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陶傑:歐盟是否左膠呢

2015/7/9 — 20:32

你問一個歐洲左膠對於歐盟的評價,他的答案應為歐盟是一個十分「右」的組織︰政治上沒有足夠的deliberation,經濟上只著重資本市場流動而忽視社會福利及跨區差異,政策上偏袒資本家而忽視中低層。左膠/翼認為歐盟今天的失敗,原因正正為不夠「左」。 l  morningwhistle 資料圖片

你問一個歐洲左膠對於歐盟的評價,他的答案應為歐盟是一個十分「右」的組織︰政治上沒有足夠的deliberation,經濟上只著重資本市場流動而忽視社會福利及跨區差異,政策上偏袒資本家而忽視中低層。左膠/翼認為歐盟今天的失敗,原因正正為不夠「左」。 l morningwhistle 資料圖片

無意挑戰才子對民族性的詮釋是否正確,但對歐盟是一個「左膠」的概念卻可以多說一點 – 你問一個歐洲左膠對於歐盟的評價,他的答案應為歐盟是一個十分「右」的組織︰政治上沒有足夠的deliberation,經濟上只著重資本市場流動而忽視社會福利及跨區差異,政策上偏袒資本家而忽視中低層。左膠/翼認為歐盟今天的失敗,原因正正為不夠「左」。

另一方面,歐盟成立的背後是否大一統,歐洲整合的擴張是否因為要一統歐洲亦值得深究。例如早年歐洲煤礦共同體的出現本身就是法國為了「剝削」德國在魯爾區等邊界所衍生的國際組織(前身為IAR)。提出歐洲整合,被稱為歐盟之父的莫內(Jean Monnet)一直被視為忠實的法國民族主義者,而法國人借歐洲整合擴大自己的利益也不是新鮮事,他們一直希望建立French Europe (法國的歐洲) 而非France in Europe (法國在歐洲);德國加入歐洲煤礦共同體的原因是希望擺脫弱勢國家的厄運從而走向正常化;英國自60年代起加入歐洲共同市場亦不過是為了對沖大英帝國殖民地解殖化浪潮帶來的市場流失。而冷戰過後前共產國家相繼加入歐盟更是希望獲得「歐洲」身份而擺脫「前共產蘇聯衛星國」的標籤,更以道德責任要求西歐國家一次過讓十個CEEC於2005年加入。背後的European Idealism及European Federalism,純利益的計算,以「包容」為名的決策,「可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講清楚」。其中一本要參考的是Andrew Moravscik的The Choice for Europe: Social Purpose and State Power from Messina to Maastricht — 一本被cite左接近3500次的學術專著。

廣告

 

而要說歐盟或歐羅區的問題,在1998年提出,2005年及2011年修改有關控制歐盟金融的Stability and Growth Pact,以最頹廢但便利的方式(即wikipedia)搜尋,以2011年數據為限,Eurozone 17自2008起均沒有達標,德國分別在1998-99,2002-05,2008-10均沒有達標,法國在2002-05,2007打後也從不達標。所以,只得盧森堡及芬蘭有批判的資格,因為她們從沒有違反過SGP內有關赤字及債項比率的條款,始創歐羅區的國家得2個完全達標。如果以另一個指標Medium Team Objective(MTO),眾多歐盟國家亦只有盧森堡及丹麥可以自2011年起完全達標。你可以說是因為「包容」所以規定沒有被嚴格執行,但當眾多國家都違反財政紀律,法國在歐洲勞工問題上更選擇直接交罰款了事,究竟是誰包容了誰,誰又是流氓國家,「似乎也不可以一概而論」。

廣告

但為何要提出勞工問題?因為根據「有個經濟學家」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蒙代爾(Robert Mundell)提出的optimal currency area,OCA內國家犧牲了貨幣及利率主權作為調整經濟周期的手段,其相應代替手段應為橫向的調控,即透過資本流動及勞力流動,以經濟較好的地區救助經濟較差的地區,涉及的是制度問題。 同樣的情況在美國各聯邦州亦有出現,但眾所周知美國國內有來自紐約麻省加州的「外向藍血菁英DNA」與德州及中南部的「小農牛仔DNA」,為何這些DNA沒有令美國出現國債問題 (btw,美國次按問題與歐洲債務問題是兩碼子的事),關鍵在於聯邦制度強制富有州份救助弱小州份,正如德國的巴伐利亞「救世界」,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救馬德里政府。但這些州份的怨氣一直不少,後者更成為近年獨立運動的一大推手。而為何當年多國會有加入歐羅的決定,美國經濟學家Martin Feldstein的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the European Monetary Union提出了不少政治原因來解釋這個非經濟理性的決定:例如德國希望將馬克歐洲化成為歐洲貨幣,法國希望借支持德國換取利益以及建立制度來控制馬克對於歐洲的影響力等。

「民族性」可以是其中一個因素,但主要的解釋還是環繞這些國家希望借加入歐盟以獲得「歐洲」的身份及認同,從而確立自身作為「歐洲民族」一員的正當性。因此,按Robert Mundell及Martin Feldstein的說法,歐羅區其實是doom to be failed的,因為這個計劃本身並不economic sustainable。但以「民族性」及「包容」作為一個independent variable的說服力(R square)有強,在沒有研究及數據的情況下不能多談,「因此也只是提供另一個視角」。

對了,上述內容在媒體談過不止一次。傳統媒體一字千金,敝人只是學究,深有自知之明,自當留在學院工作。上「文」僅聊以自遣,不便之處,還望見諒。

 

原刊於 Glocal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