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寒冬》】揭新疆再教育營內幕 跨宗教網媒 Bitter Winter 總監:中共打壓只會聯合信徒力量

2019/2/16 — 11:15

圖片素材來源:bitter winter

圖片素材來源:bitter winter

報道中國宗教自由和人權狀況的網上雜誌《寒冬》(Bitter Winter)自去年 8 月起,有 45 名記者遭拘禁、受虐和拷問。雖然部份獲釋,但部份仍不知去向。《寒冬》總監萊斯賓蒂(Marco Respinti)接受《立場新聞》專訪時稱,中共不分宗教打壓,令中國有如「地獄」,但此舉只會令不同宗教的信徒聯合起來,不怕危險堅持發聲。

他們究竟是誰?為何冒死也要報道各個宗教在中國受打壓的情況?萊斯賓蒂說這班記者不怕危險、不問酬勞,只求把中共打壓宗教自由的事件公諸於世。對於戰友的身陷險境,萊斯賓蒂坦言只能為他們和他們的家人禱告。

*   *   *

廣告

跨宗教的《寒冬》去年 5 月成立,因報道有關中國打壓宗教自由和違反人權事件,以及公開秘密文件,在很短時間之內就引起中共的「關注」。大約一個月後,身處不同國家的《寒冬》編採人員發現,他們的工作和私人電郵遭人企圖入侵;他們在多國設立的伺服器,也多次遭到網絡攻擊。到 8 月,中國政府把《寒冬》定性為「外國敵對網站」,並開始大舉搜捕《寒冬》的記者。

《寒冬》去年 5 月由總部位於意大利都靈的新興宗教研究中心(CESNUR)創立,由研究中國宗教多年的意大利教授英特羅維吉(Massimo Introvigne)擔任主編,每日以 8 種語言發表報道。萊斯賓蒂稱,《寒冬》是源於對中國宗教自由不單毫無寸進、目前更每況愈下的擔憂,一班來自不同國家的學者、記者和人權份子決定通過辦網上雜誌,向全世界尤其是西方社會,揭露現時中共對各種宗教的打壓。

廣告

這個平台獨特之處,是他們的報道範圍包括各主要宗教和新興宗教。《寒冬》有多達數百名記者遍佈中國各省,他們都是自願冒險為《寒冬》供稿和拍攝。

中國政府去年 8 月把《寒冬》定性為「外國敵對網站」,並開始大舉搜捕《寒冬》的記者。

中國政府去年 8 月把《寒冬》定性為「外國敵對網站」,並開始大舉搜捕《寒冬》的記者。

前線記者全是義務 只求發聲

《寒冬》對有關中國宗教被打壓的消息,報道得又多、又廣,他稱是源於英特羅維吉教授和 CESNUR 數十年以來,與中國不同宗教團體和流亡海外人士等建立的深厚關係,亦透過這個龐大的網絡,獲得中國各宗教團體受迫害情況的資訊、相片和影片。其中令《寒冬》為人所知,是有關中共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大規模拘禁維吾爾人的報道。去年 11 月, 他們一名記者成功在「再教育營」內拍片,公開營內一些情況。不過,這名記者亦已被捕,至今仍然下落不明,而他也只是 45 名被捕記者的其中一員。

萊斯賓蒂證實, 45 名被捕記者中,當中有約一半人經已獲釋。但在新彊有 22 人被捕,現時僅 4 人獲釋,其餘 18 人仍下落不明。其餘記者在浙江、山西和福建等地被捕,當中有人被指公開機密文件觸犯「泄露國家機密」罪而被拘留,又有數人因公開有關中梵協議的秘密文件,而被列為第一級疑犯被「再教育」。

包括萊斯賓蒂在內,《寒冬》大部份編採人員都是志願性質,有些翻譯者和合作伙伴則會逐篇文章去計算酬金,而運作費用方面,主要是來自歐美的捐款。

萊斯賓蒂稱,有部份《寒冬》記者曾受傳統新聞訓練,會自行採訪撰寫報道,不過大多數前線記者並非專業記者,不少是在事發現場的民眾,例如他們拍下公安拆十字架或寺廟的片段,再把第一手資訊偷偷交予《寒冬》,由專業編輯整理、確認真確性後發表報道。很多參與的記者,本身就是被迫害的信徒和民眾,他們不能再忍受來自政府的打壓,因而毅然決定發聲。

「如你的信仰群體和你的親友被如斯打壓,你會想全世界知道真相。若是我的話,我也會。」他說。「大多人只要求我們兩件事,讓這世界知道發生的事;若他們是信徒,會要求我為他們和家人祈禱。」

確認新聞真偽至為重要

對於如何確認資訊真偽,他稱基於安全理由,只能提及部份方法。《寒冬》大多數記者都是由當地宗教團體介紹,所以有一定程度的信任。當他們對某些消息存疑時,會向相關群體的主要組織求證,譬如當傳出中共在新疆建「再教育營」的消息時,他們通過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以及其他在歐美的維吾爾人組織再三確認。他又舉例,當涉及天主教神父的消息時,他就和教會人士與和傳教士聯絡,如有重大消息的話,甚至會聯絡梵蒂岡教廷中人求證,其他宗教如佛教、道教和藏傅佛教等,也會如此去求證。

