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逃亡(下):求存

2015/10/25 — 18:48

逃亡之旅想不到是不少難民家庭失散的開始。

逃亡之旅想不到是不少難民家庭失散的開始。

【文:陳穎忻;圖:香港電台】

冒死求生,掙扎求存,總結了不少難民的逃亡心聲。

歐洲是敍利亞難民心中自由之地,一個把人道主義推崇備至的地方,對來自敍利亞的Monis來說,過去兩個月的難民潮卻成為歐洲處理人道危機的考驗。「阿拉伯之春」其中一位發起人Monis,一年前逃往德國,三個月前終於成功申請成為難民。他深信現在要為「難民」這二字再起革命。

廣告

Monis呼籲德國發出簽証給敘利亞人。

Monis呼籲德國發出簽証給敘利亞人。

廣告

「敘利亞人如今被視作人球,被世界唾棄(unwanted)。」Monis 不只一次在訪問提到被世界唾棄的感覺,更令人心酸的是難民即使踏足東歐中轉國,也要被拒諸門外。在德國柏林成立人權組織的Monis,透過社交媒體連結超過八萬名在德國的敘利亞難民一同為同胞發聲,希望喚起各國關注難民處境,期望歐盟可以發出簽証(rescue visa)給敘利亞人,讓他們可以避免因為非法偷渡而受到不人道的對待和遇上意外。

有難民每天在克羅地亞苦等火車,把他們送往未知的目的地。

有難民每天在克羅地亞苦等火車,把他們送往未知的目的地。

過去四年,地中海先後發生難民船隻沉沒災難,歐洲各國一直未見積極回應,八月中,一幅三歲孩童臥屍沙灘的照片,震驚全球,改變了世界各國對難民的態度。拍下照片的土耳其記者Nilufer跟我們說,過去一年她幾乎每天都目擊逃難喪命的慘劇,她慨嘆各國態度逆轉來得太晚。「艾倫不是第一位我們發現的小童屍體,偷渡時意外身亡的故事我們聽得很多。」Nilufer說。

拍到三歲孩童伏屍沙灘的土耳其記者,慨嘆難民偷渡時意外身亡時有發生。

拍到三歲孩童伏屍沙灘的土耳其記者,慨嘆難民偷渡時意外身亡時有發生。

德國九月初表示今年將會收容八十萬名難民,成為歐盟最大的難民收容國,贏得不少掌聲,然而事隔數天,由於難民人數急升,德國有地方政府表示不勝負荷,迫使默克爾政府要實施邊境管制,令成千上萬的難民滯留東歐各國邊境。歐盟雖然議決實施難民配額制度,不過匈牙利、波蘭、捷克和斯洛伐克等東歐國家卻堅決反對。

歡迎難民的呼聲不絕於耳,不過條件是他們要先越過邊境張防線。

歡迎難民的呼聲不絕於耳,不過條件是他們要先越過邊境張防線。

敍利亞的難民,明白即使找到理想中的避難所,要安身立命,意味著要放下家鄉的一切。我們在柏林難民登記中心遇上了Yumna,她在敍利亞是一名工程師,以往的身份和地位,經過二十日的逃亡歷程,一切已成過去。她每天只能在難民登記中心等待被分配到一個未知的鄉鎮,現時唯一的期盼,只希望留在大城市,讓子女繼續學業,日後有更好的發展。那怕自己最終是要當農夫或侍應,她都說在所不計。

原本在敘利亞當工程師的YUMNA,每天在柏林苦等德國政府批核難民身份。

原本在敘利亞當工程師的YUMNA,每天在柏林苦等德國政府批核難民身份。

身份可以放下,但是難民的文化與宗教背景,卻容易成為他們融入收容國當地社會的障礙。大部份敍利亞難民都是伊斯蘭教徒,帶著一本可蘭經,要融入以基督教和天主教文化背景濃厚歐洲,他們明白到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千辛萬苦逃亡到德國的難民,在期盼展開新生活之際,卻時刻思念戰亂的家園。戰火一停便踏上歸途,是眾多難民的心願,但無奈的是至今仍歸家無期。

有關上述歐洲難民潮報導,《鏗鏘集》有更深入的探討分析,節目於十月二十五日(星期日)晚上七時三十分於無綫電視翡翠台,及晚上九時於港台電視31播映,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面對匈牙利邊境關閉,難民繞道來到克羅地亞。 

面對匈牙利邊境關閉,難民繞道來到克羅地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