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才子

假才子

比較政治碩士學歷,現為傳媒工作者。「假才子」是因為現在流行才子才女,但又沒人敢承認自己是假大空才子才女,故先行澄清。文章寫得不好還請見諒,畢竟我不是真才子。

2015/7/21 - 10:55

安保鬥爭與日本左派興亡

日本在六零年代,學生運動可謂達到高峰。

日本在六零年代,學生運動可謂達到高峰。

維基百科圖片

維基百科圖片

早陣子在網上看到人講「安保鬥爭」(安保闘争),即1960年日本左派和學運發動的反對美日安保條約運動,上圖是當年運動高峰時包圍國會的情況,可以看到聲勢非常浩大。但我個人其實不太喜歡談這件事,因為單以結果來看的話,它是失敗的,它無法阻止美日安保通過,而且日本左派往後聲勢越來越差,時至今日已經近乎全無政治力量,也沒甚麼日本年輕人會加入學運。為何會這樣呢?

廣告

時間回到1945年8月15日,天皇發表錄音講話宣布投降 (玉音放送)。美國的麥克阿瑟將軍隨後在8月30日抵達東京,9月2日日方正式簽署降書,美軍開始佔領日本。一些日本戰時政要很快就被列為「戰犯」逮捕起來,大量政治人物和社會賢達也遭「公職追放」,禁止出任公職。部份受影響人員如下,並非全是軍國主義份子,只是要顯示受影響範圍很廣:

戰犯
東條英機 (首相)
土肥原賢二 (軍官)
板垣征四郎 (軍官)
松井石根 (指揮南京大屠殺的軍官)
松岡洋右 (外交大臣)
重光葵 (外交大臣)
岸信介 (工商大臣)
緒方竹虎 (資深傳媒人)
徳富蘇峰 (作家)
兒玉譽士夫 (右翼社團大佬)

公職追放
鳩山一郎 (議員)
石橋湛山 (資深傳媒人)
赤城宗徳 (議員)
犬養健 (議員)
保利茂 (議員)
辻政信 (巴丹死亡行軍、新加坡大屠殺指揮官、逃亡中)
松下幸之助 (松下=Panasonic 老闆)
小平浪平 (日立老闆)
五島慶太 (東急老闆)
小林一三 (阪急老闆)
山岡荘八 (作家)

我們可以將此時的日本政界大致分為3派:保守派 (保守主義)、自由派 (自由主義)、左派 (社會主義)。保守派人最多,但被美國清走了,自由派人少,有些又因為反美或曾被邀請加入戰時政府同樣被美國清走,右派面對人才嚴重短缺的情況,左派的相對實力增強。1947年的眾議院選舉,左派的社會黨意外成了第一大黨,社會黨委員長片山哲成了首相。

可是隨著蘇聯在東歐和東亞動作頻頻,中國大陸和北韓相繼成為蘇聯囊中物,美國擔心日本被左派控制和赤化 (事實上很多左派人士親蘇),開始赦免戰犯和公職追放,甚至反過來打壓左派。1949年大選,社會黨落敗,之後幾十年都與執政無緣。右派之後整合成同一個黨,形成右派自民黨 vs 左派社會黨的局面。當時CIA出錢資助自民黨和引誘社會黨內鬨,都是後來解密文件證實的。所以日本右派可說是「敗也美國成也美國」,他們這麼聽曾經是敵人的美國的話,絕對是有原因的。來看看上面列出的「戰犯」和「公職追放」人士在這之後的景況:

參與多宗戰爭罪行的辻政信在戰後華麗轉身成為國會議員 (5次當選)截圖自日本 Amazon

參與多宗戰爭罪行的辻政信在戰後華麗轉身成為國會議員 (5次當選)截圖自日本 Amazon

戰犯
東條英機 (已處死)
土肥原賢二 (已處死)
板垣征四郎 (已處死)
松井石根 (已處死)
松岡洋右 (已病死)
重光葵 (1954年復任外交大臣)
岸信介 (1957年成為首相)
緒方竹虎 (1952年成為副首相)
徳富蘇峰 (恢復寫作)
兒玉譽士夫 (復任右翼社團大佬)

公職追放
鳩山一郎 (1954年成為首相)
石橋湛山 (1956年成為首相)
赤城宗徳 (1958年成為內閣官房長官)
犬養健 (1952年成為法務大臣)
保利茂 (1951年成為內閣官房長官)
辻政信 (公職追放停止後結束逃亡,旋即當選議員)
松下幸之助 (復任松下老闆)
小平浪平 (成為日立顧問)
五島慶太 (復任東急老闆)
小林一三 (復任阪急老闆)
山岡荘八 (恢復寫作)

再簡單補充同期發生的大事:1946年,日本在美方指示下通過新憲法,確立民主主義和和平主義,又推行了多項社會和教育改革。1951年日美簽署舊金山和約及安保條約,容許日本恢復行使主權。1954年成立自衛隊。1956年日蘇簽署共同宣言,恢復邦交,日本成功加入聯合國。

