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南海裁決粉碎天朝

2016/7/19 — 10:34

海牙仲裁法庭頒佈裁決,法庭認為中國在南海的主權主張「九段線」,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相違背。

海牙仲裁法庭頒佈裁決,法庭認為中國在南海的主權主張「九段線」,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相違背。

無論從地緣政治、貿易航道、油氣資源、漁業權益、全球外交等角度來看,南海諸島都是兵家之爭之地,堪稱21世紀全球火藥庫。

7月12日,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宣佈菲律賓政府2013年針對中國政府起訴的南海仲裁案裁決。一如所料,菲律賓全面勝訴,中國全面敗訴。質言之,在菲律賓提交的15項仲裁申請中,14項被裁定有管轄權,其餘1項沒有爭議性,菲方全勝。中國始終抗議抵制,缺席程序,拒絕應訴,當然影響不了裁決結果,也阻止不了裁決公佈。

(一)九段線無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凌駕任何國家主張的「歷史性權利」、主權、管轄權,因此中國「九段線」主張沒有國際法理基礎。

廣告

(二)自古論無效:根本沒有證據顯示,歷史上中國對南海水域或其資源擁有排他性控制權。

(三)暗礁而已:南沙群島的美濟礁及仁愛礁等均為「低潮高地」(暗礁,僅在潮退時露出水面),不是島嶼,不符合「潮漲露出海面」及「維持人類居住或經濟生活」的島嶼雙重標準,不能劃定為中國的專屬經濟區及領海,應屬菲律賓專屬經濟區及大陸架範圍。此外,中國在這些地方破壞生態環境、捕魚、騷擾菲國漁民、在美濟礁建設人工島等,完全違法。佔了也是白佔,填了也是白填。

廣告

(四)岩礁而已:黃岩島是「岩礁」,台灣控制的太平島也是「岩礁」(關於這一部分,文末續論),無法「維持人類居住或經濟生活」,因此不是島嶼,不能據之劃定專屬經濟區。這意味著中國和台灣在南沙群島夢寐以求的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利益全盤被否定。反之,菲律賓卻有權在它的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內,使用南沙群島和黃岩島鄰近資源。

由此可見,無論仲裁法院的裁決現實上有無法律執行力,無論仲裁法院有無法律權力決定國家之間的主權爭議問題,身為《公約》成員國,中國政府已經遭遇到自從出現南海爭議以來最嚴重的外交挫敗,始終無法消除在現實外交關係中裁決的實際約束力。

埋單計數,海牙常設仲裁法院認定:中國政府目前實際控制的黃岩島,以及實際控制並擴建的美濟礁、渚碧礁、永暑礁、華陽礁、赤瓜礁、南薰礁、東門礁,全部無權由中國享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架;其中美濟礁、渚碧礁、南薰礁、東門礁更被認定為「低潮高地」,連領海都沒有,其餘則被認定為無法維持人類經濟活動的「岩礁」而已。中國甚麼都沒有。根據裁決,所謂領海、毗連區、專屬經濟區、大陸架,通通煙消雲散。

一、天朝發飆,口出臭蛋

中國拒絕應訴,未待宣判,率先發飆,堅稱「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不執行」,強調中國對南海島嶼及附近海域一直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前國務委員戴秉國提出「廢紙說」,外交部長王毅提出「鬧劇說」,盡顯氣急敗壞。外交部邊海司副司長肖建國更指出:仲裁法院2013年指派的5名仲裁員,負責任命的海事法法庭庭長是日籍的柳井俊二,「很具傾向性」,「完全偏向菲方,喪失了應有的客觀中立」,但卻說不出為何及如何這位日本人就是不中立和偏袒菲律賓,也絕口不提正是因為中國蓄意缺席裁判,以致中國無緣提名自己屬意的部分仲裁員。

判決前夕,亦即7月11日,姓黨的新華社、《環球時報》、《人民日報》知道大勢已去,率先大肆批評有人「抹黑中國的形象」,重申裁決是「一張廢紙」,而且無端批評「美日等國想要利用這張廢紙搞事」,聲稱這是「由美國鼓動操縱、菲律賓挑頭、仲裁庭客觀上予以配合的針對中國的一個『局』」,因此中國不會接受仲裁結果,因為「南海諸島自古以來屬於中國」。黨媒還語帶挑釁:「中國怎能不行動起來,也展示一下自己在南海問題上的『朋友圈』,把美國等灌輸給世界輿論有關仲裁案的荒謬說法放到太陽底下曬一曬,看看到底誰有理,誰得道多助。」難道這是黑幫曬馬嗎?畢竟,中國有「朋友」嗎?有!在中亞,在西伯利亞,在非洲,但不在南海周邊。有何意義?

