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古巴的夏灣拿︰留得住的花樣年華(下)— 革命前後

2018/5/27 — 11:20

「Cuba Libre!古巴自由!」外牆上常塗上的革命標語。

「Cuba Libre!古巴自由!」外牆上常塗上的革命標語。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自1959年古巴革命成功後,美國嘗盡一切辦法,剷除墨西哥灣對岸這顆小小眼中釘,怎料古巴民族團結,生命力強,即使90年代失去蘇聯及東歐的貿易依靠,古巴的共產主義政府仍沒倒台。2015年,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訪問夏灣拿,打開封閉近60年的對話大門,開放民間溝通,准許美國人探訪古巴,減少制裁行動。以為兩國關係從此漸入佳境,怎料2017年特朗普上台後,古美關係又退步如昔。

兩國敵對多年,又有誰記得,夏灣拿市中心區的城市格局,是美國掌控時期的成果。無論是城市擴張規模或是建築物數量,夏灣拿在20世紀前期的建設,比西班牙的殖民時期都更多更大。夏灣拿的古董標記──老爺房車,全是30至50年代從美國引進,現仍在大街上奔馳,。

廣告

古巴曾愛美國,甚至以她為榜樣;美國也很愛古巴,甚至想據為己有。兩國交纏的愛恨,其實早於18世紀開始。美國1776年成為新世界第一個獨立國家,爭取自由及獨立自主的形象,鼓動拉美各國的獨立思潮。19世紀初,夏灣拿開放自由貿易政策,愛糖的美國人購入大量蔗糖,慢慢成為古巴主要的買家。時任美國總統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計劃把古巴併入美國版圖之內。正值古巴獨立思潮暗湧,反西情緒高漲,美國蠢蠢欲動,伺機從西班牙手中搶走這個島國。1868年至1896年的兩次獨立戰爭,古巴經濟轉差,美國人乘機趁低吸納,購入大量夏灣拿的資產及土地。美西戰爭前,古巴的出口逾八成運到美國。結果,19世紀末,美國不但軍事佔領古巴,亦控制其經濟命脈。

國際大都會,美國後花園

廣告

1902年美國承認古巴獨立,古巴被迫租借關塔那摩灣(Guatanamo Bay),並把軍事控制權交給美國。實際上,古巴不但沒有獨立,其政治及經濟上全被控制,淪為美國「殖民地」。美國為鞏固自己的利益,背後扶植古巴的獨裁者。20世紀初,世界糖價急升,古巴更富起來,夏灣拿發展為全拉美中最富有及漂亮的城市,只有阿根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可與她分庭抗禮。當時,古巴有十分之一土地為美國人所擁有,美國開始投入大量建設,城市及建築設計告別歐洲思潮,趨向美國化。

Malecon美國建造防波堤壩,設計成一條寬闊的海濱長廊。

Malecon美國建造防波堤壩,設計成一條寬闊的海濱長廊。

堤岸大道Malecon

夏灣拿位處於墨西哥灣海峽,在夏天經常受加勒比地區的颶風影響,沿岸海水被捲入城,氾濫成災。夏灣拿在海旁留下沒有設計的石灘作緩衝帶,切斷城市與海濱的關係。1901年,美國的工程師在沿岸用巨石築起防波堤壩,抵擋海水入侵,稱為堤岸大道Malecon,是美國帶給夏灣拿的第一個功績。

堤岸大道由舊城的北端開始修建,最初只有普拉多大道(Prado)附近的半公里,其後美國花了約50年時間向西擴建,延伸至華達都(Vedado)的河口,長達八公里。堤岸大道不僅是護城堤壩,也是寬闊的海濱長廊,連接城市與海岸。雖然長廊沒有任何設施,一般市民都喜愛在這裡流連,至今仍是市內主要的公共空間。30年代開始,長廊旁加入行車路,Malecon漸變成連接城東西的主幹道。

海濱長廊變身情人約會的浪漫地方

海濱長廊變身情人約會的浪漫地方

日落時份,我沿著大堤岸走,一旁是19世紀的新古典式柱廊老宅,另一邊是洶湧的夏灣拿灣。夕陽全掉入海平線後,市內微弱燈光點綴著晚霞,伴隨著拍浪聲,海濱長廊變身成情人約會的浪漫地方。入夜後,有些與家人飯後踱步,有些踏單車或慢跑,老頭子站在石牆上垂釣,年輕人三五成群飲酒聊天,小子獨自聽海靜思,雛妓向單身遊客招手……恰好砌成一張夏灣拿的生活拼圖,充滿本土氣息。

