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宋仲基式撩妹 — 暖男革命 背後是女性平等的訴求

2016/3/29 — 11:25

《太陽的後裔》一幕

《太陽的後裔》一幕

【文:李靜雲】

破土編者按:近日,韓劇《太陽的後裔》大火。男主角宋仲基憑藉著高超的顏值和撩妹技能成為了最新一代「全民老公」的代表。與我們過去熟知的「霸道總裁」相比,宋仲基是一個十足的暖男。這種告別了「霸道總裁」的刻板形象的異性戀「暖男」受歡迎的背後,其實反映了現代擁有自己事業的女性在嚮往浪漫愛情的同時,也要求獨立、自由和平等的心聲。

截至3月22日,微博的熱搜榜上「太陽的後裔」這一話題的閱讀量已經超過了55億。又是一個現象級的韓劇熱潮,抱著對微博首頁頻繁出現的#宋仲基撩妹#tag的無限好奇,筆者忍不住也為這個愛情故事送出了第一個五十分鐘。

廣告

筆者對於女主角宋慧喬的印象還停留在小學時候看過的《浪漫滿屋》裡,她受著Rain的氣,跪在地上賣力地擦地板的樣子。在十二年前推出的這一部同樣廣受追捧的韓劇之中,宋慧喬扮演一位沒有錢、父母留下的房子Full House被賣掉的寫作愛好者韓智恩,而Rain則是出手闊綽的大明星。在他買下了Full House之後,陰差陽錯地和韓智恩開始了一段契約婚姻,故事就在兩人互相看不順眼的鬧劇式開場中展開。

《浪漫滿屋》劇照

《浪漫滿屋》劇照

廣告

以上的情節代表了傳統的韓劇、甚至港臺、大陸拍攝的愛情劇的通用模式:多金傲慢的男主角和卑微卻直率的女主角,兩人先是結成歡喜冤家,然後隨著時間流逝感情滋長,男一號心中的冰山被女一號的單純所融化,最終灰姑娘和白馬王子幸福生活在了一起。

但是看過《太陽的後裔》第一集之後,筆者忍不住要為電視劇的製作和劇本擊節稱讚。擺脫了傳統的高富帥和灰姑娘的傳統人物設定,《太陽的後裔》已經採用了愛國主義式英雄和事業女性的新組合。宋慧喬脫下了在Full House打掃衛生做女傭時的頭巾,穿上了主治醫生的白大褂,她認真敬業,能寫出漂亮的學術論文,也有精湛的醫術,在縫針時甚至嚇得一位型魁梧的胖男人咽了一下口水。

男主角柳時鎮(宋仲基飾)在第一部劇的前半段表現並不搶眼,但是隨著愛情線索的展開,觀眾們也漸漸發現了,他雖然不像之前的言情劇男主角那樣通過一擲千金、呼風喚雨來彰顯自己的魅力,但是軍人的身份、教訓壞人時的身手以及在接電話時露出的腹肌,仍然能夠從其他方面——陽剛的職業、健壯的身體——強化他的男子氣概。在用金錢包裝男主角形象的經典韓劇套路中,身著戎裝的柳時鎮更像是一個美國式的英雄。

但是,美式的戰鬥英雄大部分依靠精湛的格鬥技和肌肉緊實的身體來吸引觀眾,即使有女主角的存在,也只是為了體現英雄的鐵血柔情。美式英雄與女性戀人的關係是保護與被保護的,女性經常處於受害者的無助地位,柔弱、等待救援。

而柳時鎮更像是好萊塢式的英雄和所謂「暖男」的混合體:他身為軍人,卻有善良(幫助被搶劫的人阻攔小偷)而可愛(假裝布偶是女朋友)的一面。在對待自己喜歡的薑暮煙(宋慧喬飾)時,他不強勢不強迫,而是在彼此都舒服的節奏上發展關係。