後來美日雙方認為1951年簽訂的安保條約是在佔領期間編撰的,自衛隊尚未成立,過份倚重美軍角色,於是在1960年1月19日簽署了一份提高日方角色的新條約。這引起民間特別是左派反彈,認為日本應維持和平主義,反對再軍事化和捲入美蘇爭拗。由於條約尚須國會通過,社會黨、民社黨、共產黨、工會、學界等多方面發動聯合抗爭,是為安保鬥爭。但當時的首相岸信介 (自民黨) 是支持日本再軍事化的大保守派,而且他曾經淪為甲級戰犯卻被大赦,之後還收美國資助做事,當然不會不完成安保條約。何況自民黨在參眾兩院都佔過半數,不怕通過不到。(ps 岸信介是現任首相安倍晉三的外公)
 



大致時序是這樣,我們可以配合上面的片段看:

1月15日,岸信介前往華盛頓簽署條約,學界企圖佔領羽田空港阻止他。

1月19日,岸信介和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簽署條約。左派議員宣布抵制新條約。

5月19日,眾議院小組委員會不理在野黨要求繼續審議,結束審議並通過條約,交付眾議院大會。左派議員坐在國會的走廊阻止召開會議,警員進入國會將他們帶走。

5月20日,眾議院議長在自民黨員協助下才返回主席座位 (台灣的議會亂象可能是學以前的日本)。眾議院大會通過條約,交付參議院。大量被政府粗暴手段激怒的民眾加入示威,包圍國會。

6月10日,美國官員到達日本商討安排艾森豪威爾訪日,車隊駛出機場時被民眾包圍,要美軍直昇機營救。

6月15日,包圍國會的學生企圖闖入,被警隊和右翼社團人士 (岸信介聯絡社團大佬要求出動) 以武力驅散,期間一名女學生樺美智子意外身亡,激起更多人參加示威,但岸信介仍堅持強推安保。美方見勢頭不對取消艾森豪威爾訪日。

由於日本採納下議院權力大過上議院的原則 (例如首相是由眾議院選出),眾議院通過法案後,如果參議院在30日內不否決該法案,法案會當成自動通過 (自然成立),示威者在6月18日再次包圍國會,但到了6月19日安保條約仍自然成立。

上面的片段到此結束。之後岸信介見他的政治任務完結了,在6月23日宣布辭職以平民憤。至此,示威者散去,但心理上卻很難迷茫,覺得過去個多月的抗爭好像沒有用似的,唯有將岸信介下台當成抗爭成果。

7月19日,財金官員出身,當過財政大臣 (大蔵大臣) 的池田勇人上台,宣布新一屆政府會轉為著重經濟民生,提出「所得倍増計画」,目標在10年內令日本 GDP 漲一倍,並準備提早大選。

此時又發生另一件轟動全日本的事件。1960年10月12日,社會黨委員長浅沼稲次郎、自民黨總裁兼首相池田勇人、民社黨委員長西尾末広,三人同場辯論。輪到浅沼發言時,一名青年突然衝上台拿出刀子捅向浅沼。其他人上前將施襲者制服,但浅沼送院後失血過多死亡。浅沼被捅的一幕如下:




11月20日,眾議院提早舉行大選。經歷了安保鬥爭和刺殺事件,應該很多人對自民黨反感,左派取得同情票吧?結果卻是自民黨大勝,得票達57.6%,拿下467席中的296席,比上屆選舉還要多。到底是岸信介下台平息了民憤、池田勇人打經濟牌成功、左派因未能阻止安保失票、還是反對安保的人本來就只是少數?那就不得而知了。

且想像一下發生在香港。一位N年來禍港無窮盡搞到天怒人怨、市民學生上街包圍政府總部的特首,在強推某政策後突然辭職,換上一位貌似很平和的前財政大臣,說會集中做好經濟民生不再搞政治鬥爭,聲言GDP在他領導下升幾倍。有沒有可能令民眾怒火得以消減,幫助建制派選情,投民主派的人大減?

注:此配圖跟文章內容無直接關係

注:此配圖跟文章內容無直接關係

之後幾年,日本左派陣營內不斷爭論、分裂、重組。溫和還是激進?改革還是革命?親美還是親蘇還是親中?統合起來還是各走各路?各有各的支持者。但可以肯定的是有少部份人,特別是年輕人,見安保鬥爭幾十萬人包圍國會都無用,變得更激進。這些人被日本傳媒稱為「新左翼」,用於和社會黨、共產黨、工會等傳統左派區分。60年代國際上也有學運潮,日本可說是多少受了影響。

例一、東大安田講堂攻防戰:1968年,東京大學激進派學生組織 (東大全共闘) 因對校政不滿,發起罷課佔領校園。當中的安田講堂大樓被佔領到次年1月都未解決,最終校方邀請警方入校清場。



例二、成田鬥爭:1966年,日本政府宣布在羽田機場之外再建設多一座機場,選址為千葉縣的成田,引來當地居民農民反對,之後學運和左翼人士不斷加入,令抗爭長期化。從片段可以看到,情況跟暴動無疑,甚至接近打仗,除了對手不是軍隊而是警察。

