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太陽的後裔:愛國還是愛人民?

2016/3/23 — 14:3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近年有關政治與社會寫實類的韓國劇集,不再如昔日的市場毒藥,電視台往往不太希望製作一些以這些題材為方向的節目。今天,時移世易,能夠反映當下社會現況的媒體作品,反而更能與國民所想對話,令民眾找到舒發內心感受的空間,產生「共感」的效果。這幾年間,劇集有如《未生》、《沒關係,是愛情啊﹗》、《Pinocchio》、《Assembly》、《危情三天》與《請回答 1988》,都是借劇集的模式,扣人心弦地探討韓國現實政治與社會文化環境下的種種爭議,發揮出戲劇與政治現實的連貫可能性。當中,尤以《未生》播出後,推動了韓國國會通過「張克萊法」最為明顯。

除了劇集,發展更比其他類文化產品成熟的韓國電影,每年也有不少韓國導演,有感而發地製作一些以昔日社會歷史為題材的電影,或以反映當下現實環境,更甚至挑戰寫實的顛覆電影,揭露與反思韓國當代政治與社會的問題,例如《逆權大狀》、《鬼鄉》、《延坪海戰》與《半世紀的諾言》等等。上年曾經引起一輪電影熱的《半世紀的諾言》,便是最佳的例子。

廣告

當時,不少韓國政治重量級人物也紛紛買票入場支持該電影,表明電影中講述的那一段男主角的個人歷史,就是反映出他們那 50 至 60 歲一代人的「集體回憶」,甚至連韓國總統朴槿惠也親身到電影院入場觀看,並指出那故事就是他的父親,前韓國軍人總統朴正熙的寫照,更讚揚該電影中,談及當年的韓國人,不惜為建設國家發展犧牲個人私利,所附載的「愛國主義」與「國家主義」精神與情懷,是今天青年一代韓國人應該學學學習,以此來增強對國家的凝聚力。

已於 2 月底隆重啟播的 KBS 劇集《太陽的後裔》,鮮有地以韓國特戰部隊的故事藍本,講述了軍人如何在個人愛情生活與捍衛國家安全的使命間,作出最後選擇。就在劇集播出後,不少韓國文化評論人,抽絲剝繭,從劇集中故事細節、對白與情景,批評《太陽的後裔》是一套由公營電視台製作,背後有借軍人不惜以生命作冒險,也要極力維護國家安全的行徑,一部份要是重振軍人在韓國社會的地位,但重要的,是要向國民鼓吹「愛國主義」與「國家主義」的傾向,挽救早已沉寂多年的國家向心力。

廣告

當然,從劇中接連出現的,向大韓民國國旗敬禮的場面,還有穿梭在鏡頭前穿著上軍服的軍人角色,相比於別的劇集來說,確然有其強化愛國心的元素。然而,透過第7集中宋仲基飾演的劉時鎮上尉,在救援現場中與烏魯克建設企業科長陳永壽的一番說話,卻能更清楚演繹出這種愛國主義背後,尤其在軍官的眼中,究竟所表達的內容是什麼?

當時,欠缺人性,只顧私利,並不顧同事死活的科長陳永壽,一直要求劉時鎮要盡快結束搜救工作,動用推土機,在瓦礫堆現場中刮出一條道路,前到他的辦公室內,讓他可以立刻重回倒塌現場,拿回自己的鑽石。另外,他更以辦公室內有一份是烏魯克政府與韓國兩國簽署的和平重建事業的重要文件,來要脅劉時鎮,要他立即開始找回文件的工作。

陳永壽當時說到:「我雖然是拿烏魯克政府的國家薪金,但也擁有大韓民國的國籍,我是出於愛國心才說這樣的話。我去卡拉 OK 時每一次唱的第一首歌也是「愛國歌」。你明嗎?這是關乎國家利益的問題﹗軍人是什麼?首要是執行國家任務才是軍人,在這樣的情況下,死一兩名工人不算什麼﹗」

但是,作為軍官的劉時鎮,卻不認同陳永壽的觀點,並駁斥講到:「國家,國家是什麼?守護國民生命安全才是國家,國家的意思就是,像你這樣的混蛋出現意外,我也會想盡辦法拯救你出來,我作為軍人,沒有比保護國民生命安全更重要的任務。你那份文件那麼重要,就自己去掘出來吧﹗」

昨日,韓國總統朴槿惠在青瓦台主持首席秘書會議時,高度評價劇集《太陽的後裔》,還稱讚劇集對增強韓國愛國主義教育,並推動青年人建立正確的國家觀念起了積極作用。也許朴槿惠不如一眾追劇迷一樣,每一集也仔細地觀賞當中的細節,尤其在《太陽的後裔》中,它所推廣的國家主義,就是正如劉時鎮所說,是以國民生命安全為先的國家安全。想到近年韓國國內發生的多次涉及人命傷亡的危機,有如「世越號沉沒事故」與「MERS 傳染病危機」,都反映出她主導的政府,往往都比不上劉時鎮大尉般,可以把國民的需要放在首位。或許,她回家重看《太陽的後裔》第 7 集時,火上心頭,想法亦會不一樣了。

 

---
參考(1)、(2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