12日,《人民日報》提出所謂「濫用國際法就是衝擊國際秩序」的奇談怪論。中國認為「仲裁只是濫用國際法,協商才是善用國際法」。引申來說,協商,好;協商不成申請仲裁,不好;繼續協商至天荒地老,好。據此,世界上所有法院和仲裁機構都可以關門大吉。同日,《環球時報》社評還以接近粗言穢語的姿態向全球發飆:「只要我們堅如磐石,挑釁者或者像撞上來的海浪,或者像扔過來的臭雞蛋。中華民族走向全面復興的21世紀,正是讓外部勢力撞一次就頭上起個大包、甚至更慘,從而汲取深刻教訓的時代。」好一副流氓妖氣,自大狂妄,不可一世。

獨夫習近平更加公然發飆,不知收斂。12日,習近平會見外賓,強調南海諸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在任何情況下不受所謂菲律賓南海仲裁案裁決的影響」,「中國不接受任何基於該仲裁裁決的主張和行動」,只有「在尊重歷史事實的基礎上」,才可以「根據國際法,通過談判協商和平解決有關爭議」。

13日,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公開質疑仲裁法院的合法性,指責仲裁法院由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操縱組成」,而仲裁法院5名法官「掙的是菲律賓的錢」,其中4名來自歐洲,餘下那位來自迦納,而且長居歐洲,質疑他們就是「不了解亞洲文化」,「憑甚麼能做出公正的判決」。他還恫嚇:如果中國安全受到威脅,就有權在南海劃定「防空識別區」,更警告如有國家執行裁決,「中國政府也會採取必要的手段阻止他們」。他更斥責菲律賓濫用《公約》,「捏造事實,編造謊言」,表示「這個仲裁案可能會成為國際法史上一個臭名昭著的案例」。

天朝氣急敗壞,習近平集團智力有限,至今依然完全講不出仲裁法院的有效管轄權、裁決的論點和論據究竟有何問題,只是不論重複以下兩大悲咒,喃嘸吟頌:「南海現在是我的,為甚麼?因為它自古以來都是我的」;「你說南海是你的,那麼請你跟我好好談談我這個不能退讓半分的核心利益,你把我告到國際仲裁法院去,就是濫用法律嘛」。其實,一言以即可蔽之:「對我不利者,我堅決反對,管你甚麼道理!」此乃天朝。

二、設規與否,高下立見

南海爭議,歸根結柢,重點就是在於「採用甚麼樣的判斷準則」。

海牙常設仲裁法院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來決定「島礁之辨」(決定是否正確是另一層次的問題)。中國政府卻以「南海自古以來屬於中國」來為自行認定的「牛舌型、春袋型九段U型線內全部島礁」領海主權辯護。

換言之,誰採用的規則有理,誰的主張才可能有理。掌握不了規則,就駕馭不了現實。強國形成規則,四海永矢咸遵,不戰而屈人之兵。暴龍不理成規,也不另訂新規,只知叨叨嚷嚷,徒惹各國嘲笑。

首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畢竟是一套客觀規則。大家可以質疑與批評當中某些條款的合理性,但它們卻是一直存在和適用於包括中國在內所有成員國的準則,不因個別國家主觀好惡而有所分別,即使大如非成員國美國也在尼加拉瓜吃過苦頭。

退萬步而言,如果有些國家全盤反對《公約》,也應自行提出一套合理決定領海、專屬經濟區、大陸架、捕魚權的規則,既適用於自己,也適用於他國,客觀、合理、公平、可行,不得雙重標準或寬嚴不一。如果不提出另一套客觀規則,或者不至少指出目前《公約》的眾多規則或仲裁法院的裁決內容中哪些條款有甚麼問題,以及應該修訂成甚麼內容,從而適用於全世界,那麼就是耍流氓、放嘴炮,文明層次極低。

至於「自古論」和「夢論」等論述,畢竟是某個國家某些當權者的主觀想像和奇特信仰,既跟盤古初開以來的客觀歷史事實嚴重不符,也根本提不出任何客觀的解決爭議規則。確切地說,這些論斷只是狠話、斷言,不是規則、標準。

試想:甲國的「自古以來」和乙國的「自古以來」如有重疊衝突,究竟憑甚麼來決定彼此之間的邊界?如果硬抝甲國的「自古以來」永遠是對的,那就不是理性探討遊戲規則,而是狂妄斷定霸道結果。

再說甚麼「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不執行」、「無可爭辯的主權」、「廢紙」、「鬧劇」、「堅如磐石」、「不怕海浪臭雞蛋」,都是沒有意義的。這些說法所講的不是客觀規則,只是中國夢話,不講道理,猛發爛渣。

問題很簡單:「一國自古以來」這類句型,究竟可以解決世界上國與國之間甚麼樣的領土和領海紛爭?中國不是自古以來擁有北越嗎?羅馬不是自古以來擁有法國南部嗎?英國不是自古以來擁有北美洲嗎?這些是愚人腦殘夢話,不是爭議解決規則。

況且,如果古代某些漢人、唐人、華人某日去過捕魚,或者某個畫家繪畫航海圖、星星、月亮、太陽,就等於中國自古以來對這些東西通通擁有主權,那麼天底下究竟可以有甚麼東西不屬於中國的呢?

