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Trump真的當選了

2016/11/8 — 18:44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如果Trump真的當選了,不必怕,世界末日還沒來到。

基督教會相信世界末日,卻從來沒有打算自己導致一場世界末日。因此,對許多美國福音派信徒來說,無論是 Trump 或 Hillary,投票只是一項兩害取其輕的活動──問題是教會如何選擇。不過,福音派從來沒有甚麼選擇。它一直被共和黨沿路放下的麪包碎勾引,成了共和黨的穩定票倉。從列根總統時代開始,政治冷感的教會搖身一變成為政治的「道德大多數」(moral majority):反墮胎、反同性戀、捍衛傳統家庭價值、維護基督教的社會位置、重視總統候選人的教會生活等等。

這個票倉的故事發展到如今,Trump 的出現卻成了一個異數。為了接續宗教右派(religious right)的票源,毫無道德形象的Trump (其實他自己不太介意)在大選前臨時穿上「基督的全副軍裝」:與耶穌重拾關係、認定聖經為最喜愛的書、與福音派教會領袖結為好友,化身成傳統的福音派信徒。

廣告

「政治,全部都係政治。」這個衆人皆知。

問題是:福音派教會卻要硬食這個設定。共和黨與福音派合作無間,共和黨推舉誰,福音派就祝福誰。教會如今成了被動的賭徒:二仔底,跟到尾。最後卻造成一個尷尬的結果:神聖的教會支持大反派(villain)當選總統。面對這鋪不幸的賭局,教會實在懷念自己昔日的政教分離。奈何,這鋪世紀賭局不僅迫使福音派教會「哂冷」,更揭開教會最後的道德底牌。

廣告

這是我要論述的命題:如果Trump 真的當選了,這將標誌基督教走向一個新里程。

正如當代哲學家 Slavoj Žižek 的評論說:Trump 是一張不按規矩出牌的wild card,他一旦當選,將會重新設定美國政壇一貫的出牌方式——對共和黨與民主黨來說都如是。同樣道理,Trump 的勝利將會重整美國福音派的社會位置。正如先前所說,福音派已經押上了自己最後的道德底牌,跟着Donald Trump「哂冷」了,究竟這場賭局會如何發展呢?兩個可能性:

一、如果賭局贏了,Trump 的成功不但帶來美國福音派的振興,它更標誌着「政治神學」(politische Theologie)的回歸。教會不再是道徳的榜樣,卻成了權勢、政教合一的帝國宗教。

二、如果賭局輸了,美國福音派就輸光它在美國幾百年的一切。福音派多年來的宗教泡沫宣告破滅。不過,這未嘗不是好事。泡沫一日不破滅,信仰一日不能重新開始。

無論如何,如果Trump真的當選了,不必怕,世界末日真的還末來到。世界的黑暗只是以一種黑暗的方式呈現,樂觀點說,這種呈現,相對於 Hillary,可能比較誠實。

 

(原載於明報副刊 2016年11月6日 星期日;原刊於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 陳韋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