堤岸大道一旁是19世紀的新古典式柱廊老宅

堤岸大道一旁是19世紀的新古典式柱廊老宅

城市發展失控

經歷19世紀的急速擴張,夏灣拿在城市發展失控,外來人口不斷湧入,在城郊地區斷續發展新地皮,在沒有整體規劃的監管下,形成很多局部設計的格網街區。共和國成立初期,政府只顧展現新國家的特色,關注首都夏灣拿所表示的城市形象,並沒有實際為城市規劃藍圖,忽視城市問題。結果,夏灣拿城市的傳統特色──公私混合空間──也漸漸於新區消失。中產及富有階層只顧炫富而亂建豪宅,忽略新建築與舊城的關係,造成新區的建築風格混亂,體量大小不一。

 

1917年的古巴電車路線圖, By Internet Archive Book Images [No restrictions], via Wikimedia Commons

1917年的古巴電車路線圖, By Internet Archive Book Images [No restrictions], via Wikimedia Commons

美國引入鋼筋水泥

古巴獨立初期,夏灣拿有大批西班牙加利利地區的移民,住在Teatro Tacon周圍。他們買下劇院,本想改建成加利利文化中心,但最後保留原劇院,並在四周加建,終於1915年夏灣拿大劇院正式落成,成為市內的文化地標,是夏灣拿最重要的表演場所。

夏灣拿大劇院(Gran Teatro de la Habana )

夏灣拿大劇院(Gran Teatro de la Habana )

大劇院以新巴洛克式(Neo-Baroque)設計立面,四角各有一精美的塔樓,米黃的外牆上掛著整齊的半圓露台,屋頂下的壁帶有豐富的石像點綴,並用大量弧形花紋作裝飾。內部的設計更是華麗,入口大堂的流線型雲石長梯,圓型柱廊上突出的大理石像,大舞台上的木刻裝飾及天花,都令人嘆為觀止。大劇院無論內外設計都美輪美奐,配合豪華及優雅的文化形象,不少世界知名的音樂家、演員、舞蹈家都曾慕名而來表演。現在大劇院是古巴國立芭蕾舞團的基地。

美式建築設計思維破壞原有脈絡

1921年的夏灣拿地圖。城中心區及華達都大致成形,但仍未連接起來,城市發展是各區自,缺乏整體性。
Rand McNally and Company.  "The Rand-McNally map of the city of Havana showing suburbs, parks, forts, and principal buildings."  Map.  1921.  Norman B. Leventhal Map Center,  https://collections.leventhalmap.org/search/commonwealth:4m90fk30s (accessed May 23, 2018).

1921年的夏灣拿地圖。城中心區及華達都大致成形,但仍未連接起來,城市發展是各區自,缺乏整體性。
Rand McNally and Company. "The Rand-McNally map of the city of Havana showing suburbs, parks, forts, and principal buildings." Map. 1921. Norman B. Leventhal Map Center, https://collections.leventhalmap.org/search/commonwealth:4m90fk30s (accessed May 23, 2018).

一戰後國際糖價下跌,20年代古巴產糖過剩,但夏灣拿仍然富有,電車系統已貫穿全城,家用汽車大量引入市內,城市的範圍更向外不斷擴大。中產財富膨脹,紛紛買車亦到城西的低密度地區置業,華達都才真正發展起來。華達都的設計更為美國化,花園大道要迎接汽車及電車的新時代,洋房別墅配備大車房。華達都西面繼續發展,夏灣拿沿海陸續出現中產新區Miramar及La Playa等,都是以美式城市的設計藍本倒模。

當時夏灣拿的建築設計,多數由美國建築師,或在美深造的古巴建築師主理,他們只會運用美國的建築設計方式,忘記保留當地傳統,破壞城市原有的整體觀感。結果,新型摩登大樓夾雜在舊殖民地建築,撕破了舊夏灣拿的天際線。20多年過去,土地及物業炒賣令新區不斷膨脹,夏灣拿被迫變成大都會。

