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府裡的多元與學術氛圍

2016/9/30 — 9:56

大學課堂(資料圖片)

大學課堂(資料圖片)

今天學系開會討論要聘請新的教授來替代即將退休的某教授。基於某些原因,我們對新教授的專長有兩、三個選擇。大學在一個基金支持下,大搞某些倫理關注,所以請那類倫理的學者是合適的,但我們也需要有人專長做某種哲學史研究。討論中人們漸漸偏向後者,其中有一論點令我印象深刻:某同事說,雖然另一位同事也有能力開班教那哲學史,但他已經要經常開班教另一科哲學課,我們的哲學主修生應該要從不同的教授身上學習哲學是甚麼,斷不可在他們的必修課程裡,有兩科均向同一位教授學習。此話旋即獲得眾同事點頭認同。

這個堅持,部份地說明了哲學以至一般人文學科裡的多元精神和學術精神。即使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很多教授仍然會相信,學生在多人身上學習 — 包括學習一些會互相批判的思想 — 是一件美事,是學術訓練裡不可或缺的。他們並不會覺得找一大夥研究方向和立場同聲同氣的人來聚集在一個學系,把那學系變成某某學派的基地,是良好的學術氛圍。

按我膚淺見聞,這種多元與學術的關係的想法,在很多獨立基督教神學院就不多見了。例如,只要略為前衛和所謂的「新派」一點的教授,便已經不會獲聘,遑論在教授團裡佔一定比例;又或者反過來,我亦聽聞過,在一些所謂很前衛的神學院裡,立場比較保守的也難以立足;又或有些只獨尊某一門派……由此可見信仰立場如何嚴重地限制著學術探索。

廣告

在學府裡獨尊同一領域裡某一派的思想,若是做得好,我們也許應該同意那算是學術努力的,但這跟其他人講的學術氛圍或精神卻總有點差別。因為,在學生層面來說,仍然欠缺在極之紛紜的思想探索下磨煉出來的學術視野和包容氣量,在教授團和學院層面來說,這過於單一,思想衝擊不多,結果學術彷彿只是為某宗教某學派服務。信徒讀者不妨反問一下自己,在神學院裡是否很多人由始至終都清楚知道所屬圈子裡認定為正宗的那一套,有些人甚至對此必恭必敬,不欲跨越雷池半步,對其他思想 — 不單是神學外的其他思想,更包括其他基督教神學思想 — 的涉獵只停留在找出了錯處便拋諸腦後的心態。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