54 歲的萊斯賓蒂,曾於意大利報章和雜誌任職,現時仍有為當地的報章和天主教期刊,撰寫文章和報道。在訪問中,一提起採訪和報道,他不斷提及的是「Checking and double-checking」(一再確認),他稱《寒冬》並非專注「爆新聞」,他們的慣例是,一定要多次確認報道的消息真確性,有時需時甚長,也要堅守「寧缺勿錯」的原則,而在他們收到大量訊息中,即使有些屬於重大新聞,也要經多番核實後,最後只有部份寫成報道發表。

如此小心翼翼,是因為他知道,在他眼中,新聞的真實性不單重要,而且關乎前線記者和報道涉及民眾的安危,而且中共會散佈「假新聞」去抹黑不同宗教團體,令他處事更要謹慎,「我們也許不能『爆料』,但我並不在乎,只希望能道出真相、幫助我們的朋友。我們永不會為要快過其他人,而發表未經確認的報道,因而破壞我們(達致宗教自由)的目標。」

他深知安全地身在西方國家的自己,實際上無可能保護到前線的記者。即使他們被捕,由於內地封閉的司法系統,也難以提供法律協助,只有在日常與前線接觸時會加倍小心,減低風險。萊斯賓蒂談到這問題時也不願多談,只稱透過多重中間人接頭,可減少直接接觸的風險。「對我來說他們都是英雄。」萊斯賓蒂說。「他們自願、免費地去做,因為他們堅信要捍衛自己的信仰和親屬。每天他們都要冒生命危險。我十分敬重他們。」

習近平視己為神 中共不分宗教打壓有如「地獄」

中共近年加大力度打壓各種宗教,萊斯賓蒂稱,中共著力推動自己一套意識形態,令中國的宗教現況變得有如「地獄」,不單在新疆大規模拘捕逾 100 萬維吾爾族人和穆斯林,囚進「再教育營」進行洗腦和虐待,在各省市都有教堂、寺廟被毀和十字架被拆,甚至受國家宗教事務局控制的「愛國教會」,也難逃被官方破壞。打壓的不只是具外來色彩的宗教,中國傳統的佛教、道教,也有古廟寺院遭拆毀。

除了攻擊宗教場所,連教徒信眾的個人生活,官員也會直接介入。例如官員會闖入私人住宅,拆除十字架和佛像,要求民眾改為膜拜自行掛上的「毛像」和「習像」。甚至連續多日每隔數小時突擊檢查屋主,有否偷偷讀經,令人活在恐懼中; 又對不同宗教的信徒施酷刑,迫他們棄教,「這情況正在惡化。我們現正身處對自由、良心和宗教的巨大攻擊,我看不到減慢的跡象。」

去年人大以高票通過了修憲建議,廢除國家主席兩屆制,為習近平成為「終身領導人」舖路,萊斯賓蒂認為習視自己為神,近年對各宗教的打壓是「兩神之戰」,「中共視宗教為一個難題,因為他們認為宗教能有力量摧毀中共政權。」

他又批評,國際社會在中國市場商機面前,無視中國剝削人權狀況。歐盟和聯合國是知道新疆的人道情況,但只說卻欠行動,沒有在適當的場合質問中國,這情況最令他感到悲哀,「習近平先生,為何你不釋放一些政治犯、良心犯和宗教團體?你可以釋出些微善意嗎?請解釋你在新疆做什麼?」可惜沒有人提出質問,令人悲哀。

萊斯賓蒂稱,有不同消息人士均稱這些「再教育營」有如「納粹集中營」,最令人擔心是很多維吾爾族大家庭被完全破壞,由父母到祖父母一眾親屬,全都被抓捕,剩下的年幼孩子就由國家接手,進行「洗腦式」中共教育,「這太可怕了,有如反烏托邦小說的情節。」為兩子之父的萊斯賓蒂憤怒地說。

他明白有指中共的出發點是擔心宗教極端主義,但如此大力壓迫穆斯林信徒,包括安插官員入住穆斯林家庭、迫穆斯林吃豬肉等不人道手段,甚或把他們標籤為恐怖份子,最後只會弄巧反拙,「你這樣打壓人民只會適得其反。我不認為新疆有極端主義或恐怖主義的問題,中國政府繼續這樣在當地和周邊地區壓迫穆斯林,是個錯誤的解決方法。」

身為天主教徒,萊斯賓蒂卻沒有很多教徒的「獨一」宗教觀,他認為宗教處理的是有關人與靈性的嚴肅課題,對所有宗教都要予以尊重,「我極之尊重宗教,因為宗教塑造生命,你決定與天主有何種關係,是生命基本的問題。」他續說,「即使你是無神論者,崇拜馬克思或毛澤東,我也沒有問題,只要你不會壓迫我、要我要拜毛澤東,不要搞我、要尊重我的天主和宗教禮儀。」

