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南海爭議:亞太是戰是和?

2016/7/14 — 20:41

資料圖片:南海人工島建設

資料圖片:南海人工島建設

今日不談國際法僅談政治。

(1)南海火藥桶之名非虛

南海的仲裁結果在現今國際法的法理上將中國大部分主權申索的理據都回絕了,當然是次仲裁庭的用語相當一面當,菲律賓當局在拿到裁決結果時我相信他們都不相信所有受理的申索都贏了。其實如此狠絕的用詞在國際法的判決間比較少見,而從證據考察上看,中國亦真的做了太多違反現在海洋法規的事。很多時候這些國際仲裁庭或者國際法庭會采用一些四平八穩的路綫,如宣佈自己沒有司法管轄權(如中國一直堅持的主張),或者在用詞之上多下功夫,不對落敗一方有太大的批評。然而如此的四平八穩在這個仲裁一點都看不到。

廣告

從一開始都知道,中國肯定不會接受如此的仲裁結果,同時亦會接連搬出美國等大國曾不違抗或不積極執行判決作例子,意圖展示自己亦是一個能翻雲覆雨的泱泱大國。然而如此橫絕的判詞減少了各方的操作空間,就算菲律賓在今次爭議下求和,其他攪局的區内國家,尤其是崛起中的勇武越南一定會拿着這一份清楚明確的判詞去挑戰中國所聲稱的邊界,這提高任何區内合作協議可以達成的難度。一來,區内不僅有中菲兩個國家;二來,如此清楚明確且涉及主權問題的判詞讓各國國内的民族主義情緒變得高漲、容易左右國家領導層的決定,讓各國在評估他國下一步策略時常有一些不穩定因素。

所以說是次仲裁將南海這大火藥桶更加捆綁在一起,形成一個戰國之勢,而當今之勢就如強秦壓境,雖然其餘幾國各懷鬼胎,但他們並不如戰國六國般割地求存,反而奮起頑抗,這讓南海火藥桶之名變得更加真實。當然,現在仍沒有即時戰事的可能,但是就如第一次世界大戰般,誰想到在18世紀末的軍事同盟制度竟可在二十年後引發起第一次全球性戰爭,南海局勢已經走上了互相對峙而頗難退讓的局面,如此下去局勢升級僅是時間問題。

廣告

(2)中國説是圍堵、美國説是維持穩定 – 中美亞太博弈

中共奪得政權以來的外交判定大多都離不開一個頗爲重要的圍棋思維。下圍棋的基本概念就是不可被人圍,否則就會失去「氣」,被人提子。在外交之上,我們可以看見中國嘗試將不同國家的行爲用圍棋思維去加以解讀。

大家可以打開地圖,從朝鮮半島看起。最近南韓同意美軍在南韓境内佈置薩德飛彈防禦系統,雷達探測範圍可達中國境内包括北京等地。然後在南韓隔壁的日本,最近的日本參議院選舉,安倍政府所屬的執政聯盟(自民黨加公明黨)大勝,讓修憲派獲得超過2/3的修憲門檻,這讓安倍政府以及右翼勢力有機會修改和平憲法中自衛隊的職能、甚至讓日本正式擁軍,去除右翼認爲的國恥。

從地圖一直向南看,就是臺灣,蔡英文上臺後的臺灣在中國眼中已經和統一走得越來越遠,當然南海仲裁中,臺灣也是輸家,但是如果就因此認爲臺灣會開始向中共靠攏這也未免太想入非非啦,雙方尤其是蔡英文政府正正是因爲打着兩岸不要太過親近的旗號當選總統,所以在此刻背棄如此立場這未免是一大敗筆,相信蔡英文亦是明瞭的。然後再一直向南看,就是立國開始都親美的菲律賓、開始倒向美國的越南、因領土問題、大國壓境對中國猜忌的東盟各國。如此的地緣政治,中國會視之爲一個以美國帶頭的圍堵行動,須知道在中國的統治精英以及民間中,相信「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人不在少數。

在此思維下,中國會更加向俄羅斯靠攏(加之俄羅斯在歐洲、中東,如烏克蘭、敘利亞當地亦受到北約的制衡,所以俄羅斯亦有動力去拉攏中國),中國亦會加速一帶一路的建設、以及再多尋找出孟加拉灣的出海口,確保中國的能源安全,讓中國在戰時不會因南海航道被封鎖以致能源、物質短缺。同樣地,根據以往韓戰或者臺海紛爭歷史,中國亦會因此思維意欲先發制人,震懾對手,阻止他們完成包圍網。

同樣地,美國(口頭上)以維持區域穩定爲由重返亞太、佈置飛彈防禦系統,以此宣告自己仍是地區霸主,如果中國真的想以一個衝突甚至短期戰役以震敵的話,美國很大可能會將其行爲判斷爲對美國區内領導地位的挑戰,甚至解讀爲想將美國勢力趕回夏威夷的行爲,如此的話,大型海戰(陸戰中國勝在人真的很多,美國亦不會如此笨蛋要執行地面攻勢。)在所難免。但是這樣的衝突機會不會在這幾個月内看到,很多時候,就如其他評論所説,中國喜歡在美國新總統上任時測試他/她的底綫,在下年四五月就是最有機會檫槍走火的時候。

(3)對中國内部和香港的啓示

中國固然想看到國内民族主義適當地沸騰起來,請留意,我是用「適當」二字。中國統治階層知道民族主義是一把雙刃刀,適當的高漲情緒能讓國民將視綫和專注力放在國外而不是國内一些問題之上,透過樹立外敵(就算是稻草人)而藉故統一衆人口徑、鞏固國民達致大致團結。然而他們亦意識到如果鼓吹過度、當全民心態準備一戰但是政府因現實考量(如軍備不夠厲害)未能兌現承諾、或者被迫强行兌現但是慘敗之時的後果,他們深明當今政權的合法性在於他們的成果(如這三十年的經濟成果保了中共在位),但是一旦吹大左、讓人失望,這執政地位的合法性就會蕩然無存。說想戰、但又沒信心戰,可在概念上又應該要戰,這才是中國現今統治階層最大的吊詭難題。

回到香港,其實南海紛爭仍是頗爲遙遠的事。但是可説的是在此被圍堵思維之下的特首選戰究竟北京會否覺得以穩定安全爲先,所以讓一些無能但將愛國常常挂在口邊之輩繼續擔任這位子,這我不敢想。除此之外,究竟在戰時香港的解放軍基地會擔任什麽樣的責任,會否成爲一個具攻擊價值的補給基地,這亦是一大需要解答的疑團。

細看南海仲裁的理據其實算是相當豐富,中國將申索的領土範圍劃到了他國門口亦是相當霸道。但是在政治上,尤其是南海各國的紛爭、中美之間在亞太地區的博弈,這仲裁並沒有對此畫上了句號,反而僅是一個開端。我想在十八世紀末期的德國人,怎麽也不會想到當時德國與奧匈帝國和意大利簽訂的三國同盟(Triple Alliance)會在三十年後引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一場戰爭從來都不是忽然憑空出現,南海的局勢現在波譎雲詭而東海形勢同樣更是微妙,各國的每一步都有機會爲這亞洲火藥桶加添壓力,再加之歷史上大多新興勢力在挑戰舊有勢力和規範時都難逃一戰,對於亞太的未來,烏雲仍是在上空徘徊着、陰魂不散。

 


如要看針對裁決的法律評論可看下列文章:

簡述南海爭議》霍旻鍵

除了主權,他們還在南海捍衛海洋生態》周澄

延伸:[大千世界#04] 馬克思主義、民主的缺失與特朗普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