「海洋法」客觀,足以成為規則,可受公評。「自古論」主觀,僅屬天朝夢話,高下立判。慶豐天朝,砲粗、嘴臭、腦中空,十足弱智。

三、裁決有效,強權非理

有人說:海牙常設仲裁法院的制裁本身沒有執行機制,裁決只是國際法專家的意見,僅供參考之用。話雖如此,畢竟這次裁決顯然具有深遠的國際政治影響力。這是現實政治問題,跟裁決是否有法律執行力無關。

繼菲律賓之後,越南等國未來絕對可以選擇適當時機,向海牙常設仲裁法院起訴中國,一切照辦,勝算極高。中國不應訴,當然繼續敗訴。下一個,日本,釣魚台及東海利益,中國又不應訴,繼續敗訴。長此下去,眾多鄰國勝訴,手持勝訴判決,團團圍住中國。這真是習近平的噩夢。

類似的政治現實,將會在美國貫徹「重返亞洲」,以及希拉蕊當選總統呼聲極高的這個大背景下,更加明顯。美國重返越南金蘭灣,以及重返菲律賓呂宋島蘇比克灣,建立抗衡中國的實質軍事同盟,已經不是夢話,機會大幅提高。任憑中國民族主義五毛愚民如何叫囂抗議,也改變不了大局。

更重要的是,中國表明自己擁有和壟斷了整個南海,顯然侵犯了全球其他國家的通航核心利益(全球商船年運量過半通過南海、全球海上交通三分之二經過南海、經過南海運往東亞的石油是經過蘇彝士運河的3倍和巴拿馬運河的15倍)及能源核心利益(南海已被證實有70億桶石油蘊藏量,排名世界第二,僅次於沙地阿拉伯,以及估計有900兆立方英尺的天然氣蘊藏量),也是無視今天的客觀現實:中國只佔領12個地塊(不論島礁)、台灣1個(太平島)、越南21個、馬來西亞5個、菲律賓9個。國家之間如要處理爭議,必須依據客觀的國際海洋法規則為之。一國獨霸,已無可能,徒留後患。利益均霑,互相制衡,合作開發,開放航道,方屬正途。
強權不是公理,況且中國從來不是真正的強權。因此,中國根本不敢開戰,只知軍演放炮燒鈔票,另外派遣坦克部隊到俄羅斯演練,裝腔作勢一番,然後再向境外軍火商採購軍火,補充消耗,徒惹恥笑。

另一方面,菲律賓自知自身軍力薄弱,唯有依仗美國,而美國只想維持和平均勢而不想開戰,希望馬放南山。觀乎菲律賓新任總統杜特爾特及新任外交部長雅賽的態度,目前均比較軟弱,既有貿易利益的考量,也有美國立場的顧慮。

因此,識者大多認為:南海仲裁裁決對南海局勢及中菲關係都不會有明顯的影響。的確,這種格局不會大變。但是,南海仲裁裁決已為正邪定分界。從今以後,中國如欲繼續填海造地、開發資源、干擾通航、妨礙捕魚,縱使未必剎停,必將更有忌諱,而菲律賓及越南等國,必將更能挺直腰桿,理直氣壯,言而有據:「你有強權,我有公理,你如硬要化強權為公理,我背後的美國超級強權必定痛宰你。」中國自以為是強權,但卻不是超強,而且公理不在中國,只好紋風不動,嗷嗷大叫,欺騙愚民。

最後,談談台灣的太平島。需知道,縱使《公約》規定合情合理,但是如何解釋條文、明辨事實、適用法律、得出結論,依然是可受評論的議題。

太平島面積0.51平方公里,由台灣佔領及管轄至今接近70年,有淡水井、蓄水池、發電機、燈塔、醫院、海水淡化廠、氣象觀測站、雷達設備、觀音堂、郵局、機場、戶政、國碑,而且約有200位官兵醫護居住。豈是「岩礁」?太平島是島。仲裁法院的認定顯然錯誤。

台灣政府及人民大可以「從來未被通知或被允許應訴」的「程序不公義」為由,不承認及不接受仲裁法院對太平島性質的誤判,但卻應該贊同仲裁法院的地位,並且同意南海諸國對太平島及其專屬經濟區以外的範圍,利益均霑、互相制衡、合作開發、開放航道,亦即不再堅持「十一段線」的失實幻想,表明台灣不會跟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站在同一陣線或採取同一立場,並且反對中國試圖利用太平島性質的仲裁認定來把台灣綁在中國這根恥辱柱上。原因很簡單:台灣的政治領袖不是習近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