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富者與師母

2017/4/5 — 11:38

朴槿惠終於成了階下囚。

這次韓國貴如總統,富如三星總裁都遭到拘留,民主的力量、司法的力量彰現,把國家往前再推動一步。

但是要說韓國政商之間的鑽弄權力和貪腐勾結會因而匿跡,則可能還太樂觀。

廣告

韓國政商糾結的現象,除了和二戰之後朴正熙軍政結合經濟發展的體制有關,我認為還跟他們兩項文化因素有關。

第一是社會過於強烈的尊卑意識。韓國社會裡不只有強烈的長幼有序意識,也有強烈的身分尊卑意識。

廣告

過去封建時代,這種身分尊卑意識是以「兩班」(士宦)「常奴」(僕從)來劃分。今天時代不同,民主社會沒有士宦階級了,但是「兩班」、「常奴」這種身分之別的意識仍然存在於很深層。

一方面,日常對話裡,講誰誰誰「兩班」就是相當於尊稱他一聲「先生」,講「常奴」就是罵他混蛋。

另一方面,士宦階級雖然沒有了,但是有權的人和有錢的人卻替而代之地成為社會尊貴階級的象徵。韓文的「부자」來自漢字「富者」,就是我們「富翁」的意思。財富象徵身分,雖然舉世皆然,但是在韓國「부자」的尊貴象徵和優越意識都格外強烈。因此韓國的「부자」之頤指氣使,不同一般。前幾年大韓航空千金小姐在飛機上鬧出來的「花生事件」,可以略窺一二。

正因為權力與財富在韓國社會強烈的尊卑意識中有這麼大的擴散效果,所以韓國的政商勾結,以及對財富的鑽營也就格外強烈。

第二是師母文化。

韓國的董事長夫人、貴夫人等,都泛稱為「師母」。在儒家文化的影響之下,韓國女人最嚮往的是相夫教子。過去有謂,韓國女人的一生志願,是小時候讀最好的幼稚園、小學,再讀名門中學,再讀梨花女大,然後嫁給三士。三士是陸士、辯護士、醫士。其中陸士就是陸軍軍官,因為有幾任總統都是軍人出身,因此陸士得以名列三士。

然而,在韓國社會強烈的尊卑意識投射下,「師母」很容易也跟著膨脹。一旦當上了「師母」,妻以夫貴,貴了就有權力,就可能作怪。所以韓國師母的顧盼自「雄」,睥睨一切,很有傳統。韓國的政商糾結,師母在其中有重要的媒合作用。

盧武鉉前總統是個例子。盧武鉉出身清寒,並且曾經是維護人權的律師。所以當年他就任總統的時候,被稱為「平民總統」,也被寄以厚望,希望他可以打破這些黑暗的傳統。然而,盧武鉉終究沒躲過他自己的太太也成了一個擅權師母,以權弄錢的宿命。這也是他在離任之後深感自疚,最後選擇自殺的原因。

這麼看的話,朴槿惠這次之如此引起公憤的理由就很清楚了。

一是因為她所寵信倚賴的崔順實,其本身的所作所為,把以上所說的「富者」和「師母」兩種文化現象的惡形惡狀都最大化了。

二是因為韓國人曾經因為相信朴槿惠所說她三無(無父無夫無子),沒有拖累,可能打破傳統政商糾結的窠臼,但沒想到她是另一種三無(無能無責任無氣力),放任崔順實膽大妄為到如此地步,讓大家深覺遭到背叛。 

在韓國的民主和司法力量都取得重大勝利之後,現在很期待看他們如何調整社會尊卑意識與「富者」和「師母」文化之間的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