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她遭遇潑酸攻擊

2017/12/26 — 12:34

吳建衡攝

吳建衡攝

【文 / 圖:吳建衡 Ed Wu Photography

潑酸攻擊,在印度是僅次於強暴後,最嚴重的犯罪行為。

昨天聖誕夜,我在路上遇到這名女性單獨的坐在路邊乞討,起先我先坐在遠處,默默的觀察光線以及場景適不適合我拍照,並且同時看看在人潮擁擠的鬧區,她得到零錢捐助的情況多不多。

廣告

我在熙來嚮往的街頭坐了大概五分鐘,期間沒有任何人停下來給他任何的零錢,其實這跟我往常在印度的經驗蠻相似,抱著小孩子乞討是最容易要到錢的,而這類型外觀不討喜的殘障者,是弱勢中的弱勢的弱勢,連乞討都被歸類在最低階層。

其實要走上前徵詢拍照的同意,事前也是會蠻忐忑的,一來是因為怕傷了他們的自尊心,擔心他們會認為我們外人只是把她當昨娛樂的對象,一來也是怕被他拒絕之後,還可能被大聲斥責引起旁人笑話,這在印度是很有可能發生的。

廣告

但其實從以前開始,我就會不斷提醒自己,我拿起相機的目的,是為了讓更多人看到世界上不同角落的故事,快樂也好、悲傷也好、殘酷也好,因為這些就是世界上真正在發生的事情,把自己的眼睛遮住,讓自己當作沒有看到,或是用一些冠勉堂皇的理由而不去談這些事情,並不會讓這個環境變得更好。

我穿著厚重的登山鞋,但我盡量放輕腳步,不讓自己看起來莽撞與粗魯。

我蹲下來,伸出手握手向他致意,然後用簡單的印度語問她:

「照片,可以嗎?我給你,錢。」

在印度這個地方,做什麼事情,談什麼條件,絕大多數脫離不了錢,只要數字對了,大多的事情都不難談成。

我當然不喜歡用金錢、數字,這樣子的事物去當作拍攝對方的斡懸方式,但在印度這樣子的地方,金錢的實質作用大於任何其他的事物,例如面子、自尊、交情,甚至是友誼,所以通常部分的印度人也習慣於直接喊出自己想要的價碼,來交換出自己有的資源,久而久之,我也習慣了這樣子的方式。

沒想到她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

「照片,OK。Money,NO。」

意思是我可以拍攝她的照片,但是她不需要我的錢。

我拿出手機,拍攝一組他坐在牆邊,行人來來往往的照片,另一組則是她的臉部肖像。

在這之中,她沒有任何的不悅,甚至是大方地面對我的鏡頭,在拍攝近距離肖像的時候,她還可以對著鏡頭擺Pose,比出Ya,等等的手勢。

其實這一切都超出了我的預期,我不知道這需要有多大的勇氣,又或著是受盡這社會多少的欺凌與屈辱,才可以讓她如此坦然的面對我的鏡頭。

拍完照片,我伸出手想要再次表達我對他的感謝與尊敬,而她緊緊得抓住我的手,希望我繼續留下來聽他說話。

她也不管我聽不聽得懂,就開始說著她的故事,在這之中,她不斷得比著她心臟的位子,我知道她說的是她心很痛。

我以為她的右眼已經因為潑酸攻擊已經完全萎縮,而沒有了功能性,可是我卻還是能看到淚水從她右眼裡微小的孔洞裡流了出來。

印度這個社會充滿許多問題,特別是在我閱讀了越多有關印度的故事以及書籍,我對印度的疑惑只有更多,沒有更少,像是二、三十年前,不同宗教之間的屠殺,或是對低種姓人民的暴力殘害,對女性的不公平,還有路上不知道從何幫助起的窮人與遊民。

當我坐在地上聽著她對我述說故事的時候(儘管我完全聽不懂),旁邊有一個街友人家的六、七歲大小女孩,在我們旁邊盡情放聲大笑,我想他是在笑對方的五官,又或著在笑我這個外國人明明什麼都聽不懂,卻坐在那邊聽她講故事講了二十分鐘。

小女孩像播放器一樣,在我們的周圍不間斷地放聲大笑,也沒有人阻止他,似乎這些人被社會嘲笑就是理所當然,就是活該。

這讓我對這個社會有了更多、更多的困惑:這個地方到底怎麼了。

所幸在印度還是有許多的 NGO 在幫助這些受害的婦女,以及其他需要援助的對象,或許緩慢,但是我想他們確實幫助到了許多許要援助的人。

如果想對南亞、印度潑酸攻擊有更多支持或認識,可以找:Stop Acid Attacks, Acid Survivor Foundation, 或是幾位曾經受過攻擊,但勇敢活過來的案例,像是Laxmi Agarwal.

或是在德里也有一間由受潑酸者所營運的 Cafe:Sheroes Hangout Cafe, 等等,都可以讓大家直接盡到一點心力。

*   *   *

補充資料:

a. 孟加拉國是南亞國家案例數最多的國家,1999-2013年,有3,512件案例。(我拍的這名女性,就說自己是孟加拉來的)
b. 巴基斯坦的案例還在每年成長中。
c. 在印度每年約有250-300件潑酸案例。(但NGO估計,含未報案,一年應超過1,000)
d. 在2013年印度喧騰世界的強暴案件登上檯面之後,印度政府終於針對輕易購買到鹽酸做管制,並且加強刑期,但依然防不勝防,效果有限。

*   *   *

後記:

我拍攝完後,替大家提供了一千盧比,大約是台幣五百元給這位女性,一千盧比應該夠他十天不愁吃喝了。

而且很奇妙的是,我坐在他旁邊,聽他說話的時候,捐款源源不絕而來,十塊、二十塊這樣,跟我一開始觀察的不一樣,可能是因為大家看到有一個人坐著陪他講話,勾起了大家都有的惻隱之心吧。

-------------

Photo By: ASUS ZenFone 4 Pro
#ASUS #ZenFone4 #一起戀攝影

 

(圖片和文章原刊「吳建衡 Ed Wu Photography」FB專頁;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