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工什麼時候才能買得起自己生産的衣服?

2015/9/22 — 13:37

【文:微光】

破土編者按:撥開時尚產業光鮮的外衣,我們看到的是辛苦勞動卻收入微薄的女工,她們每天工作12-14個小時,趕貨期常常要連夜加班。「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一千多年前的詩歌,今天聽來依然令人黯然神傷。女工什麽時候才能買得起自己生產的衣服?或許,思考和推動如何讓女工也富足而有尊嚴的生活比製造和追捧「女神」更有意義。

近日看東方衛視《女神的新衣》,每每為動輒過千萬的下單權咋舌,為夢幻多彩的舞台炫目。作為繆斯的女明星們和知名設計師收獲了金錢和掌聲,如下圖的尹恩惠和設計師搭檔推出的《納尼亞傳奇》系列就拍出了2666萬元人民幣的高價。

廣告

在最新一期的節目中,排名最後的一套服裝也拍出了500多萬元的下單價。而服裝品牌和銷售平台通過競拍也獲得了知名度和用戶關注。在衣香鬢影和揮金如土的畫面中我卻常常會想起做論文田野時和服裝女工一起工作和生活的過往,還有她們講述的故事。

一個夢

廣告

我在工廠裡做的第一份工作是燙平布料和衣領、襯子等。那時我連著5天,每天14個小時都在以一定速率、保持一定的動作將布料等送入燙平機中。每次燙完一匹布,就會再接續一匹,源源不斷,就像西西弗斯不斷推到山頂的大石,還會不斷地落下。感受著在指尖不斷劃過的布條,一寸寸、一尺尺,體會的是在時間和生命在枯燥和無意義中的流逝,那種感覺很異化、很絕望。工廠的老板娘有時會過來一起幹活,來監督工作的效率和質量,那時大家會感覺到更累,生怕有失誤被扣工資,也不敢隨便說話。而老板娘不在的時候,和我一起工作的大姐就會跟我聊天來解悶。有一天她說昨晚做了個噩夢,沒有休息好。她夢到回到家中,大兒子的頭在鍋裡,都燒硬了。她看到那個場景很傷心,就一直哭,一直叫,然後被老公打醒了。由於她和老公都在浙江打工,一年才回一次河南的家,平時都見不到家裡的兩個兒子,所以很惦念,生怕他們出什麽意外。兩個孩子平時在學校上學、生活,到周末會回外婆家,才能和父母通電話。為了兩個孩子的生活費和未來的學費,這個家庭只能保持分離的狀態,而大姐的一顆心就只能這樣一直懸著。

兩個孩子

在工廠裡接觸了一些河南、山東、貴州的工人,在談到婚姻、生孩子的問題時他們都會強調必須要生個男孩,最好是一男一女。一個女工年輕漂亮,婚姻初期丈夫對她很好,但是生了女孩那天,她丈夫上去就是一巴掌,還讓她當天就出院,不要浪費錢。後面動輒就家暴。看到生女孩就家暴的可能沒有那麽普遍,但是確實有不少人因為妻子生了男孩而不高興。工人講了一個故事:一個男工因為妻子第一胎生了女孩,高興不起來,別人就勸他,女孩好啊,生第二胎不用罰款,他就高興了。一個大姐,頭胎生了女孩,到第二胎的時候,婆家就要求她去做B超檢查孩子的性別,發現是女孩的時候就要求她一定要流產,直到下一胎確定是男孩才可以生。談到這個,她都會覺得殺了自己的孩子,很愧疚。但是其實她自己的身體和精神也受到了很大的傷害。另一個女工已經有了一個4歲大的男孩,又懷了二胎,她說:「一個孩子太孤單,想生兩個讓他們相互作伴」。但是因為第一胎是男孩,第二胎就要罰5萬塊,加上生孩子要花的1萬多,要六七萬。而她生完了孩子過幾個月就要出來打工,剛開始每個月奶粉錢就要1000塊,而她們的工資一個月只有三四千塊錢。生了二胎,他們夫妻倆更要外出打工、努力賺錢養孩子,更無法陪在孩子身旁,孩子的孤獨感也很難抹去。努力賺錢養孩子成了讓工人馴服的理由,尤其是針對女工,包工頭這樣跟結了婚、生了孩子的女工說:「結了婚的人,尤其是女人,都是要省著花的,原來一天花3塊錢,現在就要想著只花1塊錢,留著2塊錢寄給家裡老人小孩花。要好好幹活才能賺到錢,不要總想著回家看看。」

三十塊的衣服

2013年4月中一個放假的周日,我陪一個女工去鎮上的商業街逛。從那年2月25號到廠裡,到4月份,她總共收到了2100塊錢,其餘的工資都是到年底才能拿到。 這2100塊錢要做兩個月的生活費,她還要節省出來一些看能不能給孩子買點東西。她說想給兒子女兒買點夏天穿的衣服,看了很多店鋪,她都說:「怎麽都這麽貴啊!」最後在路邊的童裝攤停下了腳步。她給4歲的兒子買了一件15元的針織背心,她又看上一條針織裙子,30塊錢,但是又擔心7歲的女兒穿不上,就浪費了錢,就算了。這個大姐參與生產的很多是品牌服裝,可是無論是國外的品牌還是國內的品牌,她和她的孩子都穿不上。曾經的福特制期望「讓造車的人都買得起車」,如今中國生產汽車的工人買不起汽車,生產Iphone的富士康工人買不起Iphone,生產品牌服裝的工人也消費不起這些衣服。樂施會曾經做過服裝業的研究報告,報告指出,工人工資只占品牌服裝售價的1.75%,而售價中的75%都被品牌公司和零售商拿走。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麽工人消費不起自己生產的衣服,以及需求不足的出現。

服裝業不僅有時尚光鮮的女神和一擲千金的商家,還有付出辛苦勞動卻收入微薄的女工,她們每天工作12-14個小時,一周只能休息一天,趕貨期常常要連夜加班,卻買不起她們自己製造的時裝。由於多年辛勞,她們多已深受病痛之苦,常常還要面臨拖欠工資和被辭退拿不到補償等困擾。「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的不公依舊存在於現在的社會中,思考和推動如何讓女工也富足而有尊嚴的生活比製造和追捧「女神」更有意義。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