 

夏灣拿的舊城區是拉美最大的歷史城區,近八成建築已損壞,等待修復。

夏灣拿的舊城區是拉美最大的歷史城區,近八成建築已損壞,等待修復。

新的城市核心

1926年,法國的園境設計師桑克德 (Jean Claude Forestier) 為夏灣拿制定新城計劃。他提出透過城市景觀設計,利用公共空間及花園大道,把市內地標連結起來,構成新的視覺紀念軸。可惜計劃沒有完全實行,但其中創建新的政府行政核心部份,於30年代慢慢進行。

桑克德提議把城市的新核心建在城西南處一小山上,模仿巴黎城市的放射式設計,向城中的主要區域放射交通流線,從而連接新舊各區。而這個規劃在滿鋪格網的夏灣拿難以完全實行,新城核心只局部放射至華達都及城中心區的主幹道。而新核心是長帶佈局,南面的小山後建有新的政府總部,中央有一長形廣場名為公民廣場(Plaza Civica),四周是50年代才落成的現代主義建築物,包括國立圖書館,國家大劇院及各政府主要部門的總部大樓。雖然是新的中心,但公民廣場距離傳統生活區較遠,與周邊新建小區分離,建築物又自成一格,只有極權統治的味道,並不親民。結果,至20世紀中期,夏灣拿都沒有一個真正的城市總體規劃藍圖。

美式COPY CAT建築 1-國會大樓

國會大樓El Capitolio是最能代表夏灣拿的標記。

國會大樓El Capitolio是最能代表夏灣拿的標記。

1929年的經濟大衰退,令古巴糖業大受打擊,經濟受重創。為穩定民心,夏灣拿的大白象工程如期進行,並在城中心區建成代表共和國的標誌建築物──國會大樓El Capitolio。雖然當年曾赴美留學的古巴建築師Eugenio Rayneri Piedra聲稱大樓設計靈感源自巴黎的先賢祠 (Pantheon),但大部份人都認為它是華盛頓白宮的縮小版。同是以新古典及新藝術風格(Art Noveau)設計,設有大理石圓拱頂加上石砌外牆,國會大樓內部也是金雕玉砌,雲石柱廊配上豪裝天花,空間感強烈。入口大堂中心放置高15米的共和國女神銅像,是世界第三大的室內人像,極盡浮誇。國會大樓的豪華設計完全向大美國主義致敬,諷刺地放在夏灣拿最中心處,彷如宣示美國的主權。

 

國會大樓El Capitolio前,是已被淘汰的駱駝巴士。

國會大樓El Capitolio前,是已被淘汰的駱駝巴士。

美式COPY CAT建築 2-古巴國家酒店 (Hotel Nacional de Cuba)

30年代的古巴,開始大力發展旅遊業,而夏灣拿亦成為美國遊客的新寵兒。為吸引更多遊客,華達都開始興建大型酒店,賭場及夜總會也紛紛在中心區La Rampa一帶落成。

古巴國家酒店(Hotel Nacional de Cuba)建於1930年。

古巴國家酒店(Hotel Nacional de Cuba)建於1930年。

建於1930年的古巴國家酒店,原址是小丘上一個荒廢的軍事用地,被認為是美國佛羅里達州棕櫚灘Breaker Hotel的縮小版本,八層的大樓以新古典混合Art Deco風格設計,配以摩爾建築元素作裝飾。入口大堂木裝設計古典優雅,30年代的電梯及郵筒仍完好保留。

1933年,美國總統羅斯福的特使在此酒店下榻時,巴蒂斯塔在美國的協助下發動軍事政變,前總統的將領及軍隊近300人走進酒店避難,以為可作掩護,但這班軍人最後被迫投降,酒店釀成慘案現場,牆上佈滿彈孔,酒店被迫停業。從此,古巴進入巴蒂斯塔極權統治的時代。

夏灣拿戲院與現代主義

1954年建成的斜坡戲院(Cine La Rampa)

1954年建成的斜坡戲院(Cine La Rampa)

