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勾」渣巴:杜林普靠欺詐爭支持並為ISIS建功

2015/12/14 — 14:51

繼前重量級拳王阿里後,另一位美國籍穆斯林運動巨星,NBA名宿渣巴(Kareem Abdul-Jabbar)亦在《時代雜誌》網站發表長文回應近日共和黨總統參選人杜林普(Donald Trump)的言論。這篇文章的標題是「杜林普和ISIS的共同之處」。除了指杜林普主張的敵視穆斯林政策不會令美國變得更安全外,渣巴更分析杜林普的選舉工程。他直指杜林普的策略是依靠「假消息、半真半假的陳述和欺詐」來爭取支持以求入主白宮。渣巴更認為杜林普的冒起是幫了ISIS一個大忙,甚至指杜林普和ISIS有不少相似的對方。以下是渣巴文章的撮譯,讓我們一起看看這位有「天勾」之稱的一代籃球名將如何剖析杜林普現象。

『這位2016年總統參選人與ISIS的共同之處比與美國的共同之處多。 

對抗美國理想的恐怖主義運動取得了成果。現在到處都是恐慌。槍械的銷售數量急升。仇恨犯罪(hate crimes)愈來愈多。留鬍子的文藝青年被當作是穆斯林。八成三的選民認為在不久的將來會發生大型的恐怖襲擊。有美國人因為太過恐懼,所以他們願意放棄那些屬於美國核心價值的神聖信念,以換取有關安全的含糊承諾。而許下承諾的卻是那些散佈恐慌的人。「燒毀那憲法吧,總之不要在商場內傷害我。」由此可見,恐怖主義是多麼有效。

廣告

我不是在說ISIS。我指的是當奴·杜林普(Donald Trump)。

我沒有在誇大其辭。我也不是在使用比喻。根據Webster字典,恐怖主義的定義是「以暴力行為來恐嚇某地方的人以達成政治目的;有系統性地使用暴力,尤其是當它是作為強制的手段。」

廣告

如果暴力可以是抽象的……而這當然是可以的,而且威嚇正是抽象的,那麼杜林普的競選工程正符合以上有關恐怖主義的定義。因此,杜林普是ISIS的最大成就。杜林普根本就是不自覺地為ISIS服務。他不提供個別和實際的政策,卻在利用公眾的恐懼,幫了ISIS的大忙。就算同樣是共和黨的傑布·布殊(Jeb Rush)都認為杜林普的目標是要「利用人們的焦慮和恐懼」[……]

在這刻,沒有法例要求候選人講出事實。大家可以(像杜林普一樣)在推特轉發指高達81%被謀殺的白人是被黑人殺死的「統計數字」。這則消息由一個虛擬的白人至上組織發放,而事實上高達84%被謀殺的白人是死在白人手下。大家可以(像杜林普一樣)聲稱曾在電視上見到數以千計在新澤西的穆斯林為「九一一」歡呼。但其實根本就沒有有關證據。大家可以(像杜林普一樣)指來自敘利亞的難民正在「湧來」美國,但其實只有二千名敘利亞難民已到達美國(聯合國有紀錄的難民數目有430萬人)。當大家被發現在發放假消息時(這是杜林普經常要面對的情況),大家可以像那些不服輸的兒童一樣:否認、否認、否認。

杜林普雖然沒有屠殺無辜民眾,但正在利用這樣的暴行來製造恐怖氣氛以獲取支持。正如我之前所說,他這樣的行經可以被視為仇恨犯罪。即使自「九一一」以來,每年大約有三十名美國人在世界各地死於恐怖襲擊(正如《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指出,這數字「大約等如每年因為傢具墮下致死的數字」),杜林普卻在為即將來臨的世界末日敲響警鐘。杜林普不負責任和煽動性的修辭與他故意發佈錯誤訊息的行為已經製造了一個充滿恐慌和敵意的氣氛,而這股氣氛會令人傾向使用暴力[……]

大約有三萬名外國人到了敘利亞為ISIS作戰。當中數以千計來自歐洲,而來自美國的也有最少250人。在富裕國家生活的我們大部分都無法理解為何我們的年青人[……]會背棄我們的價值而去擁抱那無情的暴力文化。他們出發之前,很多人都花很多時間在社交媒體上並且被那些宣傳影片洗腦。一位23歲的女性,她本身是虔誠的基督徒而且在主日學任教。她經Skype被召募。招募她的人花了很長時間在這位孤獨的女性身上,教導了她伊斯蘭的儀式。這樣的事之所以會發生,可能是因為正如一些心理學家所說:由於分析資訊需要更多努力,腦袋的預設模式是純粹相信。

同樣的機制對杜林普的支持者也有效。由於他們對各黨派的貪婪和無能感到氣餒和憤怒(這是可以理解的),他們已不再作批判思考,亦不會再受事實或者真相影響[……]為了要表達他們的不滿,他們支持一位沒有政治經驗、沒有仔細政策,但有顛覆憲法(而如果杜林普當選總統,他需要宣誓效忠憲法)這樣可笑想法的所謂「圈外人」。選他上台就像在小朋友的生日會上叫小丑用鋸玩雜耍一樣危險。

然而,理解甚至同情杜林普支持者那種對政治感到無力的情緒,並不代表要為他們危險的行為開脫。盲目跟從一個不斷向自己撒謊的領袖,一個誇大危險和提出違反憲法措施的領袖,這樣的行為是不能找任何藉口來合理化的。杜林普提出與美國價值相違背的解決方法,這已夠可恥了。但更可恥的是他的支持者拒絕承認此事。這樣的洗腦行為是在貶低杜林普的支持者的身分地位,而且對國家有害。可能正是這原因,杜林普得到數個白人至上組織的支持。其中一個組織在他們的網站上寫道:「終極救世主杜林普萬歲」。這個組織亦呼籲杜林普「重新令美國變成白色!」[……]』

英文全文;原刊於運動公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