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不是難民引致巴黎恐襲

2015/11/26 — 15:11

巴黎11月中發生多宗恐怖襲擊。11月16日晚上,不少香港市民,到金鐘出席悼念會,與歐洲人民同步為逾百位死難者默哀一分鐘。

巴黎11月中發生多宗恐怖襲擊。11月16日晚上,不少香港市民,到金鐘出席悼念會,與歐洲人民同步為逾百位死難者默哀一分鐘。

你的家失竊。你轉念一想,就覺得和你最近收容在家的那些露宿者有關:若不是他們偷的,就一定是他們引狼入室。於是你二話不說,就把他們趕出去,還說以後那怕路有凍死骨,你都只會自掃門前雪,見死不救。

但,如果根本不是露宿者惹的禍呢?

誰讓難民蒙上不白之冤

廣告

愈來愈多關於早前的巴黎恐襲的細節曝光。英國《獨立報》早前報導,八個直接參與恐襲的恐怖分子中,七位均不是難民或最近才來到歐洲的。他們全都是在法國或毗鄰的比利時長大甚至出生的。而主腦 Abdelhamid Abaaoud 則是來自比利時的。他們全都持有歐洲護照。

至於那個持敘利亞難民護照的兇手,雖然我們無法知道他的真正身分,但根據歐盟首席外交官 Federica Mogherini,我們有理由相信他也是一名歐洲公民,只是因為他自己本身在通緝名單上,才以假護照入境。

廣告

那即是說,早前指責難民引致巴黎恐襲的人,都讓難民蒙上不白之冤了。這其實難怪,因為這只是一種很常見的邏輯謬誤(Post hoc ergo propter hoc):也就是那個家傳戶曉的麥兜故事:「從前有一個小孩,他不聽媽媽話,結果,他死了」:因為一件事「先」發生,所以「後來」發生的事就是「因為」(cause) 先發生的事而導致的「結果」(effect):因為難民「先」來到歐洲,所以「後來」發生的巴黎恐襲就是「因為」他們而導致的「結果」。 

如果不是難民引致巴黎恐襲

問題其實不在誰對誰錯之上,甚至不是很多人爭辯的意識形態,什麼「大愛」「本土」之上。問題是,如果不是難民引致巴黎恐襲,如果引發恐襲的是歐洲公民,那麼我們要做什麼才可以減少下一次恐襲的機會呢?如果不是難民引致恐襲,但我們卻一味諉過難民,我們豈非等同容讓恐襲再次發生嗎?

英國《電訊報》指出,目前這些持有歐洲護照的恐怖分子中,只有低至百分之一在反恐監控名單上,同時,目前亦只有一至兩成的歐洲公民的護照會在他們穿越歐洲時和反恐的資料庫比對。換言之,只要 ISIS 繼續招募歐洲公民做恐怖分子,無論有沒有難民,這些持有歐洲護照的恐怖分子依然可以非常輕鬆地由敘利亞穿梭至歐盟每一個角落,發動下一輪恐襲。

結語:諉過難民等於縱容兇手

聯合國難民專員公署的發言人 Melissa Fleming 對難民在巴黎恐襲事件中被妖魔化 (demonised) 感到極度不安 (deeply disturbed)。她指出,歐洲的安全問題異常複雜,但難民不應成為代罪羔羊和次受害者 (secondary victims)。我非常認同。

難民不一定是兇手,歐洲公民也不一定是受害者。我們從來不應該將問題這樣二分。若難民是發生恐襲的元兇,我同意我們必須加強邊境控制,確保難民中沒有滲入恐怖分子。但若恐怖分子其實根本是歐洲公民,我們要做的,就是在如今《神根公約》的框架下,檢視我們如何可以防止這些變成恐怖分子的歐洲公民,仍然自由來往歐盟各地。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防止下一輪的恐襲。

當我們知道發動恐襲的其實大部分都是歐洲公民時,當我們知道恐襲其實和逃避恐怖分子的難民無關時,若我們仍然諉過他們,我們就是變相縱容真正的兇手,變相令制度上的漏洞得不到修補,變相令下一輪恐襲更易發生。

這應該不是任何人樂見的。

 

啱睇就 like 埋我既專頁啦

 

參考資料:

《Independent》,18 November 2015,《Paris attacks: Eight terror suspects named so far are not refugees and have EU passports》
《Telegraph》,20 November 2015,《Who were the terrorists? Everything we know about the Isil attackers so far》
《Telegraph》,17 November 2015,《Paris attacks: Lax EU watchlist lets jihadists travel freely from Syria to Europ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