40至50年代,古巴的現代主義(Modernism)在夏灣拿的城中心區及華達都盛行,當年很多國際知名的建築大師,如Walter Gropius,Mies van der Rohe及 Philip Johnson等都曾來此演講或授課,衝擊建築思維。新的建築語言開始運用於新的建築形式,包括多層的住宅大廈、百貨公司、高層酒店及戲院等。

 

城中心區的美國戲院(Cine America)

城中心區的美國戲院(Cine America)

30年代至革命前夕是夏灣拿電影事業的黃金時代,多達130間戲院落成,比當時的紐約還要多。戲院是新的建築類型,提供舊時代沒有的空間體驗,長跨度內堂與少孔的隔音外殼,需要結合創新的結構與美學,於是以功能為上的現代主義及新派裝飾的Art Deco成為戲院設計的主要風格。1941年,城中心區的美國戲院(Cine America)建成,罕有地把戲院建在多層住宅之內,並採用經典的美式Art Deco風格設計,立面上強調垂直線條的簡約。大大的霓虹招牌現已失修,但AMERICA幾隻字母可見證美國當年對夏灣拿的文化影響。

 

華達都的雅拉戲院(Cine Yara),1945年建成

華達都的雅拉戲院(Cine Yara),1945年建成

華達都貴為新區,在中心地帶La Rampa亦建有幾間戲院,包括1945年建成的雅拉戲院(Cine Yara),毗連雪糕公園及自由酒店,是較多遊客的戲院。它擁有紅色收音機外型,屋頂及外牆微曲,是現代主義的傑作。50年代,古巴成為拉美五大最發展的國家之一,財富懸殊現象加劇,中產階級雖然壯大,但三分之一的人民活於貧窮線以下,民眾憤怒情緒不斷升溫。

1952年,巴蒂斯塔發動軍事政變再次上台,實行獨裁統治,除竊取國庫及把國家出賣給外國資本家外,更解散議會,關閉夏灣拿大學,禁止所有政黨活動和群眾集會。終於,1953年,卡斯特羅 (Fidel Castro)與弟弟勞爾 (Raul Castro) 率革命軍攻擊聖地亞哥蒙卡達兵營 (Barraca Moncada),打開古巴革命的序幕。

華達都向高發展

夏灣拿表面風光,內裡卻腐敗得很,成了毒梟和資本家的天堂。大型豪華酒店需求大增,巨型高層建築物終於在華達都La Rampa一帶出現。要數最巨型的現代建築物,非FOCSA大廈莫屬。這酷似Y型公屋的大廈,是由古巴建築師Ernesto Gómez Sampera設計的商住共用建築物。原來20世紀中期,混凝土建築技術仍未成熟,很難建高於18層,但於1956年落成的FOCSA 大廈,有121米高合共33層,成為當時全世界第二高的混凝土建築物,而且沒有使用天秤,是古巴工程界的大突破,現在仍是古巴最高的混凝土建築物。

1956年落成的FOCSA 大廈

1956年落成的FOCSA 大廈

何塞馬蒂紀念碑在1958年建成

何塞馬蒂紀念碑在1958年建成

1956年,被流放的卡斯特羅在墨西哥與阿根廷醫生哲古華拉(Che Guevara)相遇後,偷偷乘格拉瑪號回古巴,於南部山區開展游擊戰。1958年,革命軍開始佔領各大小城鄉,北上向夏灣拿進發。

見證大時代的希爾頓酒店

夏灣拿希爾頓酒店( Havana Hilton Hotel)於 1958年年底落成,革命後易名為自由酒店(Hotel Havana Libre)。

夏灣拿希爾頓酒店( Havana Hilton Hotel)於 1958年年底落成,革命後易名為自由酒店(Hotel Havana Libre)。

夏灣拿在政治不穩下,政府要粉飾太平,重大的建築工程如常進行,華達都內仍然繼續黃賭毒,美國遊客如常玩樂,新酒店亦相繼落成。在雅拉戲院旁邊,美資擁有的夏灣拿希爾頓酒店(Havana Hilton Hotel)於1958年落成,由美國建築師Welton David Becket 設計,25層高的酒店是當時拉美最高最豪華的,底層平台外牆有當代古巴藝術家Amelia Pelaez 的馬賽克壁畫作裝飾。對巴蒂斯塔而言,希爾頓酒店具有強烈的象徵意義,它站在華達都的正中心,當酒店頂部招牌亮起,代表向全世界展視古巴未來的繁榮,叫資本家放心投資,叫旅客繼續盡情享樂。

