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多國選舉 Update(2016 年九月)

2016/9/27 — 16:27

作者指,西班牙新晉政黨 Podemos 和 Ciudadanos 都是打著改變的旗號崛起,但他們加入戰圈後,至今兩次選舉,都只是令政治形勢更複雜,西班牙政府更難組成和運作。(圖片來源:Podemos facebook page)

作者指,西班牙新晉政黨 Podemos 和 Ciudadanos 都是打著改變的旗號崛起,但他們加入戰圈後,至今兩次選舉,都只是令政治形勢更複雜,西班牙政府更難組成和運作。(圖片來源:Podemos facebook page)

好像很久沒談過外國的選舉了 (幾個月前寫一篇寫到一半沒了下文...汗),就抽一堆來講講吧。

愛爾蘭國會選舉

愛爾蘭國會選舉已在2月26日舉行,結果是「碎片化」(其實我不喜歡這個詞,但暫且「用住先」),幾個大黨的表現都不好,小黨和獨立人士比重上升。5年前因歐債危機而上台並推行緊縮政策的 Fine Gael 和 Labour 聯盟,議席從 76+37=113 大跌至 50+7=57,無法連任。而由於小黨和獨立人士太多,唯一可行的聯盟變成第一大黨 Fine Gael 加第二大黨 Fianna Fáil 的組合。兩黨在經歷2個月的談判後達成歷史性協議,由 FG 黨魁 Enda Kenny 繼續出任總理,FF 不加入內閣亦不會倒閣,以換取政府推動其主張的政策。之所以說歷史性,是因為 FG 和 FF 自一個世紀前愛爾蘭脫離英國獨立以來都是宿敵。

廣告

下表為近幾次選舉的各黨得票率 (1st pref vote) 和議席

廣告

奧地利總統選舉

奧地利總統選舉原本在5月已經選完,由綠黨前黨魁 Alexander Van der Bellen 險勝極右自由黨 (FPO) 的 Norbert Hofer (50.3% vs 49.7%),但因後者投訴點票有問題,憲法法院宣布需要重選,現定於12月舉行。由於雙方實力太過接近,難以預測誰會勝出重選。

之前也寫過,這場選舉的焦點,是奧地利戰後一直由中間偏右的人民黨 (OVP) 和中間偏左的 社民黨 (SPO) 控制政壇,歷任總統和總理均來自這兩黨,但今次選舉兩黨在第一輪已經落敗,第二輪變成極左的 Greens (至少是所有政黨中最左) 對極右 FPO,在奧地利是一大震撼,也跟歐洲各地反建制、反主流的風潮一致。當然移民問題也是重點議題之一,Greens 和 FPO 的兩位候選人正正是最支持和最反對移民的候選人。

決定政府組成和總理人選的奧地利國會選舉最遲2018年舉行,目前極右 FPO 民望最高,而傳統兩黨 OVP 和 SPO 支持度和預計議席都不足以維持他們組成的執政聯盟,下屆政府很大可能由 FPO 加 OVP 或 SPO 組成。

下表為是次選舉兩輪投票結果,12月只會重選第二輪,直接 Van der Bellen vs Hofer

西班牙國會選舉

西班牙去年12月20日舉行過國會選舉,因2個新政黨 Podemos 和 Ciudadanos 的崛起,傳統兩大黨人民黨 (PP) 和社會黨 (PSOE) 都無法取得過半議席,需要協商執政聯盟。但一些爭取獨立的地方政黨卡位,令左派 (PSOE + Podemos) 和右派 (PP + Ciudadanos) 都不夠過半,加上四黨各有盤算,令組成聯盟的協商更加困難,最終無法達成共識,今年6月26日再次大選。

可能因為選舉前幾日英國脫歐公投引發歐洲股市大跌,西班牙部分選民在最後關頭投回舊政黨,PP 和 PSOE 表現較預期好,Podemos 和 Ciudadanos 則較預期差,但四分天下局面仍然沒變,新一輪協商無大進展。現在西班牙面臨在12月舉行第3次大選,随時會撞上聖誕假期。最慘的是,民調顯示各黨支持度和預計議席沒有大變,除非有政黨轉態,否則重新大選亦未必能夠打破政治僵局。

該怎麼說好呢......Podemos 和 Ciudadanos 都是打著改變的旗號崛起,但他們加入戰圈後,至今兩次選舉,都只是令政治形勢更複雜,政府更難組成和運作。始終西班牙從兩大黨制變成四大黨制,是需要時間磨合,政客需要學習為了組成執政聯盟而妥協,不能再太「大想頭」自己一個黨「話晒事」,只能希望他們快點學到。另外諷刺的是,今年是西班牙N年來GDP增長最強勁的一年,有些西班牙人就笑說,看來政客不做事我們國家過得更好!

