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司法女王》— 一代一代走來的平等之路

2019/3/1 — 15:47

不知怎樣的,竟然有發行商找我去看電影優先場,我就乘機當一下影評人好了。

電影叫 On the Basis of Sex,美國出品,中文譯作《司法女王》,3 月 14 日上映。為什麼叫《司法女王》?因為故事講述現任美國最高法院女法官 Ruth Ginsburg 年輕時爭取男女平等的故事。

1977 年的 Ruth Ginsburg(維基百科圖片,Lynn Gilbert 攝)

1977 年的 Ruth Ginsburg(維基百科圖片,Lynn Gilbert 攝)

廣告

公平、自由跟法治這些事情,從來都不是從天而降,也不是石頭爆出來的,你要得到它們,就好像月尾出糧一樣,要拿自己的血汗去交換。

廣告

美國也是一樣,獨立宣言中的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不但不包括黑人跟土著,而且也不包女性。美國女性一直要到 1920 年以後才有投票權,至今一百年不到。

就算有投票權了,但法律上跟文化上種種的男女不公,還是一直存在到 70 年代,沒有多少人挺身而出去申訴。

Ginsburg 在 50 年代入讀 Harvard Law School,那些年,Harvard Law 才剛剛開始收女生,再早幾年的話,你 IQ 1,000 也好,只要是女的,不收。

三年過後,Ginsburg 好不容易在家庭跟學業壓力兩面夾擊下以第一名畢業了,但以這樣的學歷,在找工作上竟然還是給 rejected, rejected, rejected。在那個年代的美國心中嘛,女人應該留在家中照顧孩子,走出來做什麼?就連女性本身,不少也是這樣想,在她們眼中,Ginsberg 好可能是「激進搞事份子」了。

Ginsburg 輾轉成為法學教授,矢志爭取男女平等,期望把不平等的法規一條一條的打成違憲。但那些年的美國,一大堆案例清楚允許法律以姓別不同來作出不同處理,電影名字就是這樣來,即 differentiate “on the basis of sex”。

而且那個年代的法官,幾乎清一色是白人男人,Ginsburg 要說服他們,說時代變了,憲法也是跟隨文化轉變,真的是難上加難。

最終她和她的戰友做到了,當中佈局之精心,十分有趣,電影交代得不錯,非常真實,讀 law 的自然心領神會,不是讀 law 的,慢慢睇,也掌握得了。

當然,這不是 Ginsburg 跟她的戰友們的功勞。正如電影反覆強調,法律只能因應社會氣侯而改變,社會氣侯停濟不前的話,法律也不能超越時代。Ginsburg 碰上人心思變的 70 年代,於是水到渠成,成就了她的理想。

而 Ginsburg 最終在 1993 年被總統克林頓提名,成為美國最高法院歷來第二個女法官(至今總共只有 4 個),至今 80 多歲了,還是精力旺盛。

Ruth Ginsburg 1993 年接受美國總統克林頓提名,成為最高法院歷來第二個女法官(圖片來源:National Archives)

Ruth Ginsburg 1993 年接受美國總統克林頓提名,成為最高法院歷來第二個女法官(圖片來源:National Archives)

但時至今日也好,對比歐洲,美國其實還是很保守。英國有了第二個女首相了,德國也有第一個女總理,而台灣亦有了個女總統,美國卻還是沒有,連女副總統或者國防部長也沒有。同樣,英國、加拿大跟澳洲也有女性當首席大法官了,美國卻沒有,女性佔上級法院法官的比例還是很少。

但正如電影帶出的 message,“One small step at a time. We will make it.” 人類文明的進步,從來都不是幾年又或者幾十年就能夠做得到,很多時候要幾代人才能得出成果。但重要的是,一代人要擔起一代人的責任,一點一滴的為自己的社會帶來進步,這才是算得上對得起自己跟自己的孩子。

美國如此,香港又何嘗不是?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