1959年元旦,巴蒂斯塔逃離古巴,革命軍大隊隨即進入夏灣拿。古巴革命成功,卡斯特羅開始掌權。希爾頓位於夏灣拿的中心,頂層可看見整個城市,它是美國佔領古巴的最後標記。所以革命成功後,卡斯特羅把臨時大本營設於酒店最高的2324號套房內,並以此作為指揮中心,開國務會議或記招,也會接見外國政要。1960年,卡斯特羅把它易名為自由酒店(Hotel Tryp Havana Libre),寓意從美國中解放出來。

公民廣場變身革命廣場

何塞馬蒂紀念碑對面是內政部大樓和通訊大樓。

何塞馬蒂紀念碑對面是內政部大樓和通訊大樓。

革命成功後,公民廣場改名為革命廣場 (Plaza de la Revolución),成為新政府的政治中心。1957年落成的最高法院變成古巴國務委員會主席的辦公地──革命宮(Palacio de la Revolución),閒人不得內進。古巴各大城市都建有革命廣場,但夏灣拿的革命廣場最具代表性,因為它是革命思想的宣揚基地,是國家的精神場所。

夏灣拿的革命廣場面積達72000平方米,據聞每年五一可容納100萬人,來自古巴各地的共產信徒,聚集於此聽卡斯特羅及其他古巴政要發表演說。廣場亦記錄多個古巴重要的歷史時刻︰1998年教宗保祿二世便在這廣場為信徒講道。卡斯特羅2016年去世時,他的吊唁禮及告別儀式也在此舉行。

 

內政部大樓外牆上掛上用鐵枝勾成的哲古華拉肖像以茲紀念

內政部大樓外牆上掛上用鐵枝勾成的哲古華拉肖像以茲紀念

何塞馬蒂紀念碑對面是內政部大樓和通訊大樓。1965年哲古華拉偷偷離開古巴後,內政部大樓外牆上掛上用鐵枝勾成的哲古華拉肖像以茲紀念,並刻有他的名言「直到最後的勝利」(Hasta la Victoria Siempre),成為夏灣拿重要地標。於2009年,在旁的通訊大樓上添加了革命英雄卡米洛.辛富戈斯(Camillo Cienfuegos)的頭像,令哲古華拉不愁寂寞了。

資源重用,可持續發展

1960年,古巴國有化所有私有資產,包括美國所擁有的40%的甘蔗田、90%礦場和80%的公共事業。美國因而與古巴斷交,並向古巴實施全面制裁,兩國從此交惡。1961年美國CIA派出僱傭兵試圖入侵豬灣卻失敗,古巴導彈危機爆發。當時全球進入美蘇冷戰時代,古巴唯有靠攏蘇聯,宣佈成立共產社會主義政府。

夏灣拿建築地圖

夏灣拿建築地圖

古巴遭美國禁運後,國際船隻不再停泊夏灣拿港口,古巴從此與西方社會隔絶,經濟下滑。共產時期開始,古巴的物資依靠東歐及蘇聯的入口,資源大不如前。由此古巴人重視資源重用,現時夏灣拿最多的商店或是修理店,在大街小巷,各式不同的修理小檔,為市民服務。在缺乏物資的環境下,小至眼鏡鐘錶,大如汽車家電,甚至高科技產品如手機或電腦,當地人都可用二手零件盡力拯救,且成功率甚高。

夏灣拿最多的商店可能是修理店

夏灣拿最多的商店可能是修理店

夏灣拿在革命前引進很多美國房車,革命後遭受美國禁運,沒有新車及原裝零件進口,當地人只好研究修車技術,以自家方法不斷翻修這批30至50年代的美國房車。

當地有個說法,古巴男人都是修車高手,因車子常常突然拋錨,口袋必備士巴拿,坐過古董車的人必感同意。今時今日,夏灣拿擁有美式古董車的數目,是世界之最,款式及顏色之多,使城市變為露天的老爺車博物館。在夏灣拿的大街小巷,都可看到有型的老爺車在馬路上風馳電掣,無論是車身的裝飾,或是車廂內的油錶駄盤,都滲著古典味道。漂亮的開蓬跑車多用作載遊客觀光,其他都是供市民坐的「泥鯭的」。

