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印度洋 — 太平洋」戰略(二)美國大西洋理事會觀點

2018/1/27 — 15:25

背景圖片來源:印度國家海事基金會

背景圖片來源:印度國家海事基金會

2007年在論文期刊論文首先應用「印太」概念﹑具印度海軍背景的印度學者Gurpreet S.Khurana,於2017年11月,在印度國家海事基金會(National Maritime Foundation)發表新文章The Indo-Pacific Concept: Retrospect and Prospect,回顧與展望「印太」概念的發展。

文章著重海權的戰略意義﹑對印度崛起的重要性,主張普及「印太」概念之必要,「印太」換言之是海洋概念。Khurana認為,傳統「亞洲」概念,重陸地而輕海洋,而「亞太」概念,又有見木不見林的問題—例如「亞太」概念忽略了馬六甲海峽西邊的印度洋,因而不能整全反映馬六甲海峽航道的戰略意義。在此思路下,Khurana引用另一位研究外交政策的印度學者Raja Mohan的觀點,指中印在印太的三點—即孟加拉灣﹑馬六甲海峽與南中國海—的海權競爭將會加劇;Khurana也援引印度著名戰略家Uday Bhaskar於文章Pacific and Indian Oceans: Relevance for the evolving power structures in Asia的說法,指從全球視野看,印太將會是21世紀世界強權—當中包括美國﹑中國與印度—的戰略要塞。

廣告

抗中意識令印度的戰略思維向美國靠攏。發表於2017年11月﹑有關中印地緣政治矛盾的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報告The Sino-Indian Clash and the New Geopolitics of the Indo-Pacific,能為閱讀美國觀點提供參考—這份報告相當親印抗中。大西洋理事會是美國智庫,成立於二戰後的1961年,與美國政府有政治聯繫—例如在2009年,大西洋理事會前主席James L. Jones辭任,然後出任奧巴馬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之職。有趣的是,2017年7月,中國海航集團加入大西洋理事會,當時香港媒體«東方日報»報導形容,大西洋理事會「在中美關係改善中曾發揮重大作用,是美國甚至全球最具影響力的智庫之一」,「此次加入大西洋理事會,標誌着海航集團在國際舞台上被歐美主流智庫認可,亦代表海航在國際事務上參與度進一步提升」。

報告開段著墨的背景是,中國基於「勿忘國恥」的民族主義意識﹑利用「自古以來」的外交辭令,領土擴張野心愈趨明顯,事實上也對外聲稱佔南中國海百分之九十海域主權。於此背景下,報告認為,總理莫迪時代的印度,更願意與美國加強合作—2017年莫迪訪美,與美方發表共同聲明,譴責北韓導彈試射,被視為印度願意公開挑戰中國的例子。不過報告同時認為,相比中國,印度有兩大弱點:第一,印度經濟發展不及中國—印度的GDP比中國少多於四倍,印度的國防開支也比中國少多於三倍;第二,印度在東南亞的影響力不及中國。報告建議的重點,是應該增強印美關係,從而增強印度制衡中國的能力。

廣告

報告分析了區域基建聯繫,以及海權競逐這兩個範疇的發展趨勢。一方面,中國在印度鄰國開展的基建項目,會加劇中印的領土爭議﹑為印度國家主權帶來壓力,印度因而開展南亞次區經濟合作計畫(SASEC),以應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其中一個SASEC基建項目,是修築印泰緬三邊公路。另一方面,為增強海權,中國日趨重視印度洋,原因有二:第一,印度洋對中國鞏固自身在南中國海的力量具戰略意義,第二,印度洋對中巴經濟走廊也至為重要。由於印度洋也與印度崛起息息相關,印度從兩方面應對中國壓力;第一,與美國﹑日本﹑澳洲三國的聯盟關係在慢慢成形;第二,增強與越南以及日本的經濟與安全合作。

報告末段提出七點建議,當中兩點關於美國對印援助,從而增強印度的軍備與太空監視技術,另外三點有關如何提升印度軍隊戰鬥力與區內影響力—一方面,印度應仿效如以色列一類的國家,增強國防機關與特種部隊的中央協調與指揮力,另一方面,印度也應仿效中國,更積極在鄰國建立據點。

當然,這都只是建議。「印太」概念剛被美國總統重提,意味這個概念會如何被演繹,仍然處於規劃與醞釀階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