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印度旱災 大量人口湧到城市

2016/5/3 — 16:06

印度不少城市陷入缺水狀態。(BBC 新聞片段截圖)

印度不少城市陷入缺水狀態。(BBC 新聞片段截圖)

Termi和Chinna兩兄妹在安得(Andhra)小鎮長大,因為小鎮旱災,媽媽帶同兩個孩子經過十天的路程,抵達孟買摩提訥格爾貧民窟。因為他們只會説泰盧固(Telegua) 自己出生地的方言,而當地的人均説印度語和馬拉地語,所以他們在這裡的生活除了貧窮無助,生活還有被孤立的壓迫感。

跟其他貧民窟的人一樣,他們租了一個約四千盧比($466港幣)的小房子。Chinna經常也想念她家鄉的朋友。

孩子經常問父母我在甚麼時候才能回校上課,在這裡我們也是沒有水可以喝!

廣告

再也庫馬里人 (Kummaris) 是稻田的農夫。水稻對農耕非常重要。生產一公斤的稻米耗水量約2千5百公升,再也庫馬里的農夫每年收割兩次,但旱災使他們遭受了巨大的經濟損失。村內全面缺水,因為農夫沒有選擇,紛紛逃亡到孟買。

今年印度的旱災影響3億3千萬人囗。根據政府公佈數據,約15%的國內生產總值來自農業,13億人口中有68%為農民。由於沒有水灌溉,旱情對農民來説是毀滅性的傷害。數以百計的家庭,不得不離開他們的土地,尋找水源。

廣告

極端惡劣的天氣與氣候變化成為印度的普遍現象。去年,在印度東部的城市孟加拉-欽奈(Chennai), 數百人因洪水喪失性命,無數家園被毁。

印度的西面馬哈拉施特拉(Maharashtra),是受災最嚴重的其中一個區域,九百萬農民均缺水或管道接收不到水源。自今年以來,至少有216位農民於該州自殺身亡。

當地政府應變措施緩慢,當事態發生至無可挽救的地步,政府才把數千公升的食水運送到災區。那裡河流乾涸,大壩僅存約3%供水。而許多其他受旱地區仍然等待救援。

本年印度政府撥款13億美元  作農耕保險計劃的開支,卻只有19%農民參予。數星期前,總理莫迪於印度東部城鎮阿薩姆爭取選票時說:「我們正致力推動一個龐大的計劃支持農民,我們需要一個永遠的方法去解決旱災問題。」

整個印度,多所村落的學校都已關閉。於一些區域,醫生因沒有水在手術後洗手,把手術推遲。由於沒有收割也沒有水,村民都湧向城市,因為他們想這裡應該有水延續他們的性命。

旱災導致逃離災害的國內難民喪失家園,他們走到城市,睡在建築工地丶人行道和公園長椅作為他們的臨時避難所。村民沒有工作,沒有收入,許多被迫在街上乞討。

孟買的官方表示:「我們要提供糧食丶住所和就業機會給這些來自不同省份的農民。村民成為我們的沉重負擔。」

來自庫馬里斯的一個農民Jaya對採訪者説:「我們比較幸運,我的丈夫找到一份兼職司機的工作,但我們夫妻二人仍然負擔不起房租,現在儲蓄已所餘無幾。我們在旱災失去所有,就如前兩年,因為旱災,我們的農田完全沒有收成。」

因為食水變得稀有,我們才懂珍惜。在北邊,印度的兩個州分,旁遮普(Punjab)和哈哩納邦州(Haryana),城方政府正在爭取河流的控制權。在哈里亞納邦州便把提供至新德里的水源切斷,直至他們的水源達至平衡。

在孟買,水的供應量比其他地區較好。但這個城市只有唯一富裕的地區擁有24小時供水。但在其餘的貧民窟,每天只限於早上10:30至下午1時才輸送水源。這段時間,所有印度難民便拿着一個二個的容器,擁到管道提取食水。

對於這些被難民,幾筒的食水是他們的福氣。他們拿着重重剩滿水的容器説道:「我們有水,家人可以洗澡,可以煮食,可以飮用做菜。至少我們擁有這些,這是上天給我們的恩賜。」

譯者後記:

看完這篇報導,我想起自己在印度的生活,一筒水,是洗頭和洗澡。無論夏天冬天,也只是一桶冷水。我為自己的幸福感到內疚,為他們不幸中得來的自強和快樂,替他們自豪和光榮。

氣候暖化,導致全球不少偏遠地區,是連記者,專業的拍攝隊伍也無法到場瞭解。他們的生命,他們的價值,是否就會因為我們的不認知,而遭遺忘消失?!我想一個地方的發展是為誰而設?!我想辛勞者的付出,是否僅為物慾者提供便宜和方便?!

資料來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