下表為近幾次選舉的各黨支持度和議席,以及最新民調

澳洲國會選舉

澳洲國會兩院選舉在7月2日舉行,執政自由國家聯盟 (Liberal-National Coalition) 在下議院中取得僅僅過半的76/150席,但在上議院只有30/76席。這跟兩院採用不同選制有關,下議院採用單議席的排序複選制 (英文簡稱 IRV 或 AV),上議席則採取多議席的單票可轉移制 (STV),令小黨較易進入上議院。由於上屆選舉意外地讓一些「騎呢怪」如汽車愛好者黨 (Australian Motoring Enthusiast Party) 進入上議院,國會在選舉前通過對上議院選制作出微調,但仍然無阻多個小黨在今屆選舉進入上議院。

今次選舉其實是提早進行的 (原本最遲可以明年才選),也是少有的兩院共同選舉 (兩院會期不同)。一個考慮是總理 Malcolm Turnbull 是在去年一場黨內政變中推倒時任總理的 Tony Abbott 上位,當時後者民望極低,黨員希望換領導能夠幫補。換人後政府民望確有反彈,但幾個月下來蜜月期逐漸過去,反對派支持度開始追近政府,令政府不得不趁未被反超前提早大選。

雖然 LNC 保住下議院過半,但贏得相當驚險,令不少黨員質疑 Malcolm Turnbull,特別是親 Tony Abbott 一派的人。政府在下議院只有1席的優勢,在上議院更是不過半,預料政府在今屆議會會舉步為艱。議會重開後,政府隨即因幾名大臣出外工作,不夠議員留在議事堂內,被反對派工黨 (Labour) 突襲而在投票中意外輸掉。澳洲近年換總理換得相當頻繁,恐怕 Malcolm Turnbull 也不會做得長久。

Labor outmanoeuvres Government in first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majority vote upset in decades

下表為各黨得票率 (1st pref vote) 和議席,因2013年上議院並非全院改選,沒有列出該次結果

日本參議院選舉

日本參議院選舉已在7月10日舉行,結果是自民黨和公明黨的執政聯盟 (簡稱「自公」) 大勝,在改選的121席中取得 55+14=69席,加上非改選的議席,自公兩黨在全院242席中有 121+25=146 席,遠超過一半。

今次選舉,最大反對黨民進黨試圖打「護憲牌」,指自公大勝的話首相安倍會推動修憲,各大媒體亦以「修憲 vs 護憲」的角度來分析選情。從這個角度看的話,自公本身未有推動修憲所須的2/3議席,但計入一些支持修憲的小黨和獨立議員的話,則勉強可以湊夠數,故各媒體均報導說修憲派勝出。雖然如此,自民黨、公明黨和那些小黨,支持憲法需要修改,但應該怎麼改法則看法並不一致,故此安倍尚未有確實的修憲計劃,而是交由相關委員會討論。而即使國會表決通過修憲,仍須全民公投才能正式實施,所以日本修憲仍有很多關卡要過。

下表為2013年和2016年參議院選舉結果。日本參議院每3年改選一半議席,每位參議員任期6年。由於多個政黨合併或解散,以及有以無黨籍身份參選但其實是「隱形自民黨」或「隱形民進黨」的人士,兩次選舉議席相加不等於最新議席。另外參議院正副院長為表中立需要暫停黨籍,所以11名無黨籍議員中有2人其實是自民黨和民進黨。

