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香港綁架申相玉 成就北韓金正日的電影夢

2017/4/10 — 17:26

《北韓騎劫夢工場》宣傳圖片

《北韓騎劫夢工場》宣傳圖片

2017 年的今天,要數最鼎盛且影響著世著每一角落的亞洲文化,我們知道那肯定是毫無懸念的來自朝鮮半島南端的韓流文化。然而,或許大家不知道,今天我們認為是世界上最極權又貧窮的國家,北韓曾幾何時也曾經在文化上超越它的同民族敵人南韓。那一樣就是電影,而時間則是退回到 80 年代。

最近在香港上映的一套北韓紀錄片,《北韓騎劫夢工場》正就是披露出北韓曾經在電影文化上擁有輝煌時期的有趣歷史,但這個令北韓人驕傲的電影時代,卻不是由他們北韓人自家創造,而是靠一對來自南韓的導演與演員建立出來的成就。電影《北韓騎劫夢工場》就是講述於 1978 年,當時愛好電影的北韓領袖金日成的兒子金正日,為了振興北韓電影工業,結果鋌而走險地以綁架方式,在香港誘捉了當年南韓著名導演申相玉與他作為女演員的前妻崔銀姬,前到北韓並迫使他們加入金正日的電影夢工場。

結果二人在北韓逗留了 8 年時間,為北韓電影工業創作了 7 部電影,並曾經為北韓電影帶來蜚聲國際,奪取不少國際獎項的風光時期。但榮譽並不能籠絡申相玉與崔銀姬,結果二人決定於 1986 年借參加柏林影展期間,驚心動魄地逃到美國駐維也納的大使館,成功逃脫。

廣告

是自願還是被綁架?

南韓導演申相玉出生在 20 年代位於朝鮮半島北部的清津市。由於家庭環境條件不俗,年少時他能夠獲得前往日本深造藝術的機會。而申相玉亦因為身體抱病,可以豁免被日本皇軍徵召,專注他喜愛的電影事業。朝鮮半島解放以後,申相玉有幸擔當南韓獨立後首部,由著名導演崔寅奎執導的電影《自由萬歲》的助導工作。吸收了豐富電影拍攝經驗後,申相玉於 1952 年成功製作自己首套電影《惡夜》。

廣告

踏入 60 年代以後,可說是申相玉電影事業的黃金時期。他每年平均也能執導兩至三套電影,而他創立的電影公司一年間的製作產量,更高達 300 多部。另外,與申相玉結婚的韓國女演員崔銀姬,後來於 1958 年在申相玉執導的電影《獄中花》擁有精湛演出,讓她獲得第二屆「釜日電影節」的最佳女主角殊榮。

可是好景不常,70 年代韓國朴正熙獨裁政府對電影業的內容審查越來越高壓,大部份電影公司都被迫改拍政治上對朴正熙歌功頌德與反共題材的電影。結果,申相玉的電影公司也深受朴正熙的政治打壓,每年電影製作數字減產至只有 40 部。到了 70 年代中期,由於他個人上與朴正熙交惡,結果他主理的電影公司更被政府下令關閉,令他失去最重要的事業資產。同時,他亦從媒體上得知已與自己離婚的前妻崔銀姬,懷疑在出差至香港的過程中被綁架。

其後,申相玉正在申請至美國移民的安排中,先到香港探聽一下前妻被擄的消息。當時,他曾經與在日本活躍並與支援南韓海外民主運動領袖金大中的「韓國民主回復統一促進國民會議」接觸,並與他們洽談把金大中被南韓中央情報部綁架一事拍成電影,因而一直備受中程部嚴密監視。另外美國亦因懷疑他是殺害崔銀姬的兇手,結果不給予他簽證進入美國的機會。就在人生極徬徨之際,一名特務向他埋手,表示可以為他製作一本假護照,但原來只是一個圈套,結果他最終被迷魂下透過水路擄走至北韓。

申相玉電影事業的重生?

宣稱非自願地被擄走至北韓以後,申相玉一直被北韓政府的執法人員囚禁。為了逃離北韓,他曾經在回憶錄上記載過自己在被收監期間多次嘗試逃走,但每一次都是失敗而回。其後,他亦嘗試自殺,但又被獄卒阻止。結果在被囚禁 4 年多後,反覆寫了多篇悔過書,最終他感動了當時被視為北韓下一任領導人的金正日,他便安排了申相玉參與一場宴會,並與同樣被擄走的崔銀姬在宴會上重遇。

對電影極為沉迷的金正日,據報私人珍藏超過萬多套電影。他一直以來對國內以「白頭山創作團」為首的電影業,一池死水的作風大為不滿,認為大部份北韓導演都只在遵從教條式的沉悶革命橋段,製作出毫無感情的電影。因而,為了振興北韓的電影市場,金正日決定利用並拯救南韓一對曾經紅極一時,但正處於人生事業低潮的申相玉導演與崔銀姬演員,叫他們來到北韓,充份發揮他們的電影才能,製作高質素的電影,並以此來反擊視為對手的南韓市場。

結果在金正日的大力支援下,他每年向申相玉提供超過 3 百萬美元的資金、特定為他建立了 4 個大型電影製作公場,還有寬大地容納他與崔銀姬可自由地代表北韓參與世界各地的電影節。因而,就在申相玉於北韓拍攝電影的 4 年間,他一共製作了 7 部不同題材的電影。當中的首部作品《逃出記》,金正日更特許申相玉以真實列車爆破作實景拍攝,成為北韓電影中的經典場面。

其後 1985 年申相玉的另一部作品《鹽》,當中女主角崔銀姬擁有出色的演出,亦為她帶首次獲得莫斯科電影最佳女主角的獎項。當時,《鹽》更破天荒地於北韓電影內,首次加入聖經馬太福音第 5 章 13-16 節中有關「鹽」的意象內容,突破了北韓無神論的宗教封鎖。後來,申相玉首部怪獸電影《平壤怪獸》,不但以他個人關係網,促成了第一次北韓與日本合作拍成的電影。更因電影獲得不少好評,縱使在其父金日成的反對下,使金正日也向他大開製作「綠燈」,令他成功開展了與奧地利電影公司共同發行的電影《成吉思汗》

可是,雖然擁有充裕資金拍攝自己一直希望拍成的電影,但申相玉亦不為金正日對電影的熱誠所動,一直希望找合適機會,借出國參與海外電影節期間逃走。最後,他與崔銀姬二人,於 1986 年參與柏林影展期間,拿著一堆曾經與金正日親身對話的錄音帶,跑進美國駐維也納的大使館內,尋找政治庇護。最終,被綁架至北韓的第8年後,他們二人成功脫北。

脫北以後 ...

雖然申相玉與崔銀姬從北韓逃離到美國,最後於 1994 年隨著政治局勢穩定以後回到南韓以後,但他們二人當年究竟是因走投無路地自願投向北韓,還是如他們所說是被擄走,迄今為止仍是未知之數。但無論如何,申相玉曾經在北韓留下的電影,亦成為兩韓歷史上的經典,因為他是首位導演能夠跨越兩韓界限,分別於兩地建立自己電影公司的南韓人。亦正如他在回憶錄中上,曾經撰寫一封給予時任北韓領袖金正日與南韓總統金大中的共同信件,信中所言他希望二人能拋開成見,盡快圓民族統一大業。可是,其實自他逃離北韓以後,內心受創的金正日,從此便不再相信身邊任何人,更遑論身在南端對他性命虎視眈眈的敵人?

Trailer:EDKO Film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