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生運動贏了

2015/2/13 — 10:51

在我們的地方,學生運動至今仍沒有贏過什麼。民眾慢慢可能有些錯覺,學生運動只不過是青春的浪漫激情,成不了大事。時間剛好,智利傳來的喜訊讓大家知道,學生是會贏的。智利年輕人為自己打贏了重要一仗,亦在高等教育私有化的全球狂潮中,尊嚴地說了不。這勝利意義重大,因為新自由主義的私有化實驗70年代正正始於智利;在這資本家的遊樂場,還免費教育給人民,實在痛快。

智利內政部部長Rodrigo Peñailillo去年12月宣布,2016年起大學教育將成為免費;政府會重整企業利得稅,用每年額外得來約600億港元的稅收,支持這項教育改革。當然苛政從來猛於虎,這改革的決定不是從天而降恩賜。成功前,學生們試過80萬學生上街,成功過無數次佔領數百間校園,更有工會發動多次罷工聲援,這些我們都一定羨慕不已。但在12月前,學生面對8年一直仍未成功爭取的狀態。開始起動的抗爭者老早不再是學生,仍未等到免費教育來臨,數以十萬計輟學的輟學,完成學位卻欠下巨額貸款的不知如何還債。對比起智利學生成功爭取大學免費教育的喜訊,我覺得他們仍未成功的那8年的狀態,對我們更有啟發和打氣作用。

2006年4月積聚多年的憤怒再遏止不住。大多數反抗的爆發,往往都因著微不足道的最後一根稻草。因著政府調高大學入學試考試費$50美元和削減學生乘車優惠到每天兩程,上千名中學生展開了抗爭,展開了名為La revolucion de los pinguinos(企鵝革命)的學生運動(智利學生校服的顏色和企鵝的毛色相似,因而得名)。

廣告

由最初佔領2間中學,到10日後,學生全國佔領了320間學校;加上超過100個學校罷課,共有10萬學生參與其中。由中學生發起的抗議,加上大學生的聲援,最後有60-100萬的學生上街表達對政府的憤怒。

最後中間傾左的總統Michelle Bachelet 作出了一些讓步,但沒有根本解決核心問題,學生無奈暫停行動。不過,到2010年,資本家背景的總統 Sebastián Piñera上台,學生運動進入了4年的寒冬期。2006年企鵝革命的中學生,現在已成為大學生,他們再發動El Invierno Chileno(智利的寒冬),在2011-13年間,不斷為到免費教育奮鬥,包括長達為期8個月的佔領校園行動。

廣告

為什麼呢?因為智利的教育全球最貴。原因是一直奉行新自由主義的經濟政策,智利教育得到的撥款在OECD34個成員國中列為最低,民眾要用者自付教育開支。最貴之外,智利的貧富差距亦是34個成員國中最大。結果一般家庭要用收入的75%來支付教育開支(相比美國是40%、北歐國家不足5%)。所以就算有59%適齡青年入讀大學,最後只有19%可以畢業。當中大部份輟學的原因和無法負擔學費有關。

Sebastián Piñera下台後,前任Michelle Bachelet 重回總統位上(智利總統選舉制度中,總統任期屆滿必須暫停,要等下一屆才可再參選)。這一次,她承諾會重視教育的改革,把實現大學免費教育成為重點政綱之一。而兩位前學生運動領袖更在體制內延續學生運動的力量,晉身國會,其中一位更有份在選舉中幫助Bachelet獲得不少左翼的票數,協助她成功再當上總統。Bachelet亦兌現承諾,一步步推行改革,明年入大學的青年人將會享有這抗爭的成果了。實在令人感動。

在學生運動成功前的8年來,時間不斷對他們行動無法改變現實冷嘲熱諷。但學生一次又一次發起上街、罷課和佔領校園的抗議,從沒有灰心放棄。更有人努力走入體制,在另一些著力點上發力,不甘心認命。結果,智利人民成功了,亦給予對抗不公義制度的行動者莫大的鼓舞。

智利的企鵝捱過了寒冬。我們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