夏灣拿擁有美式古董車的數目,是世界之最

夏灣拿擁有美式古董車的數目,是世界之最

革命後的夏灣拿城市設計

共產主義下,古巴政府著手推行免費教育和強化醫療及衛生制度,大量培訓醫生,以提供免費醫療。60年代末,古巴雖然是貧窮國家,但其醫療制度及教育水平比很多國家要高。但因資源大量用於社會政策上,夏灣拿的都市規劃繼續失焦。

卡洛斯商場(Plaza Carlos III)是古巴最豪華及最多貨品的商場,但並不要期望可以買到所有貨品。

卡洛斯商場(Plaza Carlos III)是古巴最豪華及最多貨品的商場,但並不要期望可以買到所有貨品。

60及70年代的城市總規劃圖,並不著眼城市設計。古巴政府為國民提供免費房屋,把條件差的貧民窟清走,在城外圍引入大量共產東歐的公共房屋,較快速及便宜地解決住屋問題,但這些新區沒有夏灣拿應有的城市特質,與原有的都市脈絡脫節。

國有化資產後,古巴進行新的土地改革,房屋農田等重新分配,城市空間亦有新的演繹。

革命後的飲食空間

古巴為解決飢餓問題,1962年推出糧食配給制度,令國民能有最基本的食物及日常用品供應。因物資長期短缺,古巴人得到的國家配給,雖只應付生活所需一半,但古巴是目前拉美唯一完全消除飢餓的國家。國營糧油店(Bodega)是革命後才出現的城市空間,平均分佈各大小街區。直到現在,逛國營商店是古巴人的日常習慣,每個古巴家庭月初必會帶同糧油簿到Bodega,以極低的價錢去領取基本食物及日用品。因為大部份由國家補貼,造成古巴政府很重的財政負擔,近年已縮減配給的物資。2011年的經濟改革後,不斷有聲音傳出政府會削減此支出,不再補貼國民,但古巴政府怕引起民怨,遲遲沒有實行。

國營糧油店(Bodega)

國營糧油店(Bodega)

 

卡斯特羅覺得雪糕能令人民快樂,所以他下令要為古巴雪糕尋找配方,大量生產便宜的雪糕。,古巴創造了世上最便宜的雪糕,港幣一元可吃到五個雪糕球。1966年,古巴的國營雪糕店在華達都中心建起Coppelia雪糕公園,以現代主義設計圓形大亭,彷如太空飛船站在森林中,受小朋友歡迎。

華達都中心的Coppelia 雪糕公園

華達都中心的Coppelia 雪糕公園

共產時期的文化生活

除了雪糕,多元的文化生活也可為古巴人帶來快樂。為了對抗資本主義的侵蝕,卡期特羅統治期間,鼓勵古巴人參與藝術及文化活動,滿足精神生活,抵擋物資的誘惑,亦可忘卻國家的經濟問題。共產時代,夏灣拿的本土音樂、舞蹈、戲劇等文化發展繼續,聽古巴音樂和跳Salsa,是古巴人日常生活的重要部份。夏灣拿市內有不少的音樂屋(Casa de la Musica)或文化中心(Casa de la Cultural),為當地人提供免費或平價的娛樂。結果,夏灣拿的藝術音樂不斷發展,整體人民的精神素養提高,強化本土的文化意識。

諾貝爾文學奬得主海明威三分之一的人生在古巴度過,老城區內的La Bodeguita del Medio是他在夏灣拿居住時最愛流連的酒吧。

諾貝爾文學奬得主海明威三分之一的人生在古巴度過,老城區內的La Bodeguita del Medio是他在夏灣拿居住時最愛流連的酒吧。

廣場變成古巴WIFI熱點

古巴沒有連線世界,是地球村的異數。因受制於美國的制裁,加上遲遲沒有對外開放,古巴的上網系統非常落後。目前,古巴的互聯網連接率排美洲最末,只有約16%的古巴人使用。2012年,連接委內瑞拉、古巴和牙買加三國的海底光纜系統投入使用,提高網速及下降成本,但古巴的網路仍未普及化,國內沒有完整的網路基建。直至2015年,政府終於開放了35個Wifi上網點,設於各城市的主要廣場,改變古巴廣場的生態。

