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土耳其大選變相公投否決政改

2015/6/8 — 20:20

土耳其大選市民公投情況,twitter圖片@Ziya_Meral

土耳其大選市民公投情況,twitter圖片@Ziya_Meral

土耳其舉行國會選舉,執政黨AKP (正義與發展黨) 表現較預期差。儘管AKP仍是國會第一大黨,得票率從上屆50%跌至41%,議席更從327跌至258,是2002年以來首次低於國會過半議席 (276),被視為落敗。而最受打擊的,相信是原本期望己方大勝,然後推動政改的總統 Recep Tayyip Erdoğan (埃爾多安)。

土耳其政制的詳情在去年文章《議會制vs總統制:土耳其權力之爭》已寫過,這裡再簡單講一次。

現時土耳其的總統並不掌管政府運作,是類似英國女王的「虛位元首」,總理才是負責政府運作和掌握實權的人。Erdoğan 在過去十年擔任總理,大權在握,但AKP黨內規定連任有次數限制,Erdoğan 去年總理任期屆滿後無法再取得黨內提名,唯有改任總統,可是接替他出任總理的 Ahmet Davutoğlu 和內閣官員都是 Erdoğan 前下屬,外界仍視 Erdoğan 為實際操盤人。但 Erdoğan 對垂簾聽政仍不滿足,希望推動政改將權力由總理移至總統,那他就可名正言順親自掌政。

通過政改,需要國會2/3議席大多數通過,或全民公投通過,而AKP在上屆「只」得59%議席 (327/550)。Erdoğan 在今次大選以政改為主打,多番強調政改有利土耳其管治,呼籲選民讓AKP能夠票通過政改,又警告反對派不要反抗民意。結果被選民票債票償懲罰的卻是 Erdoğan,AKP不但沒得到2/3議席,連原有的過半議席也輸掉。

Erdoğan 會輸,一方面顯示選民不支持他的政改大計。現時土耳其總統是全民直選,是民主產生的,增加權力又有甚麼問題呢?反對者質疑,權力全集中到一人身上,會缺乏民主制度應有的制衡。美國總統有很大權,但美國國會也有很大權可以制衡總統。加上 Erdoğan 因掌權多年,近來變得越來越自大離地,令民眾質疑政改只是為滿足他的權力欲。

例如他動輒說反對他的聲音都是受外國勢力煽動,千萬不要聽反對派說,以免讓外國圍堵和搞亂土耳其的策略成功;政府和親信爆出貪腐醜聞,繼續說是被陰謀陷害;無端端花6億美元建一間有千間房間的超豪華新總統府,說是因舊宅第有蟑螂;又毫不掩飾地打壓傳媒和司法獨立,不斷有記者被以言入罪 (根據國際組織統計土耳其記者入獄數目是全球最高),和判決政府敗訴的法官被調職。

另一方面,土耳其經濟正在放緩。AKP和 Erdoğan 能連贏多年,跟他成功令土耳其經濟穩定發展,改善基層生活,然後經濟起飛又帶來更高國際地位,有很大關係。但 Erdoğan 越是跟外國對罵,外國資金越是減少投資,經濟發展放緩,所謂「圍堵」變成自我實現預言。行事專橫、自大離地、又交不出成績,支持度當然下跌。

議席不過半,就可能要組聯合政府,但 Erdoğan 一直都以敵我矛盾形式罵其他政黨,跟其他政黨關係惡劣,恐怕難以合作。暫時三大反對黨 CHP (共和人民黨)、MHP (民族運動黨) 和 HDP (人民民主黨) 都表明無意跟 AKP 合作。有分析認為,一個解決方法是 AKP 丟開 Erdoğan,讓他當回個無權的總統,改推一位溫和人物當總理人選,以拉攏其他政黨支持。

今次選舉另一焦點,是反對黨之一 HDP 得票和議席都大增 (另外2個反對黨則跟過往差不多)。HDP 政綱是支持庫爾德族人 (Kurds) 增取更大政治權利,和堅持世俗化和自由化,反對 AKP 的伊斯蘭化,得到庫爾德人和都市年輕人支持。土耳其選制下進入國會門檻是10%,算非常高 (筆者知道的西歐國家最高都是5%),過去庫爾德族人因擔心過不到門檻,很少會合組政黨名單參選 (不是名單就不用計門檻),但今次 HDP 卻成功通過門檻,令庫爾德人、都市年輕人、和其他反 Erdoğan 人士得到鼓舞。如果 HDP 未能通過門檻,拿不到議席,本來 AKP 是會拿到更多議席並達到過半的。

Erdoğan 在土耳其呼風喚雨了十年,他的時代是否要結束了?也許現在還不宜太快下定論,但至少改變正在發生,2年前土耳其年輕人上街反對 Erdoğan (Gezi Park protests) 並非白費功夫。而隨著指責歐美勢力干涉這張牌失效,土耳其的外交路線亦應會跟著調整。如果土耳其跟歐美修補關係,或會有助打擊伊斯蘭國和制裁俄羅斯。

 

原刊於作者博客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