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人類的刑訊 反常識的狡辯

2016/6/24 — 12:45

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他在一個斗室內與監控他的人相處了大半年。

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他在一個斗室內與監控他的人相處了大半年。

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說,返港後最觸動他的一刻,是他閱報時發現,香港曾經有六千人上街為他被大陸當局拘禁而發聲。

不難理解,他突如其來的感觸,是過去八個月拘禁生涯所致。其實他失去的自由,又豈止行動的自由?由過境後被帶往寧波監視居住的五個月,他無法接觸家人、朋友、律師,早已長期斷絕了一切社會關係和日常生活。

與香港隔絕之後,他被迫放下了過去的一切,再沒有身份和往歷,也沒有法律的權利和保護,只剩下無依無靠的自己,去面對身份不明及可盡情操弄以致折磨他的一群強力部門幹部。他只是被審問的對象、被處置的疑犯、被利用的棋子。他不知道會被扣留多久,更不知會受到什麼懲處,只知道自己已失去自由甚至自由的意志,由現在到未來的一切都得由國家權力發落。

廣告

到了這個地步,林榮基被剝奪了過去,被剝奪了未來,也被剝奪了自我。除了回答審問之外,他連跟別人說話的機會也沒有,更不用說暢所欲言,講出自己的心底話。在他想像之中,他已經由香港人間蒸發,日後的生活和安全,更是不能自主,俯仰由人。他由林榮基變成什麼也不是,也逐漸失去了自我,成為中國大陸的一粒浮塵。只要他深深感到無法掙脫這種命運,林榮基已被摧毁,成為了國家機器馴化了的專政對象。

幸好他還未至於完全失去生活的感觸,才能走出近乎被催眠那樣的自我奴役心態。回到香港,他再感到自己的自由自在,在閱報之中,他更發覺自己雖然在港人間蒸發,卻沒有被遺忘,更有六千人為他上街發聲。他是港人在乎的寶貴生命,不是可有可無的一粒浮塵。他不但要活下去,更要奪回自己的自由,做個性完整的林榮基。

廣告

由林榮基自我的失而復得,既看到自由的可貴,也看到專政的橫蠻。專政者的目的不但是剝奪你的行動自由,更要拿走你的心志,把你的自我磨平,然後就可以完全馴服你。國家機器可以不擇手段毁掉一個人,極盡精神虐待的能事,為的只是辦理一件未審先判的案件。不要說法治,什麼以法治國,不外是一場極不美麗的誤會。

難得建制派中人還努力死撐,不惜犧牲常識,讓人看到自己對黨對國的忠義。有說林榮基的故事只是“一面之詞”,真假難辨,保安局表示沒有證據顯示有人跨境執法,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亦做回原本的角色,鄭重表示這些故事沒有根據(unfounded)。

他們不關心林榮基的死活也就算了,竟然罔顧一些不爭的事實,確是匪夷所思。事實是,林榮基由深圳被帶到1400公里以外的寧波單獨囚禁五個月,不准見家人和律師,不得跟外界接觸,單獨面對龐大的國家機器,在沒有司法獨立的國度,只能接受不能抗拒一切被安排的命運。我們必須從他那種近乎絕望和放棄、無奈和無力的狀態,去理解這位受害人所受到的反人類對待。

建制中人可以不同意,但請拿出實證,否定他確曾被人抓到老遠拘禁,孤立無援,也請他們拿出憑據,證明他有律師陪同,並且整個過程強力部門都符合《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而不是用他在非法拘禁期間所寫的認罪書等等文件,為目無法紀的行為遮羞。這樣做,除了再一次證明了國家機器違法,什麼也沒有證明得到。

今年是英國制訂《大憲章》 801周年。人家八個世紀以前以憲章形式限定皇權、保障公民自由,我們今天還以陳夢吉和方唐鏡的方法去證明國家執法無誤,實在是荒天下之大謬。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