在夏灣拿,城內沒有網絡,只有在主要廣場才找到Wifi上網點,所有人需要到當地國營電訊公司Etecsa買一張上網咭,花2CUC(約港幣16元)才可連線一小時。所以對當地人來說,上網是昂貴的活動。

Parque de Fer,夏灣拿城中心區的Wifi熱網點

Parque de Fer,夏灣拿城中心區的Wifi熱網點

我記得2004年到訪古巴時,市內電力不太穩定,夜間常沒街燈,在沒有Wifi的日子,晚間廣場較少當地人流連。不過,2015年重遊夏灣拿時,情況完全改變。晚上在市內一走,若發現廣場是燈光通明,多人駐足的話,那裡必裝有Wifi。我走進熱鬧的Parque de Fer,入口已有人向我兜售貴價的上網咭,也有黑客低價提供Wifi服務。公園內不太擠擁,總會找到個舒服的角落,或站或坐,無論老外或當地人都化身低頭族,把握有限的時間搜尋無盡的網路。當地人愛與海外親友作視像通訊,遊客難得到來上Facebook打咭,不時傳來一陣陣歡笑聲,是一個很愉快的空間。這些廣場是對古巴人尤其重要,是連接外界的窗口。Wifi的開放改寫了城市空間的意義,形成了共產古巴一種獨有的公共場所。

排隊是社會主義一大特色,來到古巴如兌換當地貨幣, 必要到官方指定的CADECA,古巴是採用雙幣系統(Dual Currency),分為可兌換披索 Convertible Pesos(CUC)及本地披索Moneda Nacional(M.N.)or Cuban Peso(CUP)

排隊是社會主義一大特色,來到古巴如兌換當地貨幣, 必要到官方指定的CADECA,古巴是採用雙幣系統(Dual Currency),分為可兌換披索 Convertible Pesos(CUC)及本地披索Moneda Nacional(M.N.)or Cuban Peso(CUP)

普拉多大道變成二手房屋市場

1966年,美國推出古巴調適法,任何到達美國且居住滿一年的古巴移民,可以獲得永久居留權。2011年,勞爾推行一系列經濟改革措施,古巴人重新擁有私有房屋,可進行物業買賣。不過,夏灣拿沒有地產公司,每逢週末居民便會聚集在普拉多大道的北端,自製紙牌向途人兜售物業,形成一個流動人肉二手物業市場。近年很多當地人因擔心古巴與美國復交,可能會失去美國對古巴調適法的「優惠」,紛紛想賣屋出走,以圓其美國夢。雖然一間位於夏灣拿中心區的大宅,售價約為五萬美元,但因只有古巴人才可購買,通常是有價無市。

拉多大道的北端,每逢週末出現一個流動人肉二手物業市場。

拉多大道的北端,每逢週末出現一個流動人肉二手物業市場。

夏灣拿的未來展望

新時代的開始,建材物資一直短缺,夏灣拿無奈被迫停留在60年代,大樓只能用另類方法翻新,部份更因日久失修而變成危樓,歷史建築物只能重點修復及保留。

新時代的開始,建材物資一直短缺,夏灣拿無奈被迫停留在60年代,大樓只能用另類方法翻新,部份更因日久失修而變成危樓,歷史建築物只能重點修復及保留。

夏灣拿的舊城區是拉美最大的歷史城區,有逾900座受保護文物,但近八成已損壞,等待修復。1982年,夏灣拿的舊城區及護城建設被列入UNESCO的文化遺產,國外很多專家及資金湧至,為保育舊城提供寶貴的幫助。21世紀的旅遊業的復甦,亦為夏灣拿城市保育帶來一點契機,古巴政府接受一些商營的計劃,重新翻新部份古老大廈,改建成精品酒店或餐廳等,可為某些古跡帶來新生命。

踏入21世紀,夏灣拿仍然維持社會主義,要迎戰地球一體化。城市設計師正為夏灣拿再重訂新的設計圖,來補救幾十年的停滯發展,以及解決其中的問題,重現夏灣拿本身應有的人文價值及文化內涵。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全新一輯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與聽眾遊歷12個有個性的城市,分享12個有趣的城市發展故事。節目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