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單親媽媽隻揪政府 逼有毒工廠關門

2015/4/23 — 17:11

 Phyllis Omido 探望一位中毒的小童及他的祖母。 (來源: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

Phyllis Omido 探望一位中毒的小童及他的祖母。 (來源: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

在非洲肯亞沿海城市Mombasa,一間熔鉛的工廠緊貼坐落貧民窟旁,36歲的Phyllis Omido (圖左 ) 重回舊地,不勝欷歔。

穿過已關閉的廠房,泥磚屋一間挨一間,一個小孩走過,小腿有多處燒傷的痕跡;另一個走過的男人額上佈滿紅疹﹣﹣鉛中毒的癥狀。

Omido2009年來到,負責管理鉛工廠的人力資源部。工廠Metal Refineries 是一家印度公司,早一年在這裡設廠,處理汽車電池抽出內裡的鉛。

廣告

雖生於肯亞西部的農村,但Omido仍能從大學畢業,加入鉛工廠前已在不同工廠有豐富工作經驗。一到埗,她已覺不對勁。

「那些煙霧,你無可能可以在這裡呼吸,」Omido回想,「像硫磺一樣刺鼻,刺激流眼水,即使在外面路過的人都嗅到。」

廣告

Omido上班三個月後,兩歲的兒子病重,證實鉛中毒,住院一個月。單親媽媽估計是自己餵人奶導致孩子患病,悔恨不矣。「我知道我永遠都不會返去工作。」

印度籍的管工走入工廠時都穿上全套防護衣物,但當地工人,就只能徒手處理電池內的毒物。擁有大學學位的Omido可以隨時辭工,但當地工人不能。大部分工人依靠日薪3.5美元養活家人。

Phyllis Omido 與當地社區成員開會 。(來源: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

Phyllis Omido 與當地社區成員開會 。(來源: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

她親眼見證工廠排放未經處理的水,燃燒電池分離鉛時,危險物質隨煙霧飄揚。辭職後,她開始寫投訴信到肯亞負責環保及工作安全的不同政府機構,期望可令工廠關閉,最低限度也可逼工廠實行嚴緊的防止污染措施。也要求公司賠償受毒影響的400名員工及3千名居民。

可惜,投訴信卻如石沉大海,「我以為政府是幫助人民的,然而渺無音訊,才知道政府幫的不是窮人。」

數月之後,一個小孩把足球踢落水渠,拾球時整隻腳掌被工廠排出的腐蝕液體吞噬。

Omido 決定不能再呆等,2010年2月,她發起兩次公眾示威要求政府懲治工廠,吸引大量媒體報道,亦因此,她被捕控以非法示威。

一場長達8個月的官司,更反映了政府部門的醜惡。根據肯亞有份簽署的巴塞爾公約,煉金屬廠必須距離民居50公里。但肯亞警方站在證人欄上講大話,說工廠距民居有幾公里;事實上,居民就緊貼住在廠房圍牆外。

肯亞政府也知工廠有問題,2009年曾因工廠違例危害工人安全逼令停產。但數星期後工廠又重開,唯一的改變,是把污水由直接排出毗鄰,改為排入地下,直接污染水源。

憤怒的Omido最終籌集足夠資金為15名懷疑中鉛毒的孩子檢驗,除了一名剛搬來的小孩,全部證實體內鉛超標,但政府依然不為所動。直至傳媒大幅報道,人權關注組織支持她並把經歷拍成紀錄片。

在Omido的努力下,去年3月,工廠正式關門,留下一份毒禮物:污染的水及土地,以及已吸入體內的廢氣有毒物。財團走了,留下的居民承受腦損毀、低智商、不育及其他鉛中毒的遺害過一生,孩子更堪虞。

Omido 前日獲頒Goldman 環保大獎,奬項每年頒給六大州各一名不顧危險改善及保護環境的人士。單親媽媽獲得17.5萬美元奬金,計劃用於控告肯亞政府機構知情就手旁觀,「只要公義未顯,我們就要爭取。」

 

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資料來源/圖:英國衛報Take Part;原刊於場邊故事

原題為〈單親媽媽隻揪政府逼有毒工廠關門 第二回合復仇記開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