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印度洋 — 太平洋」戰略(四)澳洲觀點

2018/1/29 — 13:54

澳洲總理 Malcolm Turnbull、印度總理 Narendra Modi

澳洲總理 Malcolm Turnbull、印度總理 Narendra Modi

2014年另一篇討論「印太」概念的學術論文,是Rory Medcalf發表於Australi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In defence of the Indo-Pacific: Australia's new strategic map,談的主要是在世界之中率先以官方形式明確確認「印太」概念的2013年澳洲國防白皮書。Rory Medcalf是澳洲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國際安全項目主管,也是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研究員。

這篇論文有兩個重點:第一,建構「印太」概念的必要與價值;第二,提出「印太」概念的2013年澳洲國防白皮書的影響﹑後續發展。

廣告

建構「印太」概念的戰略價值,在於印度洋與太平洋的環球經濟價值—關於這一點,Rory Medcalf在2015年文章Reimagining Asia: From Asia-Pacific to Indo-Pacific寫得更具體。印度洋與太平洋是全球貿易重要航道,全球有三分之二原油與三分之一貨櫃運輸,都需經過兩洋;不論是中國﹑日本還是韓國,三國八至九成原油都需從非洲或中東經印度洋運輸。這種經貿聯繫反映建構「印太」概念之必要—東亞與南亞不應被視為隔絕的區域。

Medcalf認同,「印太」概念有其局限,東亞與南亞有各自分隔的地緣政治問題—中日的東海紛爭﹑兩岸海峽問題﹑印巴競爭等都是例子。但「印太」概念的局限,並不足以否定其存在價值,Medcalf列舉兩點說明:第一,南中國海並非只是東亞乃至東南亞的問題,這更關乎全球國際秩序倚重強權還是法規的問題,南亞國家﹑澳洲﹑美國甚至歐洲等國因而也會關注南海問題,這種說法增加了建構跨地域概念的需要與可行性;第二,即使「印太」概念引來質疑,但異議者的重點,都只是圍繞這個「印太」概念應否以美國為中心﹑排拒中國的意識建構,而非徹底否定其存價值。按Medcalf觀點,有別於20世紀初提出「印太」概念的德國地緣政治學者Karl Haushofer的想法 ,今天的「印太」概念有著不同意涵—作為英國地緣政治學者Halford J. Mackinder「心臟地帶」理論信徒,Haushofer 1924的年著作 Geopolitics of the Pacific Ocean 將全球分成四大利益圈,「印太」是其中之一,每個利益圈都有一個區域強權主導;近百年後今天的「印太」概念,其區內外分隔與零和競爭意識色彩,已比Haushofer構想淡薄。

廣告

對Medcalf而言,建構「印太」概念對澳洲的好處是:作為澳洲經貿伙伴的中日印等亞洲國家,其經濟基礎都離不開印度洋航道,建構「印太」概念因而能夠方便澳洲增加自身在印度洋事務的角色,這符合澳洲國家利益。

不過,2013年澳洲國防白皮書確認「印太」概念,其外交意義大於國防意義。白皮書發佈之時,澳洲政府在計劃縮減國防開支。而在2014年,澳洲國防外交的「印太」轉向便頗為明顯:該年,澳洲出任印度洋海軍論壇(Indian Ocean Naval Symposium)與環印度洋區域合作聯盟(Indian Ocean Rim Association)主席國。同年,澳洲也有協調中美日物資,於印度洋進行馬來西亞航空M730搜索行動。澳洲同時亦加強與印度﹑印尼的國防聯繫。

2017年澳洲外交政策白皮書,反映澳洲的「印太」戰略傾向以美國為中心﹑制衡中國;美印澳日四國相互靠攏,自是這種思路的產物。但這四國關係不無變數—2017年5月,印度為免中國不滿,拒絕澳洲參與於東海﹑南中國海與印度洋舉行﹑美國與印度始自1992年﹑日本於2014年加入的「馬拉巴爾」聯合軍事演練(Malabar exercises)。中國因素會如何影響「印太」的合縱連橫,似乎仍存懸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