由蘇聯地下刊物到《寒冬》

現在不是萊斯賓蒂首次突破鐵幕封鎖。上世紀 80 年代,在蘇聯瓦解前,不少被稱為「Samizdat」的秘密出版社所印製的刊物,從紅色東歐秘密地流入西方,再在當地翻譯出版。當時只有 17 多歲的萊斯賓蒂,從朋友手上第一次接觸到這些地下刊物,部份是由當地天主教團體翻譯成意大利文出版。這些以碳紙模印在粗糙紙張上、不留白邊的小冊子涉獵範疇很廣,由各種詩作、書信,到散文、文藝創作。他記得有一本是立陶宛人所著的小書,裡面全是諷刺蘇共的笑話。這些在鐵幕國家被禁的異見作品,數十年來都是通過地下渠道,才轉到西方讀者手上。

讀著這些書刊,年輕的萊斯賓蒂窺見一個被主流媒體忽視的世界:原來在地球另一面,有遭政權迫害的作者,不惜冒險也要堅持為理念發聲,他對他們心存敬佩和憐憫,並留下了深刻印象,「每日當我收到來自中國的報道和訊息時,我感到我們好像在做當年『Samizdat』所做的事情。」

《寒冬》成中共眼中釘料打壓將增

相隔 30 年,從蘇共到中共,但他仍然看到人們為真相的堅持。內地一連串的打壓,沒有嚇怕《寒冬》的記者,雖然只有約一半人獲釋,他們都向萊斯賓蒂說並不害怕,還是會堅守崗位,「我們沒有停下來。一半獲釋了的人說不怕、會繼續報道。沒有人後退,我們每日如常發表文章。我認為這只是一個開始。」他預期,中共會有更多對他們系統的攻擊,拘捕更多《寒冬》記者,甚至傳出假新聞抹黑,但他絕不會退縮。

然而,面對被捕、強制「再教育」,甚至可能遭虐待,甚至被殺,什麼原因驅使中國內地的《寒冬》記者像殉道般無所畏懼地參與這場真相之戰?

跨宗教記者網絡 因打壓而聯合力量

《寒冬》的影響力確實不斷發放微溫,在全球擴散,萊斯賓蒂還指《寒冬》不分宗教,平等報道,贏得不同宗教圈子的信任,亦形成他們在中國有龐大消息網絡,前線記者亦不分本身信仰,跟進報道其他宗教的消息。

「無論你是天主教徒或是佛教徒,並無分別,你被虐是因為你有信仰,他們甚至不介意你信什麼。這很悲哀,但正在發生,這將會把不同信徒,以天主之名聯合起來。」萊斯賓蒂指為《寒冬》報道的人,為著他們的信仰而被迫害,甚至冒上生命危險,「如果中共因為我們說出事實而甚難堪的話,我們以此為榮。」

他又指中共打壓所有宗教,卻因而聯合了不同信仰的信徒,「中共打壓所有宗教,即使是受政府控制的宗教,信徒們再也不能稱不關他們的事,這是與你作為人類有關的。」他亦認為,中共對《寒冬》多翻打擊,代表他們已視《寒冬》為一個「嚴重的問題」。

《寒冬》網站以松、竹、梅歲寒三友為記,喻意此刻中國各宗教正經歷嚴寒冬天,但仍可如這些不懼寒冬樹般屹立風中,常存希望

《寒冬》網站以松、竹、梅歲寒三友為記,喻意此刻中國各宗教正經歷嚴寒冬天,但仍可如這些不懼寒冬樹般屹立風中,常存希望

*   *   *

不過再強烈的使命感,也難撫戰友紛紛倒下帶來的傷痛。夜闌人靜,他不時會從睡夢中驚醒,想起仍身陷籠牢的信徒,希望能為他們做得更多;但面對極權政府,他能夠做到的只是靠一篇又一篇的報道,盡力讓世界看見這些故事,「作為記者,我唯一能做的是寫報道和聯絡主流媒體 .... 如不揭露極權政府所作所為,他們可以輕易把人處死;當被揭露的話,全世界目光之下,會令他們較難去這樣做,或會令他們暫不把被囚人士虐待或殺死。」

他強調自己和《寒冬》的記者並不是什麼英雄、不是什麼超人,更不是神祇,「我們只是記者」,「除了每天嘗試把資訊帶給公眾,我們沒有什麼其他可以做到。這的確是滄海一粟,但如果有些報道能幫到人、甚至能救回一條命,我們所做的都是值得了。如果因救人一命而激怒了如中共般的政權,這是他們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
進入《寒冬》網站,先入眼簾的是宋代趙孟堅的《歲寒三友圖》,萊斯賓蒂指希望以松、竹、梅為記,雖然此刻中國各宗教正經歷嚴寒冬天、寸草不生,但仍可如這些樹不懼寒冬般屹立風中,常存希望,「只要還有一名信徒不向中共屈膝,仍會有希望。」

文/Seb

 

 

發表意見