還有值得一提的是,今次民進黨和共產黨、社民黨、生活黨以「護憲」為由進行「野党共闘」,在只有一個議席的選區協調只派一人參選,避免分散票源。雖然結果仍是大敗,但考慮到現時安倍政府相對高的民望,「野党共闘」的效果已經算不錯,4黨均不排除以後再合作。不過在選舉協調之餘,提高得票率更重要,所以我暫時依然看不到自公會被打敗。

蓮舫的官方照片

蓮舫的官方照片

另一方面,民進黨落敗後,黨魁岡田克也辭職,結果是歷史性地由女性議員兼前內閣大臣兼台日混血的蓮舫接任。「蓮舫」為通稱,其正式名字是「村田蓮舫」,「村田」是丈夫的姓,另外她的父親姓「謝」,是台灣人。這是日本首次有最大反對黨黨魁由女性出任,意味如果他們在下次大選中勝出,日本將會誕生首位女首相,雖然機會甚微。特別強調最大反對黨,因為日本以往也有過女性黨魁,如社民黨有過土井たか子和福島瑞穂兩次女性黨魁,但社民黨比民進黨小得多。

之所以說蓮舫當上女首相機會不大,一是民進黨處於弱勢,勝出大選組成政府機會不大。今次参議院選舉就暴露了一些問題,例如該黨始終給人一種為反對自公而存在的印象,缺乏明確政績和政綱,選舉機器不及自公,又容易有內鬥。個人因素方面,蓮舫能夠當選黨魁,源於她在大眾間知名度和形象都不錯 (她是前主播),又獲得個別大老支持,另外兩個黨魁候選人則一個是陪跑一個以前都做過黨魁,令其他人不太想投二人。但蓮舫沒有鮮明的政策主張,在講究資歷的日本文化中,她在黨內地位亦非大老級,還要是女性,都是對她不利的因素。選前被人踢爆她還未退出中華民國國籍,也是一例,畢竟她以前當過內閣大臣,當時都未被人爆雙重國籍了,選黨魁反而被人爆料,可見民進黨內鬥的程度。

蓮舫當上黨魁後做的第一件事亦立即惹來批評,就是任命自己所屬派系的大老兼前首相野田佳彥為黨幹事長,以及同派系的大串博志為政務調査會長,令人有用人唯親之感,尤其是這兩個黨內職位可說是黨魁之後最重要的幾個職位之一。

講到日本女性政客,7月31日舉行了東京都知事選舉,由自民黨的女性議員 (已辭職) 兼前內閣大臣小池百合子當選,也是首位女性的東京都知事。這場選舉也相當有趣,三位主要候選人是小池百合子、増田寛也、鳥越俊太郎,小池和増田都是自民黨黨員,増田獲得黨的支持,小池是自行參選,鳥越則獲得民進黨支持,結果卻是小池以較預期大的差距勝出。

原因包括:一、小池的知名度和政治履歷在三人中較強,從政前是主播,從政後最高做過防衛大臣;二、在中間選民較多的東京,政黨背書效果有限;三、小池在競選期間被支持増田的石原慎太郎批評是「化濃妝的老女人」,令人們同情小池,増田陣營的形象變差,同時鳥越被爆性醜聞卻避開記者提問等等,都令小池獲勝。

事實上東京人心向來難測,歷任東京都知事出選時都是以無黨籍身份參選,不獲政黨背書而仍然當選者也有過:

有評論說獲自民黨支持的增田落選,對安倍政府是個打擊,個人對此有保留。首先小池並未正式退黨,至今自民黨中央對此也低調處理,儘管之前曾經有高層下令幹部不准幫小池,但有人抗命亦未被懲處,大概黨中央見小池高票當選,不想予人與民意為敵的感覺。事實上小池過去曾經在安倍手下工作,在安倍第一次內閣中當上防衛大臣,兩人應有一定交情,現在兩人還有搞好東京奧運的共通目標,相信小池上任後不會有很多反安倍的舉動。

小池百合子穿著和服在奧運出場

小池百合子穿著和服在奧運出場

某程度上,因為小池屬於自民黨,隨時比蓮舫更大機會做到日本第一位女首相,只要她能當上黨魁。整體來說,日本女性參政阻力仍大,國會議員中女性僅15%,在發達國家之中屬較後位置,而且大都是「阿邊個個女」或者前主播前明星,女性政客的上位之路較歐美都難。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