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戰士 Um Hanadi:尊重來自對抗恐怖份子的經驗

2016/10/12 — 15:36

「肅靜站好!」Hanadi向身後持槍漢子們下令,雄糾糾的男子們立即站直身子,靜候她接受CNN的訪問。(網絡片段截圖)

「肅靜站好!」Hanadi向身後持槍漢子們下令,雄糾糾的男子們立即站直身子,靜候她接受CNN的訪問。(網絡片段截圖)

在恐襲威脅下,伊斯蘭國教各國居民聞風色變,但有個女人,卻有能力讓這班冷血份子膽戰心驚。

這位39歲的外婆,上月帶領部落軍隊中50名男子,衝鋒陷陣的突襲被伊斯蘭國掌控、位於北部重鎮摩蘇爾(Mosul)附近的小鎮撒卡德(Shirqat)市中心,在伊拉克政府軍還未抵達前,已成功趕出恐怖份子,重奪小鎮的控制權。

一身黑戰鬥服配黑色頭巾,手持9mm手槍與軍刀,她是恐佈份子眼中的死神。「我跟他們戰鬥、我割掉他們的頭、我煮掉割下的頭、我燒掉他們的身體!」絲毫沒有憐憫,因她心中的復仇之火難以滅卻。

廣告

父親、2任丈夫、家中兄弟……目擊至親在眼前離世的Um Hanadi,就此成為了伊拉克的涅墨西斯。

「肅靜站好!」Hanadi向身後持槍漢子們下令,雄糾糾的男子們立即站直身子,靜候她接受傳媒巨賈CNN的訪問。他們的眼神流露出對這位女司令官的由衷敬意,這在男性主導的阿拉伯半島實屬奇事。

廣告

特別是這位「女戰士」並非軍家出身,不過是一位平凡家庭主婦,本名Wahida Mohamed。

「尊重來自我的經驗。」Hanadi淡然道,「自2004年起,我就與伊拉克安全部隊並肩作戰,對抗恐佈份子。」自波斯灣戰爭以降,伊拉克一直置身在動亂峰火中,從阿爾蓋達到伊斯蘭國,Hanadi一路從血泊廝殺中走過來,自然成了敵方的眼中釘。

她家中的男丁:父親及三名兄弟先後被伊斯蘭國屠殺,「連所養家禽家畜都不放過。」然後是首任丈夫,在一次戰爭中不幸喪命;改嫁後第二任丈夫,今年初同樣遭恐佈份子所殺,遺下兩名女兒;到2014年撒卡德被佔領時,其女婿更被恐怖份子捕獲,雙手雙腳被斬斷再行刑。

Hanadi決定血債血償。

在伊拉克地方部隊提供車輛和武器支援下,她帶著部落中一支團隊,經歷數次對抗ISIS的戰役,有說,她曾單槍匹馬,一氣殺掉18名恐佈份子。

「他們的最高領袖巴格達迪也曾威脅要殺了我,但我才不理。論被刺殺排名,我比伊拉克總理還要高。」侃侃而談背後,是她的命硬:2013及14年合共三次、06、09、10各一次的汽車炸彈襲擊,她大難不死,6次均逃過一劫,但她的頭和大腿中,仍殘留著榴彈的碎片,肋骨也曾斷過。

Um Hanadi未曾後悔,也沒有合理化自己的所作所為,「就是要復仇」,22歲及20歲的女兒,一邊接受軍事訓練一邊照顧自己的子女,但不排除有天要上戰場的可能。

征戰多年,愛槍扳機上的油漆都已剝落。如果命運能選擇,Um Hanadi會希望自已繼續當祖母司令,還是可以平靜的、在小鎮中當一位相夫教女的家庭主婦,為家人煮一頓飯而不是一顆頭顱?

 

資料來源

#她說 #‎HerStory #UmHanadi

原題為〈HerStory: Um Hanadi〉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