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印度洋 — 太平洋」戰略(六)印度的「印太」融合路線圖

2018/1/31 — 12:12

前文討論了各方如何理解與建構「印太」概念,是時候回到首篇文章末段提到的重點:如何提高印度在「印太」的戰略角色。

2017年11月美國總統提出「印太」概念之後,Forbes隨即刊登評論Want A 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Get India Into APEC,指出在「亞太」概念之下,印度被邊緣化的尷尬問題。作者Alyssa Ayres是美國最具影響力外交政策智庫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研究員,同年10月曾在 Foreign Affairs發表文章Will India Start Acting Like a Global Power? New Delhi’s New Role。Ayres在Forbes文章的觀點簡單直接:印度現今作為亞洲第三大經濟體﹑全球第七大經濟體,在印度提出申請加入超過20年後,仍然將印度拒之於沒有法律約束力的經貿對話平台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會議(APEC)門外,是說不過去。若然美國想制衡中國崛起的影響力—特別是當美國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熱情轉淡,支持印度加入APEC,便是「印太」戰略方便快捷的第一步。

廣告

同年9月,澳洲智庫Perth USAsia Center也發表報告Realising the Indo-Pacific: Tasks for India's Regional Integration,嘗試拋出提高印度在「印太」戰略角色的路線圖。Perth USAsia Center在2012年成立,當時時任美國國務卿希拉莉出席了開幕典禮並致辭,這多少反映智庫的國家級地位。智庫的目標,旨在拉近澳洲﹑美國與亞洲的距離;前文提過,美澳印日四國聯盟基礎似乎不穩固,於此背境,這份報告也為閱讀澳洲「印太」思維提供了補充材料。

這份報告的特點,是回顧多於前瞻。不過報告內容,有五點值得一提:

廣告

第一,報告談「印太」概念之必要的引言部份,將印尼崛起視為印度洋新發展趨勢,沒有如一般輿論只將焦點放在印度;

第二,報告梳理的印度與美中關係簡史,反映印度的外交政策思路,著重強調勢力平衡﹑與各方保持一定距離﹑處處留有回旋空間。例如在2012年,印度著名學者撰寫﹑國家安全官員有份參與的外交政策報告Non-Alignment 2.0: A Foreign and Strategic Policy for India in the 21st Century,便主張即使面對中國競爭壓力,印度亦應視美國為「朋友」而非「盟友」(原文: Both India and the US m-y be better served by being friends rather than allies)。又例如澳印關係,即使印度在2017年為免中國不滿而拒絕澳洲參與「馬拉巴爾」聯合軍事演練(Malabar exercises),但在2014年,同年當選成為總理的莫迪,是28年來首位到訪澳洲的印度總理,且在2015年,兩國於孟加拉灣開展了每兩年舉行一次的聯合海軍演練;

第三,近年印度更為重視海洋,其中一個例子,是2015年印度海軍戰略重點,變為保衛(secure)海洋,有別於2007年的利用(use)海洋戰略方針;

笑四,這與第一點相關—印尼與印度關係,值得留意。印度在東盟各國之中,相對處於邊緣。以2015年數據計,澳洲﹑新加坡以及中國與「東盟+6」的貿易額,比印度高二至近十倍。在東盟之中,印尼是印度最重要的貿易伙伴,而且兩國的關係,更從經濟延伸至國防層面,當中原因分別在於印尼的海洋戰略意識,以及橫跨印度洋與太平洋的地理位置。2014年,印尼總統佐科提出「全球海洋支點」論(Global Maritime Fulcrum),強調印尼的海洋文化、海上糧食主權、海洋基礎設施、海上連繫和海上防禦力量,與印度同樣愈趨重視海洋;

第五,這是報告前瞻部份較為突出的一點—中國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能成為印度加強與亞洲聯繫的平台,報告提出的其中兩點原因為:第一,不論是APEC還是TPP,都將印度排拒於外,RCEP則不然;第二,RCEP草議內容對展中國家較為有利。

不論如何,各種「印太」想像較為清晰的一點,是敵友關係並非非黑即白。在2017年4月,媒體便報導,印度在考慮退出RCEP,「RCEP一旦失去印度,其重要性將會大打折扣,由中國主導制定區域性貿易規則的可能性也會大大降低」—美國之音報導如是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