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參觀烏克蘭大飢荒(1932 - 33)紀念館後記

2018/3/16 — 13:09

紀念館入口

紀念館入口

【文:林鈞浩】

去年12月在烏克蘭遊歷後,對當地最深刻的印象除了是烏克蘭人參與政治的熱情外,就是該國(當時為蘇聯加盟共和國)1932-33年發生的烏克蘭大飢荒(Holodomor)。

入口前的雕像

入口前的雕像

廣告

要了解烏克蘭民族歷史中這黑暗的一頁,可以去烏克蘭首都基輔的紀念館Holodomor Victims Memorial。首先門前那黑色女孩雕塑,就值得駐足沉思。她是一個紮著雙辮子,骨瘦如柴的女孩,手上拿著幾根麥穗,貼在胸前,表情痛苦。這裡其實有一個故事。1932年大飢荒發生之時,蘇聯史太林政府立法通過Victims MemorialLaw of Spikelets,禁止偷竊集體農場收集的農作物。根據大飢荒倖存者的口述,某次有兩個婦女撿到路邊幾串已經凍壞發黑的麥穗,被當局發現後,重判到西伯利亞勞改十年。因此,紀念館門前小女孩手中拿著麥穗,其實就是一種「罪行」,然而她亦流露出物質匱乏下對糧食的珍惜。神態凄涼。

廣告

1933年6月飢荒死亡人數高峰

1933年6月飢荒死亡人數高峰

紀念館面積不大,展品亦不算多。場內屏幕播放倖存者的訪問,展品中有受難者的名冊,場中央設有一個用燭光點綴的紀念碑,相當震撼和感人。根據紀念館的介紹,蘇聯政府在1928年開始農業改革:強制將農村土地收歸國有、生產集體化、充公較富裕農民的財產、流放農民到西伯利亞開墾新地。當中最致命的,可以說是將糧食收歸國有的政策。部份地方的生產目標是「不可能的任務」,那其實就等於將每家每戶的糧食收得乾乾淨淨。如果生產量不達標,則以充公牲畜作為懲罰。

館中央的紀念碑

館中央的紀念碑

1932年春天,烏克蘭最少有10萬人死於飢餓。而同年12月,蘇聯政府更開始限制農村居民離開所屬公社,意即不准飢餓的烏克蘭人逃難家園、或到其他地方尋找糧食。根據紀念館的統計,1933年6月時飢荒共導致450萬人死亡(當中嬰兒佔60萬),佔全烏克蘭人口約25%。展覽中有針對1933年6月死亡率最高峰時的數字:每天34,560人死亡、即每小時1,440人、每分鐘24人遇難。

縱然當時蘇聯政權一直否認大飢荒的出現,烏克蘭人民卻是認為大飢荒的確發生,而且是蘇聯政府透過「製造飢餓」來打擊消滅烏克蘭民族,是構成「種族滅絕」(Genocide)。2006年烏克蘭國會立法承認大飢荒是對烏克蘭民族的「種族滅絕」,而一些學者亦支持此觀點。其中最有趣的是首次使用Genocide這詞語的法律學者Raphael Lemkin (拉斐爾·萊姆金)亦視烏克蘭大飢荒為蘇聯政府對烏克蘭民族「種族滅絕」的例證之一。

館內播放倖存者回憶

館內播放倖存者回憶

辜勿論烏克蘭大飢荒是否「種族滅絕」,從紀念館陳列出來的照片、倖存者的紀錄、以及當時外國媒體報導來看,飢荒的確發生,奪去無數寶貴的生命。這場飢荒是烏克蘭人歷史中黑暗的一頁。這亦是蘇聯以共產主義作為國家發展意識形態一次巨大的實驗失敗。我們在烏克蘭兩周,學習到烏克蘭人曾經面對這樣悲慘的歷史後,實在為他們今天能夠獨立並自由地生活時,感到驕傲。大飢荒紀念館入口的女孩雕像,表情雖凄涼可憐,但同時卻反映了烏克蘭民族的堅韌。倖存者透過活著,表達出他們對黑暗命運及欺壓者的不妥協。這是人性和民族性在苦難中千錘百鍊的高貴,讓人敬佩感動。

 

2018年3月13日

作者簡介:全球公民。戰後重建工作碩士畢業。十多年來從事國際人道救援工作。2017年暫離職場,與太太用半年時間遊歷了十數個歐亞國家,實現了求學階段其一夢想。現正整裝待發,希望為世界貢獻更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