更重要的是,他尊重女主角的事業。第一集中,他在和薑暮煙預約治療的時間到了醫院,碰巧撞見她正在搶救一個病人,姜暮煙的白大褂上沾滿了血,跪在被推著飛速前進的擔架車上為病人做心臟按壓。柳時鎮看到了這一幕,很快加入了護送病人去搶救室的行列。鏡頭從表情焦急的薑暮煙肩上,拍攝到在她背後推著擔架車、目光溫柔的柳時鎮。柳時鎮一直送薑暮煙和病人進了重症監護室,而暫時擱下了自己想見薑暮煙的私念。

除卻故事中使用的一見鍾情以及欲揚先抑的傳統橋段,柳時鎮和薑暮煙發展出了一種平等的新型螢幕愛情關係。兩人初次見面之前,故事並不強調二人之間存在的任何經濟或階級地位差距,而是讓二人以單純的職業身份面對觀眾與彼此。兩人在第一集末尾達成的一周後見面的「約定」,和《兄妹契約》或《浪漫滿屋》中用財產來交換女性的婚姻的契約是根本不同的。

「你有你的銅枝鐵幹/像刀,像劍,也像戟/我有我的紅碩花朵/像沉重的歎息/又像英勇的火炬/我們分擔寒潮、風雷、霹靂/我們共用霧靄流嵐、虹霓/仿佛永遠分離/卻又終身相依。」這首詩中描述的兩個人相互扶持著走向共同目標的感情狀態至今看來仍十分理想,並且與這部韓劇中的男女關係頗為符合。所謂的「宋仲基撩妹」,在筆者看來就是對另一半的尊重。這種告別了「霸道總裁」的刻板形象的異性戀「暖男」受歡迎的背後,其實是現代擁有自己事業的女性在嚮往浪漫愛情的同時,也要求獨立、自由和平等的心聲。

這種愛情敘事的轉變和迪士尼動畫片的轉型頗為相似。2013年的《冰雪奇緣》就是把王子打敗惡龍拯救公主的傳統情節變成了公主之間的情誼,公主最後單身,王子成了反面角色。其中膾炙人口的主題曲《Let it go》更是傳遞了女主角尋找自我的心聲。

不論是韓劇還是迪士尼動畫片的轉型,這些關於女性的多元化敘事的背後,都是更廣闊的社會變革。朱麗安娜·加拉貝迪安將迪士尼從1937年到2014年5月期間創作的11位公主形象按照三次女權運動的時間劃分為三類:轉型前的公主們以白雪公主和灰姑娘為代表,她們的角色塑造符合當時對於女性的社會期待——截至1937-1959年結束,只有39%的美國婦女有工作,大部分的婦女都困于家中。

轉型期的公主們則反映了1960末到1970年的第二次女性運動浪潮帶來的社會變化,其中的人物諸如小美人魚、貝拉(《美女與野獸》)和長髮公主(《魔髮奇緣》),她們都渴望自由,渴望掙脫束縛,但是她們最後還是不得不回歸傳統的女性角色,變成等待拯救的公主或者溫順的賢妻。而最後一個轉變則以《冰雪奇緣》最為知名,公主們終於不再依靠王子也能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

《冰雪奇緣》的艾莎(Elsa)

《冰雪奇緣》的艾莎(Elsa)

儘管這背後不乏迎合市場的商業利益驅動:根據奧蘭斯坦的研究,從2001年迪士尼成立了「迪士尼公主」品牌之後,女孩子們對於公主產品的喜愛讓該品牌的銷量在五年之內從3億美元變成30億,《冰雪奇緣》的艾莎(Elsa)甚至擊敗了芭比,成為了2014年耶誕節最熱銷的禮物。在如此龐大的消費市場推動下,商業公司沒有理由不去迎合大眾的口味和社會潮流。

不過,也正因為青少年們會在玩具、動畫片和影視作品中潛移默化地習得社會規範,尋找自己的模仿物件,電視劇、電影中性別角色的蛻變就顯得更為重要。不論是薑暮煙還是迪士尼的公主,她們都折射出女權運動下社會轉型的積極一面。而她們所面對的男性角色——暫不說它對男性觀眾的啟示如何,它至少為異性戀女生們展示出理想的白馬王子的另一種可能。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