而新左翼中最激進者,甚至試圖搞武裝革命,以恐怖襲擊推翻政府。這就來到例三、淀號劫機事件。1970年3月31日,9名「赤軍」成員劫持日航351號班機,指揮飛機飛往北韓。這是日本第一宗劫機事件,之後由新左翼組織發動的劫機陸續有來。

再來是例四、1972年2月的淺間山莊事件。當時日本警方正在追捕已經犯下多宗罪案的「聯合赤軍」,後者逃到群馬和長野縣之間的山區,有5人抵達輕井澤的一間「淺間山莊」挾持一女子做人質,警方在包圍山莊10日後終於突入山莊,整個過程都由傳媒在外直播,震撼了全日本。下面片段中的節目共有 3 part,這裡只貼了 part 1,突入山莊內的片段從 part 2 開始。


中文維基提到犯人家屬精神喊話時說「時代已經變了,美國總統同毛主席握手了,毛主席交給你們的任務完成了。孩子,回家吧。」片段中是沒有出現啦,但當年日本新左翼的確有受到毛澤東思想影響。上面例一的東大鬥爭,我也看過圖片是當年東大有大字報寫著「造反有理」。

Anyway,淺間山莊事件更驚人的是事後揭發的團體內鬨事件。本來「聯合赤軍」的成員不止5人,但隊伍在逃亡期間不斷爆內鬨和搞批鬥,被自己人殺死的人有12人,比剩餘成員還要多,而且全部都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事件明朗化後,新左翼的聲勢急速滑落,雖然仍有少數份子堅持搞武裝革命和恐怖襲擊,但已是日本社會的少數中的少數。

另一方面,自民黨在這段期間一直屹立不倒。1963年眾議院選舉取得283席,1967年取得277席,1969年取得288席,1972年取得271席。左派的社會黨、共產黨等的議席一直沒有增長 (大概在150席上下),無法動搖自民黨。這跟日本經濟起飛也有關。池田勇人提出「所得倍増計画」後不用10年,7年就達成GDP漲一倍,1968年更成功超英趕美成為世界第3大經濟體 (1美國2蘇聯),1964年又成功舉辦東京奧運、1972年美國又交還沖繩,大多數日本人都覺得社會越來越好,對左派持續抗爭反感,甚至有些人以前參加過抗爭現在又後悔,當成自己的黑歷史不再提起。

今年攝於日本的仍然生效的赤軍通緝令
第一位的坂東國男有參加淺間山莊事件
直到1993年,冷戰結束後,自民黨才首次下台,原因是不斷爆出貪腐醜聞和內鬨令議席大跌。接著上台的是包括社會黨在內的反自民聯盟,但這個聯盟除了反自民之外就沒有交集,很快就瓦解。峰迴路轉的是社會黨黨魁村山富市為了延續執政和當上首相,竟然180度轉態,放棄過去幾十年的立場,同意跟自民黨合組聯盟,立即被輿論和其他反自民黨派大罵,大量要員跳槽到其他政黨。

今年攝於日本的仍然生效的赤軍通緝令
第一位的坂東國男有參加淺間山莊事件

1996年選舉,無端端跟自民黨大和解的社民黨 (社會黨在選舉前改名社民黨) 被過去的支持者票債票償,慘敗到只剩15席。共產黨在是次選舉亦只有26席,日本兩大傳統左派政黨加起來只有不足一成的41席,相反自民黨再次奪回首相寶座。本來左翼已漸漸被視為是不合潮流的了,經此一役,日本傳統左派更加流失支持,從此一蹶不振。

最近的2014年選舉,議席是這樣:自民 291、民主 73、維新 41、公明 35、共產 21、次世代 2、社民 2、生活 2、無所屬 8。社民黨跟不存在沒甚麼分別,共產黨21席只能說是力保不失,影響力有限。結果搞了這麼多年,自民黨依然是一黨獨大,右派聲勢越來越明張目膽......打錯是明目張膽,左派越來越弱,美日同盟亦更為堅固。

最新一輪的集體自衛權爭議也是得到美國支持,似乎無法擋下。那日本是不是正在右傾化、軍國主義復辟呢?又不能這樣簡單總結。首先一個國家有自己的軍隊和行使集體自衛權本身是相當普遍的事,日本即使恢復兩者,我們只能確定是較戰後幾十年右傾了,是否就能稱為軍國主義仍要觀察。而且,儘管自民黨特別是安倍晉三立場明顯向右傾,民調顯示多數日本人仍是反對軍事化的,自民黨能在選舉中勝出是因為在野黨勢弱和經濟復甦為上的氣氛。

個人來說較擔心的是部份年輕人右傾化,形成所謂的「網上右翼」(ネトウヨ),不斷在網上發表排左排外言論。例如去年的東京都知事選舉,指二戰是蔣介石陰謀、珍珠港是陷阱、日本才是受害國的右翼人士田母神俊雄,得到12.5%票,但根據出口民調只計20多歲的人的話支持度卻有24%,年輕人是最支持他的年齡層 (相對的,年紀越大越不支持他)。不過他們也有可能只是鍵盤戰士啦。

 

原刊於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