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孩子更知窮滋味

2016/4/5 — 20:42

全球約有5億6,900萬名貧困兒童欠缺生活所需,有的更備受各種剝削和疾病的煎熬。

全球約有5億6,900萬名貧困兒童欠缺生活所需,有的更備受各種剝削和疾病的煎熬。

昨天是兒童節,對你可能年年如是,沒半點滋味!但是,貧困孩子每天嘗盡的卻是最真最深的窮滋味,縱然他們不懂計算自己有多窮。

多卡斯 – 贊比亞(9歲)

多卡斯每天要到這污水坑打水四次,給家人使用,她說:「我看著牛和豬在這兒飲水,但我們仍要來取水,因為附近再沒有水源了!」喝了污水的多卡斯常常腹瀉,還因為要來回打水,不能定時上學。

廣告

贊比亞的多卡斯每天要來回打水四次,不能定時上學,更因此常常腹瀉。

贊比亞的多卡斯每天要來回打水四次,不能定時上學,更因此常常腹瀉。

廣告

娜弗詩歌 – 阿富汗(13歲)

「一個月前,我媽媽頭痛和肚子痛,但我們沒有錢帶她去看醫生。我認識很多不能去看病的兒童,很多很多。他們都是因為貧窮的緣故。如果我有能力,我會把錢給貧窮的人。至於政府,他們可以給我們一位醫生。」

阿富汗的娜弗詩歌透過繪畫,表達她希望貧窮人也能享醫療服務。

阿富汗的娜弗詩歌透過繪畫,表達她希望貧窮人也能享醫療服務。

薩瑪 – 敘利亞(14歲)

爸爸在薩瑪小時候已經去世。為了逃避戰火,他與哥哥和母親逃離家園,與另一個敘利亞難民家庭同住在黎巴嫩的一個營帳內。母親從沒要求薩瑪去工作,不過他主動拿菜農容許他拾的蔬菜,到市場出售。薩瑪說︰「我把剩下來的蔬菜拿到街上賣,只能賺一點點錢,卻總比沒有的好。」他有時更會為未能供養母親而偷偷哭泣。敘利亞的薩瑪和家人逃離家園後,為了生存,只有放棄學業,每天工作。

敘利亞的薩瑪和家人逃離家園後,為了生存,只有放棄學業,每天工作。

 

窮孩子的一生

貧窮人當中,當然少不了孩子。若以1.25美元的國際貧窮線計算,全球約有5億6,900萬名兒童身陷其中,分布於發展中國家及已發展國家。不過,僅以金錢來衡量兒童貧窮並不全面,因為孩子經歷到的貧窮和所承受的身心影響,與成人實在大為不同。

童年和青春期是成長的關鍵時期,也是建立日後生活和工作能力的黃金階段。兒童如果因貧窮而被剝奪各項生存權利,包括營養食物、清潔食水、健康和教育機會等,不僅影響身心成長及各類發展機會,亦將削弱他們長大後的生產力,更遑論實踐所長,甚至貢獻家庭和社會;他們更可能因為幫補家計或減輕父母的負擔,進一步被剝削成為童工或童婚的受害者,身心受損。所以,兒童從小時候開始經歷貧窮,他所承受的影響將比成人更深遠和時間更長。

孩子要熬過每日的窮日子,當然令人心酸。然而,更傷心的是很多孩子因為貧窮,而只能渡過短暫的一生。由1990年至2015年底,就有2億3,600萬名兒童未能活過五歲,他們大部份死於可預防的疾病,其中以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的情況最為嚴峻,每12個孩子便有一個未能渡過五歲生日。而富裕國家的比率則是每147個才有一個,差距極大。如果各國的五歲以下兒童死亡率維持現時的水平,預計由今年至2030年期間,將有9,400萬名五歲以下的兒童死亡。我們又怎忍心孩子因為貧窮,白白痛失生命!

怎樣走出窮生活?

桃施與父母和弟弟住在孟加拉北部邊境,當地大部分居民依靠耕種為生。但是,在乾旱的季節,農活工作不多,男性只有到其他國家尋找工作。桃施的爸爸卻另有選擇,他去拉人力車。可是,收入並不穩,難以供應家人的基本需要。「爸爸的人力車不是他的,每天都要付租金給車主。」桃施說。「他只能賺到很少錢,不夠養家;有時也沒辦法租車。」

「我們住在泥屋裡,生活很困難。我們負擔不起營養食物,又沒錢繳付學費或買上學用品,例如書本、筆記簿和文具。爸爸有時候要向人借錢,為我交學費。我家也沒有土地。看到家裡的情況,我很沮喪呢!」桃施回憶著說。

透過宣明會的經濟發展項目,桃施的母親在家的旁邊,搭建起了一個茶棚;她們一家也在前年獲得開設雜貨店的材料,讓爸爸開始經營小生意。「因為雜貨店,爸爸不用再借錢,為我交學費了。」桃施現在更快樂,對未來也充滿憧憬。這個十年級的學生定期上學,再沒遇上任何經濟困難,也吃到營養豐富的食物,在衛生良好的環境中生活,漸漸與窮日子說再見!

桃施的爸爸經營的雜貨店帶來穩定收入,讓他不用擔心繳付不了女兒的學費。

桃施的爸爸經營的雜貨店帶來穩定收入,讓他不用擔心繳付不了女兒的學費。

桃施的家庭現已自給自足,她也可以吃到營養食物。

桃施的家庭現已自給自足,她也可以吃到營養食物。

窮孩子要靠自己走出窮生活,實在千般艱難,而你我到底可以做些甚麼?或許正如德蘭修女所說:「如果你不能養活一百人,那就先養活一個吧。」

 

文:宣明會傳訊主任龔小明

圖:宣明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