朗釋出善意、羅塞夫批評美國攻打利比亞、譴責美國的量化寬鬆政策等。在貿易上,美巴更不時發生爭端。

好了,巴西近年受資源商品價格暴跌衝擊,經濟奇跡不再,人民希望幻滅,生活再陷水深火熱狀態,這不正是推翻工人黨的最好時機?巴西與其他資源國家一樣,面臨經濟結構轉型。本已開始著手改善基礎設施,推動工業發展,無奈受內外政治壓力,舉步為艱。難道這就是拉美的命運?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