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委內瑞拉的噩夢

2018/12/3 — 10:00

糧食短缺下,連果皮都要儲存妥當,預備在糧草耗盡時當作續命丹。

糧食短缺下,連果皮都要儲存妥當,預備在糧草耗盡時當作續命丹。

【 文:吳宛盈、圖︰YLE 】

有環保人士提倡用蔬果皮做環保酵素,既有天然的清潔劑可用,又能減少廚餘,一舉兩得。但在同一時空的委內瑞拉,有人將水果皮放在雪櫃儲存,準備在吃光儲糧時,把水果皮煮軟果腹,也許能捱上兩、三天。

 千辛萬苦逃到哥倫比亞,只能在公園露宿,但總算有飯食。

千辛萬苦逃到哥倫比亞,只能在公園露宿,但總算有飯食。

廣告

過去兩年,二百萬名委內瑞拉人離鄉別井,花光積蓄逃到鄰國哥倫比亞,只求成為難民,乞求鄰國接濟。幸運的白天在街上當小販,也有人要在街頭賣藝甚至賣淫,賺到錢都要省吃儉用,每天到提供飯菜的慈善機構,吃一頓飯撐足一天,晚上在公園一角露宿。看似悲慘的生活,但已經比留在家鄉、隨時餓死的家人幸福,省下的錢都要寄回老家,希望盡量為他們多換一日糧食。

廣告

查維斯曾經是委內瑞拉窮人心目中的英雄,但亦是令國家經濟陷入死亡螺旋的罪魁禍首。

查維斯曾經是委內瑞拉窮人心目中的英雄,但亦是令國家經濟陷入死亡螺旋的罪魁禍首。

1999年,推崇社會主義的左派總統查維斯上台,反美主義、推翻自由市場、企圖重新分配財富、將石油、農業等收歸國有等政策,成為窮人救星。2004年的佩塔雷貧民窟,居民雖然窮困,但臉上都掛著笑容,生活條件不佳,但至少有三餐溫飽。不過,隨著石油價格大跌,天災、政變頻生,委內瑞拉經濟嚴重衰退,本來疲弱的經濟更萬劫不復。

有媽媽心疼孩子吃不飽,說寧願露宿街頭,也不想餓死家中。

有媽媽心疼孩子吃不飽,說寧願露宿街頭,也不想餓死家中。

為應付財困,政府只有一招,就是不斷印鈔,結果將國家推入「死亡螺旋」,貨幣不斷貶值,通脹幅度高得可怕。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估計,今年年底委國通脹率將達百分之一百萬,國民最少要有最低工資21倍收入,才能買到最基本的食物,但大部份人只領取最低工資,月薪僅夠買兩天糧食,而且要排隊幾天輪候。全國90%為貧窮家庭,飢腸轆轆,有人吃垃圾維生;有人打家劫舍;有人祈求上天打救,更多人因為營養不良而死。

過去兩年,有逾二百萬委內瑞拉人逃亡至哥倫比亞,為求三餐溫飽。

過去兩年,有逾二百萬委內瑞拉人逃亡至哥倫比亞,為求三餐溫飽。

除了食物短缺,藥物亦消耗殆盡,病人入院要自備醫療用品,否則只有回家等死。長期病患者只能靠儲存的過期藥物應付,性命危在旦夕。或許你會問,政府為人民做了什麼?政府一方面打壓反對人士,容許警察及民兵組織軍肆意拘捕他們;另一方面要求國民領取「祖國證」,承諾支持政府,舉報反政府人士,乖乖聽話就有奬賞,每兩個月獲發一個救濟食物箱,以食物操控大家的思想。

阿珍娜有一型糖尿病,但市面已經買不到針藥,要靠已過期的存貨保命。

阿珍娜有一型糖尿病,但市面已經買不到針藥,要靠已過期的存貨保命。

國內人人喊苦,國際人道組織亦多番嘗試協助,但現任總統馬杜羅堅持舊有路線,將經濟崩潰說成西方陰謀,又聲稱國內有足夠糧食、藥物,即使有人組織捐贈藥物,亦被政府沒收,並拒絕所有人道援助。有人說他們已經絕望,不相信有任何人能拯救他們,因為即使想反抗也無力,只能祈求神蹟。

社會學家杜利奧因為批評時政被政府盯上,為免被監禁只能流亡到哥倫比亞。

社會學家杜利奧因為批評時政被政府盯上,為免被監禁只能流亡到哥倫比亞。

不少小孩要靠慈善團體救濟,才可吃上一餐飽飯,亦可能是全日唯一一餐。

不少小孩要靠慈善團體救濟,才可吃上一餐飽飯,亦可能是全日唯一一餐。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12月5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