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坦蕩直言的英女皇

2016/5/14 — 10:28

英女王(資料圖片)

英女王(資料圖片)

5月10日,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在白金漢宮花園出席為慶祝她90大壽而舉辦的夏季園遊會。宮務大臣皮爾伯爵(Earl Peel)向她介紹倫敦警察廳高級指揮官多爾西(Lucy D'Orsi),英女皇即與多爾西交談。言談之間,兩人提到去年10月中國獨夫習近平訪英期間,當時中國代表團眾人步出蘭開斯特宮,突然告訴英方人員行程告吹,並把多爾西和英國駐華大使吳百納(Barbara Woodward)兩人撇下。

英女皇罕有地評論中國代表團對英國駐華大使「非常粗魯無禮」(they were very rude to the ambassador)和「匪夷所思」(extraordinary),但未明言是否涉及習近平夫婦。英女皇又稱當時負責保安的指揮官多爾西「倒楣」(bad luck),而多爾西也稱中國代表團「非常無禮,也非常欠缺外交禮儀」。整段對話被攝影師拍下,發送到全國廣播機構而曝光。

白金漢宮發言人強調去年中國代表團國是訪問「非常成功」,但是英國外相夏文達則承認雙方在過程中「有點緊張」,不過他也強調「英中關係非常堅定」。11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不正面回應英女皇的言論,僅反覆強調習近平訪英開啟兩國關係「黃金時代」。由於英女皇一直是謹言慎行的皇室典範,如今罕有地公開批評中國使節,立即引發全球關注。

廣告

如果英女皇的評論是建基於已知的客觀事實,那麼當時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代表團之傲慢行為,就真的是「令人倒楣」、「粗魯無禮」和「匪夷所思」,實在無可諱言,因此英女皇沒有如同某些報章所說的「失言」。這令我想起多年前被媒體披露的查理斯王子日記,當中記載他在1997年參與香港主權交接儀式時的所見所聞:「我的演講結束後,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便從那群隨同他的駭人『舊蠟像』中,緩緩走到講台的地方」,又指江澤民的講話是「可怕的蘇聯式政治宣傳」,整個儀式是「令人作嘔的蘇式表演」。這些說法正好反映出他內心深處真誠的想法,而且客觀上也的確引起大家共鳴,同樣不是「外交失言」(他只在私密的日記中書寫),而是「肺腑之言」。

此外,英國駐華大使正是英國的代表,中國代表團正是中國的代表;後者的傲慢態度和表現,正是中國對英國「粗魯無禮」。即使中國拿起一桶接一桶黃金,丟向英國白金漢宮,聲稱這就是「黃金時代」,但上述行徑始終也是「粗魯無禮」,亦即「財大氣粗」。英國皇室恰到好處的媒體曝光,盡顯「女皇坦蕩蕩,大大長戚戚」,政治火喉爐火純青,貶損對手不落口實,既有面子,又有金子。

廣告

況且,商業貿易與外交往還,從來不是一方施捨給另一方,而且習近平也沒有任何資格或戰績,跑到外國,妄稱自己為「天可汗」或「十全老人」,從而沾沾自喜。昔有宋真宗被動和無奈地跟契丹締結喪權辱國的「澶淵之盟」,今有習大大主動和亢奮地跟全球多國締結促銷過剩產能的「帶路之盟」,徒惹各國背後偷笑。

如要說「粗魯無禮」和「匪夷所思」,中國歷任領導人的禮儀真是屬於「禽獸」等級。

毛澤東在中南海範圍內隨地撒尿拉屎,後有警衛即場清理穢物,原因是毛澤東不習慣蹲坐馬桶,害怕馬桶深不可測,藉口是他當慣了山大王,早就習慣成自然而改不了。
鄧小平在中英談判及接見外賓的過程中,必備痰盂在旁,每每談到一半,發出刺耳吼聲,吐出一口濃痰,堪稱炎黃渣滓。

江澤民就更妙,1996年6月到西班牙訪問,西班牙國王卡洛斯請他檢閱三軍儀仗隊,江澤民居然在這個時候,突然拿出一把梳子,在國王面前當眾梳理頭髮,搔首弄姿,國王驚呆。

習近平也是個土包子,登基前在墨西哥發表那番「吃飽了飯沒事幹」而跡近粗言穢語的挑釁式言論,早已深入人心。再以他去年訪英的外交送禮為例,同樣貽笑天下。當時,習近平伉儷到白金漢宮會見英女皇,獲贈莎士比亞十四行詩,但當時習近平又回贈英女皇一些甚麼東西?竟然是夫人彭麗媛的唱片!只差還沒有附上彭麗媛去年演出文革劇《白毛女》的影片!甚麼五千年文化,甚麼詩禮傳家,甚麼弘揚文化,甚麼文質彬彬,甚麼謙謙君子,甚麼藝術品味,全是假大空的廢話和謊言。

畢竟400億英鎊的合同簽了,許多商機也到手或者在望了,繼而面對美國總統選舉換人在即,英國現正積極部署,逐步改變對華外交政策,為吸金的軟土增加一些硬度。英國輿論也開始調整「黃金時代」的說法。英國《衛報》表示:「黃金時代」近月開始淡化,中英兩國關係因香港銅鑼灣書店店員失蹤事件及中國在南海建島而蒙上陰影。《金融時報》更表示:中國官員到訪,過去都令英國相當頭痛,導致英國官員疲於奔命應付中國要求。對於中國總理李克強2014年訪英一事,《泰晤士報》更加引述消息指出:當時中國威脅一旦李克強訪英期間不能見到英女皇,將會取消訪英行程。另有英國官員當時向《金融時報》爆料:中國收到英國接待安排後,向首相府投訴希斯路機場鋪設的紅地氈太短而不符合規格。

難道中共政權的這類要求,不正是這次英女皇所說的「令人倒楣」、「粗魯無禮」和「匪夷所思」嗎?由始至終,這不是「文明的衝突」,而是「文明與野蠻的衝突」。中國獨裁者及其集團根本沒有矢志奉行甚麼「外交禮儀」,只完成了「獨裁者的進化」,但卻遠遠沒有完成「生物的進化」。英女皇如今一語道破,坦蕩發言,顯非失言。黨怨國恨又如何?激怒大大又如何?事實勝於雄辯,真相不容掩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