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奧斯卡後 — 拆解成功因由

2019/3/6 — 14:14

美國的奧斯卡金像獎,每年都成為舉世矚目的大型國際盛事,全球各地傳媒爭相報導及轉載相關消息,足證美國之軟實力無遠弗屆。值得細心研究的問題是,為什麼每年全球各地觀眾都把視線投向美國洛杉磯的小金人?

眾所周知,全球各地每年均舉辦不同類型的影展或電影頒獎禮:歷史上首個具競賽環節的國際性電影盛事,來自意大利的威尼斯影展;現時觀看人次最多的德國柏林影展;以及與上述兩個影展並列為歐洲三大影展的法國康城影展;連帶被小眾影癡視為圭臬的辛丹士影展(又名:日舞影展)及其他後起之秀,包括亞洲區的東京及釜山影展。但論影響力,上述影展均遠遠不如奧斯卡獎。

或曰,由國際巨星、紅地毯和舞台交織而成的奧斯卡獎,受惠於全球最具賺錢能力的荷里活夢工場,其文化資本之源頭其實就是龐大的經濟利益,究其本質,不過是電視轉播或各種贊助堆砌而成的金錢遊戲。這種說法,的確能簡單而直接地解釋奧斯卡獎的局部意義,但隨着亞洲各國崛起,特別是兩個人口超級大國:印度和中國對電影業的投入,前者寶萊塢拍片數目長居世界前列,後者的市場需求極大,近年票房動輒以數十億計算,單純用經濟角度分析奧斯卡獎背後蘊藏的能量,根本無法弄清真相。

廣告

愚以為,奧斯卡獎的成功,撇除上述經濟因素,至少還有兩大元素,而亦正是美國一直能夠維持國力強大的原因。

首先,奧斯卡獎確立了電影行業內部認可的專業機制及評估準則。荷里活是全球公認的電影行業領先者,而奧斯卡獎的獎項除了編導演等大獎外,更多的其實是鼓勵業界從事創新或優化現有各項拍攝技術的獎項,例如音響及視覺效果等各種榮譽。這明顯是全方位推動業界提升的舉措,亦是教育觀眾及吸引人才的策略。

廣告

此外,當我們審視奧斯卡獎的選舉機制,撇除該電影必須在過去一年,從 1 月 1 日午夜起直到 12 月 31 日結束,至少在洛杉磯地區內上映七天等基本規定,更重要的是 6,000 位可投票會員的權源和投票內容。不像歐洲影展的評審團制度,或多倫多等新興影展推動的觀眾投票,奧斯卡獎更重視的其實是業界內部廣泛而專業的聲音 — 大多數的獎項,都是由相關專業範疇的會員投選出該獎的入圍名單。舉例說,編劇負責投選編劇獎,導演則只可投選導演獎,至於演員則可投演員獎(最佳影片獎則由全部會員以可轉移單票制選出,每人可選五套入圍電影,採取優先順序形式揀出最終入圍名單)。這種做法,當然仍有人垢病為小圈子選舉,亦有人視之為方便說客遊說的金錢交易,但無可否認,奧斯卡獎提名名單的制度,在很大程度上仍能反映業界翹楚之專業意見。

除了確立業界專業指標外,近年奧斯卡獎之所以成為全球議題,主因還是選出的入圍作品,不少帶有「為弱勢發聲」與「推動政治正確運動」等濃烈政治表態意味。演藝人透過拍攝電影及在頒獎台上表態,揭露美國內部社會問題,包括有色人種及少數族裔民權,亦同時推動普世價值,例如近年鬧哄哄的反性騷擾 Me Too 風潮等,盡皆說明美國在推廣流行文化的領導地位。

下表列舉的,是近年部分明顯帶有政治正確意識的最佳電影入圍名單:

 部分最佳電影入圍名單  相關議題  年度 
 《月亮喜歡藍》(Moonlight)  有色人種、LGBT 題材  2016 
 《NASA 無名英雌》(Hidden Figures)  有色人種、女性  2016 
 《漫漫回家路》(Lion)  種族  2016 
 《忘形水》(The Shape of Water)  弱勢社群  2017 
 《訪.嚇》(Get Out)  有色人種  2017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  LGBT 題材  2017 
 《綠簿旅友》(Green Book)  有色人種  2018 
 《羅馬》(Roma)  弱勢社群、少數族裔  2018 
 《黑色黨徒》(BlacKkKlansman)  有色人種  2018 

觀乎最近三年的入圍名單,《戰雲密報》(The Post)、《為副不仁》(Vice)及《黑色黨徒》(BlacKkKlansman)等影片,均明顯地反映人對本土政治的不滿。這種具批判精神的作品,正好表現美國文化最具活力的其中一個面向。如果說奧斯卡反映美國的軟實力,近年的「主旋律」就是有色人種、少數族裔、女性及同志議題,及本土黑歷史。可能有人會以為,這是政治凌駕藝術的最佳例子,但如果電影人有意識地反映社會上的主流價值或關注事項,甚至有意鼓動風潮,則大有可能是藝術回應政治的具體行動。

小結:

眾所皆知,百川匯海、兼容並蓄是美國一直維持國力強大的主因;荷里活擅於吸納各地人才,近年的奧斯卡最佳導演提名人,就有不少來自非英語系國家,尤多來自墨西哥。

當然,美國之所以強大,更重要的關鍵,可能就是敢於冒險挑戰不順從主流建制的反叛心理,而奧斯卡獎的加持,則是這種精神的延伸及提升。

後記:

本文旨在表達奧斯卡獎在一般觀眾的認知。為了平衡論點,筆者特意找來一些熟悉影圈運作的朋友提供意見。事實上,上述部分內容的確有爭議性,例如白人為主的投票組群往往主導了賽果。另外,在好些電影界專業界別,奧斯卡獎的「含金量」未必較其他影展為高。

此外,近年興起的「非主流」題材在「主流化」的過程中,亦惹起不少爭端,例如本屆最佳電影《綠簿旅友》在得獎後,亦引起「白人救贖」爭論,甚至今屆奧斯卡獎主持人因「政治不正確」言論而從缺一事,亦正反映奧斯卡獎可能掉進「泛政治化」的泥沼。但無論如何,對於普羅大眾而言,奧斯卡獎仍是他們心目中最具分量的世界級電影頒獎典禮。

最後,特別鳴謝文迪心小姐及羅力翔先生的資料提供。

延伸問題:

1. 超級英雄電影《黑豹》獲提名最佳電影一直備受爭議,不少影評人直指有關決定其實是政治考慮。以戲論戲,你認為《黑豹》值得被提名嗎?

2. 現今荷里活講求「政治正確」的風氣,有多大程度影響全球觀眾的觀影口味?商業考慮、爭逐獎項與藝術價值之間如何取得平衡?

3. 影展及影評人的口味往往對電影行業的生態帶來深遠影響,甚至匯成主流,反過來成為左右電影公司開拍某類型主題的決定因素,亦有人認為,愈來愈多電影公司懂得透過拉攏評論界以取得正面評價,會扭曲整個業界的生態。對於上述說法,你有什麼意見?互聯網上的評論文化及觀眾的互動參與對上述現況有什麼影響?

 

(原刊於香港電台通識網,本文稍作增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